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23 变得狠心

023 变得狠心

红衣女子斜睨了眼苍耳,仅此一眼,便不再多看。在她眼中,苍耳完全就是那种粗俗不堪的市井风尘女子。在她看来,任何低俗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苍耳的形象。

“东西交出来,本尊可以放过你们这些低虫小民的一命。”

呵!苍耳冷哼一声别过头去,强压下心头怒火。

低虫小民?她以为自己有多么高尚,有多么尊贵

“就凭你口出狂言,今日就别想竖着走出我这红春院的门!”话一说完,她如闪电般栖身上前,手中长剑游蛇一般向前探过去。

“哼,雕虫小技。”红衣女子冷蔑的轻哼一声,左手一番,一道蓝色光芒快如闪电迅速袭向苍耳。

眼看着蓝色电光就要打到苍耳身上,此时突然一股更为强劲的玄气飞过来,把蓝玄之气逼了回去。

红衣女子被逼得连连后退,右手捂着胸口,眼神凌厉的看向四周。

“谁,谁敢偷袭本尊!”

苍耳也回头看了看,心底悄悄的涌上一股喜悦,潜意识里早就把这位功臣当成了龙少卿。然而却在看到来人的时候,微微诧异了几秒。

公子辰百年不变的一身月色长袍,正从夜空飞来,抬眼望去,好似谪仙下凡。就连一向眼高于顶的红衣女子,此时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艳。

“哇,神仙,是神仙。”底下有不少的人开始惊叫。

苍耳也抬头望去,只见公子辰逆着月光,正朝她这边飞来。一身纤尘不染的月色长袍,被风鼓起,衣袂烈烈飞扬。

“我来迟了。”

旋身落地,带动四周风起。苍耳愣愣的看了几秒,一时之间适应不了这种态度的公子辰。

“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如清泉溪流的声音,流淌在山谷之间。

“没,没有受伤。”

她甩了甩头,自己刚才是怎么了,好像是被蛊惑了一般。当她看着公子辰那双闪亮晶莹的眼时,像是被一股强有力的漩涡吸了进去。

“红莲圣教,呵。是本座已经太老了吗?竟不知红莲圣教的蹄子已经长出了锋利的爪,居然伸到了本座的眼下。”

公子辰话一说完,立即引起了无数道或钦佩,或惊讶的目光。

春娟持剑立在一旁,微仰着头看向公子辰,眼中是无限的崇敬。如果说以前她一直都很喜欢公子辰的话,那么现在她是更加的喜欢,哪怕是公子辰要她的命,她也会毫不犹豫的举剑自刎。

“好帅,我好爱他!”二花双手呈花状,抵在下巴处,一脸的花痴样。

苍耳甩了甩头,又眨眨眼,再揉揉眼。她眼前真的是公子辰那冰脸男吗?不会是龙少卿假扮的吧,为了耍帅,为了吸引她院中的众女子。

“你的人皮面具很逼真。”说着,她竟伸出手,要去撕下他脸上的人皮面具。

“哼!”

一记刀子眼飞射过来,苍耳讪讪的缩回手,这下确定了,的确是公子辰那货。龙少卿总是卖弄**,永远都是一张笑脸。

“不知前辈在此,百灵唐突了。多有得罪,还望海涵。”红衣女子也不是死脑筋,经公子辰的一席话,也大致猜测出了,此人定是哪位隐士高人,不是她能够惹得起的。

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硬碰硬,或者说以卵击石,从来不是她的作风。

“走!”百灵一招手,十来个红衣部下,齐刷刷的收了剑,准备往外走。

“慢着!”就在此时,苍耳站了出来,一个眼神递给春娟。

春娟立即会意,带人去堵了红春院的大门。

“刚才谁出的手,杀了我红春院的人,自动把命留下。真当我苍耳是吃素的不成,杀了我的人,还想活着走出去。一命抵一命,血债血偿,谁杀的,给我站出来,把命留下!否则,我要你们全部陪葬!”她用同样狠戾的眼神看向百灵,用同样的语气,同样冷漠的高傲的神态看过去。

伸手先是指着百灵,再指向另一位绿玄巅峰的女子,也即是刚才同春娟跟二花作战的那位。随即一一掠过在场的每一位红衣女子,她的手每指向一位女子,那位女子便抖一下。

明明苍耳的功阶并不怎么高,甚至还不如她们的尊者,然而她全身骇人的戾气,以及她冰冷的话语,却像是地狱修罗一般,让人胆颤。

“啊!”突然一声尖叫,待众人反应过来时,人群中的一位红衣女子已经倒下。

百灵利落的一剑斩下,还睁着一双无辜大眼的头颅,咕噜一声滚了出来。有不少胆小的人,已经吓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。

“姑娘可还满意?”百灵平静的问道,好像她杀的那位女子,不是她的手下,而是她的仇人。

苍耳扫视了一圈红衣女子,嘴角冷冷一勾,指向其中那位绿玄巅峰的女子。

“我记得六子给我说,是这位姑娘杀了他。”

此话一出,立即引起一阵吸气声。腹黑啊,真是腹黑。刚才还叫嚣着,让凶手自动站出来,等人家把自己人都杀了一个之后,现在却出来指证凶手。何况,六子死都死了,死无对证,什么时候说出过这种话。

“你,你不要太过分!”百灵倒没说话,但被指的绿玄巅峰女子却是无法再隐忍了,开玩笑,关乎性命之事,她怎可再隐忍着做缩头乌龟。

百灵淡淡的看了眼公子辰,她并不是忌惮苍耳,而是畏惧眼前的白袍男子,他才是真正强大的人。

“把她命留下,其余人可以滚了!”公子辰语气冷若寒冰,看也没看百灵一眼。

百灵不舍的看了眼绿玄巅峰的女子,然而也只是瞬间的不舍,随即长剑出鞘,一挥一斩,干净利落的砍了绿玄女子。

女子甚至都未来得及尖叫一声,便命丧黄泉。

“我们走。”杀完自己的两位部下后,她玉手一扬,隐忍着怒意,带着其余众手下走出了红春院。

气势汹汹的来,灰溜溜的走。

“为什么不杀了,要放过她们?”苍耳此话一出,便遭到公子辰一记凌厉的眼神。

“你何时变得如此狠心?”说完,便头也不回的上楼去。

苍耳无奈的摊摊手,撇撇嘴,目送着公子辰微怒的走远。得,又恢复了这幅阴冷的模样,果真她还是比较习惯他这种冰冷生硬的态度。

“你说你,一天就会四处惹事。落风县得罪人也就算了,竟连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红莲圣教你也敢得罪,啧,啧,啧。你真是不怕死!”金豪这个时候,从角落处走了出来,眼神明明是瞟向春娟,话却是对着苍耳说的。

他不出来还好,这一出来,还如此这般奚落一番。无疑是火上浇油,正好激怒苍耳强行压抑住的怒火。

“看戏看舒服了?”

她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金豪的鼻尖。眉梢轻挑,嘴角冷冷上翘。

“什么看戏,本官是来视察民情的。谁知道你这里会发生这种事情,害得本官今日差点丧命于此,早知道就不来你这体恤民情了。”

金豪左口一个民情,右口一个民情,说得义正言辞,感天动地。

“二花,这里交给你来处理。”临走时白了眼金豪,本想教训他一顿,但是转念一想,这种渣人,都不配让她动手,于是打了个响指,朝二花使了个眼色。

三分钟后,金豪在张捕头的搀扶下,鼻青脸肿的走出红春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