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27 生个妹妹

027 生个妹妹

苍耳扑腾着双腿,想要将他踢开,无奈男人与女人的实力悬殊在那摆着,何况龙少卿不是普通男人,是武功深不可测的男人。

慢慢地,苍耳从挣扎变成了沉沦,他每一次的攻克,都会让她沦陷一次。在一次次的沦陷中,她害怕自己会彻底被打败,怕自己有一天会真的爱上他,并离不开他。

龙少卿呼吸加重,胸腔起起伏伏,他不再满足于简单的亲吻。

“张开。”他的声音低沉暗哑,像是醇厚的美酒,让人深醉其中。

苍耳微仰着头,一双水汽腾腾的大眼,迷离的睁着,红艳艳的双唇微微开启,像是娇艳的樱花,带着清晨的露珠,等待有心人的采摘。

“真美。”带着一层厚茧的拇指轻抚着她娇、嫩的唇瓣,来回反复揉搓。

唇上一痛,苍耳立即惊醒,倏地一下睁开眼。微红着脸看向龙少卿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。

原本想给他一巴掌,不过手举到半空,又颓然的放了下去。因为这一巴掌打下去,一势必会吵醒团子,二显得自己过于矫情。

算了算了,不就是亲亲嘴嘛,孩子都生过了,何必还故作清高呢。这样一想,心里也就好受多了。

“爹爹,娘亲你们在干嘛,玩亲亲么?”软软糯糯的声音从背后响起,惊得苍耳慌乱的从龙少卿怀中挣脱出来,轻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狼狈,整理了一下自己稍显凌乱的衣衫,一张白皙的脸庞布满红彤彤的云彩,如黄昏天空的火烧云一般。

而龙少卿则是笑着将团子从地上抱起来,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苍耳,然后意犹未尽的走到船头。

远远地只听到如下对话。

“爹爹是在亲娘亲吗?”团子低头对着手指,不解的问道。

他好奇地是,为什么爹爹亲娘亲的时候,没有被打呢?记得有次隔壁大叔趁娘亲不注意,偷亲了一口脸颊,结果被娘亲打得三个月下不了地。当日还是被横着抬出去的呢,留下一路血印子,再一看爹爹一脸春风得意样,脸颊上也没有红印子,很明显没有挨打。

龙少卿好笑的在团子脸上重重的亲了口,吧唧一声,连船舱内的苍耳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绝对是故意的,故意秀恩爱,呃,不对,秀父爱,秀父子爱。

怎么一股浓浓的醋味……

“团子想不想要个弟弟或妹妹。”

龙少卿眉梢一挑,眼神瞟向船舱内,然后狡黠一笑,棱角分明的唇角三十度一翘。看着团子一脸的茫然,开始循循善诱的引导。

弟弟,妹妹?团子皱着小眉头,小嘴一撅,大眼睛咕噜一转,煞有介事的思考着。他想到了小新的的妹妹小美,还不会说话,粉嘟嘟的特讨人喜欢,好像有个妹妹也不错。

“爹爹能给我生个可爱的妹妹吗?”团子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,期待的看向龙少卿。

咳咳,咳……龙少卿握拳转过头猛地咳嗽。主要是这个问题,太有冲击力了。

“这个,不是爹爹给你生,是你娘亲为你生妹妹。不过这个过程,得需要爹爹的帮忙……”龙少卿还想再说些什么,被苍耳制止住了。

“你还有完没完,把儿子给我。”她一把夺过团子,剜了眼龙少卿,虎虎生风的朝船舱内走去。

唉,龙少卿无奈的甩了甩袖袍,抬脚正准备跟上去,只听远远地传来锦墨嘶声力竭的吼叫声。

“阁主,阁主,阁主!”

苍耳抱着团子,刚走进船舱,正要坐下去,好好教导一番儿子。然而腰身弯了一半,屁股还没落到凳子上,便被锦墨的吼叫声吓得蓦地直起身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你们娘俩进去,我去看看。”龙少卿伸长手臂,拦住刚探出一颗脑袋的苍耳,将她推进船舱内。

看着他们母子俩进去坐下后,他才转过身,转身的刹那,脸上的笑容倏地一下收住,取而代之的是阴沉冷冽。

他一个飞身,足尖轻点水面,丹田运气,华丽的转身,稳稳落在地面。

“何事如此慌张?”双手负于背后,冷冷的看了眼跪在地上气喘吁吁的锦墨。

对于锦墨今日的行事作风,他很不看好,语气间比以往更加的冷凝。

“阁主,墨星阁遭到四大家族的围攻,一些江湖人士听了,趁着混乱便去偷盗咱们的红萝卜,此时墨星阁正腹背受敌,处在水深火热中。”

锦墨一口气说完,额头滴下一颗豆大的汗珠,连眼皮都不敢抬一下,只瞥见眼前一双黑色长靴。周围的气息波动,让他感到了强大的威压。

阁主,您可不要朝着属下发火啊。

半跪在地上的锦墨,一手撑着地面,一手放在弯曲的膝盖上。头压得低低的,动也不敢动一下。

“传话下去,雪衣留下保护夫人和小少爷,其余众人皆随你回墨星阁。此事不得声张,退下吧。”

“是!”锦墨恭敬的应道,抬眼只见昏鸦扑腾着翅膀,呱呱乱叫的飞出树林。而眼前,哪还有阁主的身影。

摇了摇头,看来阁主的功阶,又增进不少啊。他这辈子,也只有仰望的份了。

游完湖,苍耳又带着团子去逛了逛集市,逛街是女人的天性,即使来到了古代,这一点也是不变的。

而龙少卿,堂堂墨星阁阁主,天下第一邪教的老大。竟然成了母子俩的搬运工,给他们拎包,当保镖。

“团子,看上什么了,就直接说,不用给,给他省钱。”苍耳说到这里,原本是想说不用给你爹爹省钱,但总觉得这话说出来有些怪怪的,心里那道坎始终过不去,最后折了个中,“爹爹”俩字换成了人称代词“他”。

龙少卿听到苍耳对自己的称呼只是一个“他”字就潦草结束,心底微微的失落,看来她暂时还是无法接纳自己。不急,他有的是时间,他可以等。

“娘亲,我想吃糖葫芦。”团子嘟着嘴想了半天,最终还是觉得糖葫芦是人间美味。

“出息!走,娘亲带你去量量身长,给你买几匹上等的料子,做几身漂亮的衣裳。”说着就拉着团子朝布匹店走去。

“老板,给我把这个包一下,要红色的。”苍耳在一堆布匹上面摸了几把,最后停留在一处红色布匹上面。

龙少卿皱着眉摇头,这些在他眼中,全部都是劣质品。没有一样能够入得了他的眼,不过眼下,这间店铺怕是落风县最好的一间了。如此,也只能将就将就,委屈他儿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