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24 你真甜

024 你真甜

自从公子辰那夜英俊出场吓退了百灵一干人等后,此后几天内,红春院都是平静无波,再也没有人上门找事。

而龙少卿在第二天便出现了,对此,苍耳没有理他,直接选择无视。对于他没来救场这件事,至今仍是耿耿于怀。

而团子则是坐在檀木椅上,吊着小脚,晃啊晃的。怀里抱着肉丸子,小手一下一下的替它顺着毛。

“娘子可是想为夫了,怪为夫这些天没有陪你。”

龙少卿笑着走向苍耳,大手一伸,就想将佳人揽入怀。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对于龙少卿的身手,苍耳也算是摸熟了一星半点,柳腰一弯,如燕的身子轻轻一侧,便躲过了他的强势拥抱。

龙少卿怀中落空,看着逃脱后,得意挑眉的苍耳,无奈的笑笑。转头去看团子,只见儿子正跟一只宠物玩得欢快。

“来团子,爹爹抱抱。”龙少卿蹲下身去,抱起椅子上的团子,小小的身子,抱在怀中软软的。

直到现在,他都还有些恍惚不可信,没想到他龙少卿居然也有儿子了。而且还是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,真是越看越喜欢。

“团子想要什么,跟爹爹说。”面对团子,龙少卿情不自禁的就想要给予更多的疼爱,想要把他宠到天上去。

立在一旁的苍耳看得很不是味,明明团子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,也是她一手养大的。跟眼前这个男人一点关系都没有,当然一点关系都没有,也说得太决绝了,好歹人家也出了一个小蝌蚪的。

苍耳看着两张相同的脸,一大一小,亲昵的贴在一起,鼻尖对鼻尖,额头抵额头。越看越觉得心口莫名抽痛,也不知是出于怎样的一种情感,眼睛酸酸的,涩涩的。

“团子,到娘亲这边来。”苍耳眨了眨眼,吞吞口水,咽下心中的苦水,朝着团子招手。

这时龙少卿抬起头,转过脸看苍耳,只见她眼眶泛红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龙少卿放下团子,几步跨上前,来到苍耳跟前,握住她白皙柔嫩的小手。

“你干嘛,放开。”苍耳扭了几下,没挣脱开,索性任他握着,反正摸几下手也不会少几斤肉,掉几层皮。

龙少卿见她不反抗,于是更加近了一步,趁其不备,直接将她一把揽在怀中。苍耳羞恼的扭动身体,眼神有些慌乱。

“别动,就让我抱抱,一会儿就好。”

苍耳果真不再动,最初她是特别抗拒龙少卿的,然而一天天的相处下来,若说她的心没有一点动摇沉沦,那是不可能的。毕竟像龙少卿这样的男人,对他有好感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再则还有团子这一层关系,即使她不接受龙少卿,但也不可能阻止团子一辈子都不见龙少卿,真的阻断他们父子来往。她做不到,做不到对儿子如此狠心,一直以来,她都知道,团子是多么想有个爹爹。

无论她给予再多的爱,但都无法弥补团子心中缺失的父爱,这一点,她时刻看在眼里,也痛在心里。

“阿苍,嫁给我吧,做我真正的女人。我会个你们母子安定的生活,只要你一句话,我可以放弃一切,放弃墨星阁的势力,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之事,我们退隐江湖,一家人过闲云野鹤的生活。仅靠我的双手,我也会给你们母子带来安稳幸福的生活。”

苍耳身体猛地一颤,双手紧紧的扣紧,指甲陷入肉里,也浑然不觉。龙少卿的一席话,听得她整个人都颤了颤。

她觉得自己在龙少卿面前,好似透明人一般,这些日子,她之所以躲着他,远离他,排斥他,正是因为害怕他,害怕他打破自己宁静的生活。却不料,这一切他早已看出来了,只是一直没揭穿。

“为,为什么一定是我。”深呼吸了好几个节拍,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然而话一出口,声音都在颤抖。

这样的一番话,若说还没动心,那她真是荷尔蒙失调了。只不过,太美好的事情,总是让她更加的不敢相信。

她不敢相信,龙少卿为什么一定要选她,难道仅仅只是因为,她是团子的娘。内心深处,她并不希望是这个原因,相反她更希望是……

“没有为什么,因为你是你,你是我的阿苍。以后会是我的妻,一生一世。”

说完,他将苍耳的身体板正,正面看着她。

“答应我,不再抗拒我好吗?”

苍耳看着他如墨的眸子,深邃如海洋,使人深深地醉在其中。

“接受我,好吗?”他的低沉沙哑的声音,仿佛是紫竹林的竹叶,被风吹动,沙沙作响。

苍耳任他搂着,任他大手上下游走。此刻的她,脑中一片空白,没了反应,没了思维,像是被人放空。

半晌,才找回理智。

“别,别这样。”她将他放在自己胸脯上揉捏着的大手拿开,脸颊微红,偏向一边。

“别哪样,嗯?”龙少卿吞了吞唾液,凸出的喉结上下滑动,声音沙哑的像是被吞了炭火一般。

苍耳一抬头,便看到他一双桃花眼中尽是火光,她只觉嘴唇干涩,于是伸出粉嫩的小香舌舔了舔。殊不知,这一举动,看在龙少卿眼中,无疑是火上加油,只会让他烧得更旺。

苍耳下意识的就想要逃,此刻的龙少卿,俨然就是一匹龇牙咧嘴的狼,随时有把她拆骨入腹的可能。然而她脚还没跨出去,整个娇软的身体被龙少卿大力一拉,带了满怀,紧紧地箍在怀中。

“唔……”出于本能的想要尖叫,然而话未出口,嘴已被堵住。

龙少卿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,一手紧握着她如柳的纤腰。啃咬,吸允,舔舐。品尝着她口中的甘甜。

苍耳双颊通红,双手狠狠地掐着龙少卿的背,想要挣脱,然而越是挣扎,越是被龙少卿抱得更紧。

“唔……”她感到自己口中的空气快要被龙少卿吸走完,想要呼声喊出来,不过嘴一张,却更是给了龙少卿机会。

他长舌直驱而入,攻城掠池,苍耳被吓得双眼瞪大。靠,舌、吻!苍耳退,龙少卿进,他强忍有力的长舌,像是在一口古泉中,轻轻搅动,带起一串的蜜汁。

苍耳瞥了眼四周,只见不远处春娟正端着木盆朝这边走来。

“唔,唔……”她想要喊停,奈何说不出话来,看着春娟越走越近,于是情急之下,一巴掌扇到龙少卿脸上。

啪一声,嘹亮的一声巴掌响。

龙少卿不舍得放开她,大拇指擦拭了一下嘴角,看着苍耳红肿的双唇,嘴角微微上翘。

“娘子真甜,为夫意犹未尽。”龙少卿凑近苍耳,在她耳边咬字道,语毕在她脸上偷个香。

苍耳又羞又恼,抡起粉拳,狠狠地捶在他胸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