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25 跟你没关系

025 跟你没关系

烛火如豆,明明灭灭,闪着晕光。薄薄的纱窗纸上,映照出两人相依相偎的身影,如鸳鸯交颈浮游在水中。

“阿苍,跟我回墨星阁,可好?”

苍耳微眯着眼靠在龙少卿怀中,听着他擂鼓般的心跳,砰、砰、砰……一下,一下,强劲有力。

半晌,未听到苍耳说话,龙少卿手上加大力度,在她腰间捏了一把。

“啊!”苍耳蓦地睁开眼,一脸绯红的看向使坏后得意的龙少卿。

“我可以吗?”龙少卿声音沙哑得如吞了炭火,喉头上下滑动。

苍耳垂下头去,避开他如火灼烈的目光。她也不是什么青涩无知的小姑娘了,自然知道此刻龙少卿问的什么意思。

只是,只是她暂时还无法接受。毕竟,两人彼此交换身体,那是要建立在有一定感情基础之上。而她,跟龙少卿之间的关系,目前看来,除了团子这一层关系,好像他们什么也不是,既不是亲密无间的恋人,也不是合法的夫妻。

龙少卿强行压下心中的欲、火,松开她,站起身来,弹了弹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袍。

“我会尊重你的,早点歇息,明天带你跟团子去游湖。”

龙少卿说完就准备拉开门出去,这时候,苍耳起身拉住他的衣袖。

“等下。”

“怎么,娘子是想留为夫……”龙少卿说话的时候,视线在苍耳胸前上下游移。

“想什么呢,我有事要问你。”

龙少卿收了坏坏的笑容,板正脸,衣袍一摆,坐在太师椅上。

“你可知道关于乾坤秘图的事情?”

苍耳问完后,紧盯着龙少卿,生怕错过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。然而,让她失望的是,龙少卿一脸平静。

“这是一个关于宝藏的图,据说,有了这张图,就可以寻到隐士宝藏之地,万花谷。”

苍耳听完后,半信半疑,不是她不信任龙少卿,而是直觉告诉她,关于乾坤秘图,绝对不会只是寻到万花谷隐士宝藏这么简单。只是,究竟还有什么秘密,她一时半会也想不通。

算了,既然他不肯说,那么自然会有他的道理。她也不好强人所难,一再的逼问他。

“那,乾坤秘图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这才是她最关心的,至于乾坤秘图的用处,她并不在意。

宝藏什么的,可遇不可求。虽然她是爱财了点,平日里没事抠门了一点,喜欢敛点财之类的。但是,她还是有分寸的。

乾坤秘图这种东西,世人都在争相抢之,那她就不凑热闹了。这可是在玩命呢,在金钱面前,她更珍惜生命。

龙少卿没料到她会这么问,说实话,他从来还没把乾坤秘图往她这方面想。

“跟你没任何关系。”龙少卿郑重的说道。

“嗯?没关系?”苍耳显然不信,如果说与她没关系,那王不四为什么会把她绑去,还为此差点丧命。

龙少卿点点头,因为乾坤秘图,他十年前就听北辰星提到过。当时,北辰星只是说,乾坤秘图在三百年前一次大战中,遗失在了一处边塞之地,后经多次查探,最终发现那处荒无人烟的边塞之地,就是如今三不管地带的落风县。

七年前,他就派人来落风县查过,当时这里还没有红春院,这里只是一片古遗址战地。而乾坤秘图就是在这里,苦于那时,他羽翼未丰,还没有自己的势力,所以没敢把乾坤秘图挖出来带走。

他一直都在等待时机,等的就是今天,岂料古遗址战地被青楼取代。初来此地时,连他也感到了诧异,不过瞬间就恢复平静,这样更好,就当是为乾坤秘图做了一层掩护。

起初住进红春院,他的目的是为了查出乾坤秘图,最终发现,是在红春院的后院中。于是,趁人不备,他找锦墨带人把乾坤秘图取走。

然而千算万算,竟没料到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他们前脚刚将乾坤秘图取走,王不四随后就将其偷走。他一直防着红莲圣教,却没注意到还有王不四天下第一盗这一茬。

“不对啊,跟我没关系,那王不四将我绑走。那些红衣人也找上门来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。”苍耳煞有其事的思考了半天,最终还是没能想明白。

既然跟她没关系,那之前这一系列绑架事件,以及红衣人挑衅事件,又是怎么回事?

龙少卿看着苍耳一脸愁容,握拳抵在唇边,轻咳了一声。一张硬朗的脸,硬是被憋得通红,想笑不笑的样子。

“咳,王不四,他,他其实不是想绑架你。他是采花大盗,原本目的是想采走春娟,刚好那晚被你撞上了。”

龙少卿话一说完,只见苍耳脸色越来越沉,最后一张白皙的脸庞,却是黑了三分。一想到王不四对她的羞辱,至今都还牙痒痒!

“他后来之说以问你乾坤秘图在哪里,实际上是他早发现了我们隐藏在密林后,所以,其实那话是问给我们听的。”

龙少卿说完,抬眼去看苍耳的表情,见她红着耳根,沉着一张脸,于是走近两步,将她抱在怀中,柔声安慰道。

“好了,别气了。来,夫君抱抱。”龙少卿像哄团子一般,将苍耳抱在怀中,大手轻抚着她的背。

“哎呀,别拍了。你以为是团子给肉丸子顺毛呢。”苍耳心烦的一把打掉他搁在自己背上的手。

龙少卿并不恼怒,继续将手搭在她背上,一下一下的给她顺气。

“至于你说的红衣人,他们是红莲圣教的人。他们以为,乾坤秘图是在你手里。”

要知道,以红莲圣教的实力,不可能查不出乾坤秘图最终的下落。既然古遗址战地被建了青楼,那么他们必然认为,乾坤秘图早已被苍耳挖出,所以才会兴师动众的找上门。

事情的真想,出乎意料,却又让苍耳悬着的心放下了。这么一来,她就远离了所谓的江湖夺宝纷争。

然而事情往往不是她想得那么简单,你以为麻烦跟你没关了,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。岂止,真正的麻烦还在后面。

经过了一番长谈,苍耳对于龙少卿又有了一层好感,至少不再见到他就躲,不再抗拒他了。

“早点歇息,明早我们一家人去游湖。”龙少卿见苍耳哈欠连连,很想再陪陪她,然而却不忍心看到她瞌睡连连,无奈只得退出去。

“嗯,你也早点歇息。”

月光西斜,一夜好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