美男夫君求抱走

022 红衣人挑衅

022 红衣人挑衅

苍耳顺着金豪的视线,四处瞅了几眼,并没看到有什么可疑人。这才又堆起一脸笑,笑得脸颊上厚厚的脂粉一颤一颤的往下掉。

“唉哟,今儿个吹的什么风?把金爷您给吹来了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摇晃着红手绢,一手掐在腰肢上一扭一扭的。

金豪踉跄着后退一步,本就畸形的眼睛,狠狠地抽了抽。

“咳,那个。本,本官今日察访民情。所以,来,来你这儿瞧瞧。”金豪清清喉咙,板正了身体迎向苍耳。

苍耳别过头去,不屑的撇撇嘴。对于金豪拙劣的借口,她也不当面拆穿,反正来者都是客,只要他给钱就行。

像金豪这种当官的钱,更得要赚,不赚白不赚。

“金爷里面请。”

金豪拢了拢衣袍,昂首挺胸朝里面走去。在背过身的刹那,原本浑浊的斗鸡眼,此刻闪着精光,而往外翻的眼球也恢复了正常,哪里还是斗鸡眼,分明就是一双锐利精湛的眸子。

当然这一切,苍耳是没有看到,否则的话,她只怕又得失眠好几天了。如果她知道自己生活了五年的落风县,四周的一切宁静,都只是表象,甚至说是虚假的,那她该怎样?

“春娟,歌舞安排得怎样了,上次《春风夜曲》呢。舞蹈排演得如何了?”她提着裙摆一边招呼客人的同时,还不忘指挥众姐妹歌舞的排演。

二花跟春娟是红春院的两位大姐,平时歌舞的排演,也都是由她们在领舞,领唱。春娟是领唱的,二花则是领舞的。两人在舞蹈和歌曲方面,各有造诣。

苍耳这边正忙碌着,突然听到大门口传来一阵躁动,心下微恼,这又是哪些不长眼的跑她这来闹事。

“滚开!”

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的同时,只听砰一声,紧接着只见一个黑影砸到地上。而院中正上下走动的姑娘们,被这突**况吓得尖叫声连连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苍耳立即镇定下来,走到被摔在地上的黑影身旁,翻过来一看,居然是小六子。

只见小六子原本爱笑的一张脸,此时了无生气,嘴角正一股一股的往外在流血。而那双眼睛死不瞑目的瞪着,到死他都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死了?

你放心,六子,姐姐一定会替你报仇。

“不想死的,给我闪开!”

听到声音,苍耳立起身,转身看到一群红衣人嚣张的朝她走来。

“你们什么人!竟敢杀我红春院的人。”她并没有被这群人的嚣张气焰吓到,而是愤怒的看向他们。

她不管这群人是什么来头,既然惹到了她头上,敢杀她的人,哼,那么她也不是好欺负的。

“东西交出来,饶你不死。否则,哼,你!你!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走出这里!”红衣女子伸手先是指着苍耳,再指向春娟,又指向二花,最后一一扫过红春院众姐妹。

苍耳淡漠的看着红衣女子颐指气使的模样,居高冷傲的神态,仿佛她就是神一般。而她们这些所有人的命,好像活该被她操控一样。她奶奶的,这种感觉真他娘的不爽。

“春娟,咱们这是什么地方?怎么什么猪狗都让进来,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。变态与狗不得进入!尤其是一些杂交出来的狗,更是不能让进来。吓着我们倒是小事,吓着客人,影响了生意,你担待得起吗!”苍耳厉声训斥春娟。

春娟乍一听愣了几秒,随即反应过来,想笑却又不能笑,只得强忍着,严肃着一张脸配合苍耳。

“妈妈说的是,都是娟儿大意了,放进一些不该放进来的狗东西。”

此话一出,吸气声此起彼伏。有愤怒,有担忧的,愤怒的是红衣人那边,一个个剑拔弩张,哗一下抽出腰间佩剑,准备随时出战

而紧张的是苍耳这边的人,一个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谁也没注意到,在一个角落处,正有一个男人在密切关注着这边的动向。

“金爷,我们要出手吗?”站在金豪身旁的一位男人,压低声音问道。

金豪摇了摇头,自他进来后,就发觉了不对劲。看来,今晚上有热闹可看了。对于这种事,他怎么会去淌浑水呢,他一向都是袖手旁观,隔岸观火的人。

“找死!”

红衣女子语毕,只见一道绿光闪过,紧接着便是一股凌厉的杀气直逼门面而来。春娟一个侧身,险险的躲过了凌厉的刀锋。

苍耳早已做好了准备,随时等待着红纱帐内的女子。虽然她到现在都未开过口,但苍耳却知道,这位才是主子,且是最厉害的角色。

以她现在青玄三阶的功阶,今日能不能保住红春院,还真是不好说。春娟的功阶是绿玄三阶,也算是红春院姐妹中武功上等的。除了她以外,就属春娟功阶最高,其次是二花,二花是前几天刚破绿玄,目前还是绿玄初阶。

然而再观与春娟对战的红衣女子,已经是绿玄巅峰。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,不过她却不能过去帮春娟,因为最厉害的角色至今还未露面。

苍耳朝二花递了个眼色,二花点了点头,便加入到打斗中,去帮春娟。

“哼,一群乌合之众。蝼蚁之光,岂敢放华!”红衣女子不屑的冷哼一声,手中的剑丝毫没有减速。

“我们红春院只是一个风尘之地,向来不与外界有什么来往。不知哪里触犯到几位,要杀我红春院的人。”她这话是对着红纱帐内的人说的。

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”犹如天籁一般的声音从纱帐中传出。

一股烈风刮过,红纱帐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位红衣墨发的女子,一层薄如蝉翼的红纱覆面。

女子双手负于背后,一步一步朝着苍耳走过去,居高的神态,淡漠孤傲的眼神,就像是在俯瞰一群蝼蚁般。她每走一步,带动脚踝处的银铃,清脆作响。亏得是时辰尚早,红春院刚开张,多数男子都还没有正式来,否则的话,定要被眼前的女子勾了魂去不可。

不盈一握的纤腰,随着走动,如弱柳扶风一般的摆动。红纱轻飘,墨发飞扬,面纱之外的那双眼睛,像是一对钩子,直勾人心。

妖,非常妖,骚,非常骚!这是苍耳在心底对红衣女子的评价,作为同类,同是女人一类,她很不喜欢这种妩媚**,又故作清高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