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28 等我回来

028 等我回来

这一年秋。

虽是初秋,但对于处在塞北之地的落风县,自是不及江南的绿意盎然。时令刚迈过九月,放眼望去,已是一片苍茫的黄色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

半晌,无人应答。唯有筝鸣之声,丝丝入耳。

“等我来接你。”

仍是无人应答。

良久,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,随后便是沉稳脚步铿锵远去的声音。

直到脚步声消失,四周陷入慌心的寂静,苍耳才转过身。然而,那人早已走远。

“龙少卿,龙少卿!”心口猛然一疼,像是被人攥在手中狠狠地捏紧,一阵钝痛,呼吸也变得困难。

苍耳提着裙摆,一边喊一边跑。直到追出大门,看到矗立在门口的那道伟岸背影,才猛然刹住脚步。

泪眼模糊中,看到他笑着转过身来,看到他笑着朝自己走来,然后笑着将她拥入怀中。

“傻女人,等我回来。”他的声音是那样的轻,那样的柔,不复以往的竹叶沙沙,像是三月江南柳絮飘飞,纷纷扬扬落入心间,挠得她心痒痒的。

她很想说,你可以不要走吗?然而,终是没勇气开口。

“你不去跟团子说声,他醒来若是看不到你,定会哭闹着要找你。”碍于面子尊严问题,不得不将儿子抛出来。

龙少卿未答话,只是含笑看着眼光闪烁飘忽不定的苍耳,心底无奈的叹息,真是一个爱面子的女人。

明明已经爱上了他,何必还装作毫不在意呢?她可知,他早已把她当做自己的女人,此生此世……

苍耳揪着衣襟,低垂眼帘,耳根早已成了粉色,不知是被情之一字灼烫,还是被晨曦的阳光镀染。

龙少卿摇头失笑,将她抱得更紧,柔声安慰道:“墨星阁出事了,我得亲自回去处理。带上你,会给你带来危险。我怎么舍得,怎舍得你受一丝一毫的伤害。乖乖的,照顾好我们的儿子,等我回来。”

苍耳将头埋入他胸膛深处,听着他砰砰的心跳,一下一下,听得她内心如同有一万匹骏马在奔腾呼啸。

她想,她是真的爱上他了。唉,终究还是没能抵得住他的温柔攻势,沦陷在他的臂弯。

“好,我等你回来。”此话一出,也就等于认可了他,等于答应了他。

“不过,我只等你到来年开春,若是来年燕子双飞,你还未归。那么……”

话还未完,已经被封住。湿润的唇、舌交织缠绵。

“唔……”苍耳被吻得双颊微红,气喘吁吁,软软的靠在他怀中。

龙少卿带着不舍,红着眼看着怀中的人儿。

“相信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两人又缠绵了一会儿,终是不得不分开。纵使千万个不舍,还是得放开手。

“我要你追我,然后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。”

苍耳微仰着头,嘟嘴俏皮的看向他。

龙少卿嘴角抖了抖,眉梢微挑。追求她,这女人脑子里在想什么。不过不待他回应,前方梧凉发出了信号弹。匆忙上马,挥手作别。

“女人,等我回来!”

苍耳看着一骑扬尘而去的男人,气得直跺脚,他还没答应她呢。哼哼,就这样走了。

“龙少卿,我要你追我,要你十里红妆迎娶我!”

喊完后,苍耳嫣嫣的回到红春院,她以为龙少卿没听见,殊不知,她的每句话,每个字,他都记在心上。

来年春,燕子双飞时,十里红妆,娶你回家。

苍耳回去后,又补了一个觉,今日起得早,这下神经一旦松弛了,瞌睡难免也袭来。

正昏昏欲睡的要陷入梦中,只听门被人拍的啪啪作响。翻个身,蒙住头,继续睡。然而拍门声越来越大,直到把她彻底吵醒。

火大的一把掀开被子,鞋袜也未穿,光着脚一把拉开门。

“怎么回事!”本以为是红春院中一些没眼见力的新人,然而抬头的刹那,一双翦水秋瞳登时燃起了七月流火。

“又是你,不管了,先让我进去躲一躲。”王不四一把推开苍耳,径自走入房内,找了个隐蔽位置藏起来,便旁若无人的开始宽衣解带,说白了就是一进屋,就开始脱衣服。

苍耳愣了几秒,一时半会还无法消化眼前所发生的事情。兴许是还处在瞌睡朦胧中,脑子也迟钝了不少。

不过仇恨有时却是伟大的,会让一个颓废丧志的人,立即恢复斗志昂扬。

“王、不、四!”

一股风掠过,门窗啪啪作响,衣服刚脱到一半的王不四被突然闯入的苍耳惊得一个踉跄坐到地上。

颤抖着手,指向苍耳厉声呵斥道:“你进来干嘛,出去!”

“什么,你叫我出去?我没听错吧。”说着,苍耳还伸手掏了掏耳朵,然后对着王不四的方向猛地一弹,气得他暴跳连连。

“你还要不要脸,你一个女人看了男人脱衣服,竟没有一点羞耻之心。你,你,你!”你了半天,他也没能你出个所以然来。

苍耳鄙视的看着王不四,再次见到他,她并没有想过要杀了他,以报当日被羞辱之仇。而她要的是,变本加厉的羞辱回去。

“我不管,你都已经看了我的身子,你要对我负责。”王不四指控不成,反倒耍起了无赖。

主要是这时候是白天,不需要开门做生意,所以苍耳没有刻意化妆。不化妆的她,委实算得上是美人一个。巴掌大小的一张脸,粉、嫩的唇瓣,让人忍不住想要尝一口。一双翦水秋瞳,先是一口幽深的古谭,吸引人往下陷。

王不四上下左右看了苍耳几眼,不得不刮目相看。眼前的女人,简直不敢和那天的泼妇相比较。若是苍耳不说话,还好,然而只要一开口,就暴露了本性。

苍耳已经顾不上王不四猥琐的眼神,反倒被他这句雷人的负责,吓得脚下一软,差点栽到地上。

“你,你脑子被驴踢了。”一手叉腰,一手狠戳着王不四的脑门。

“我不管,反正你要对我负责。”王不四今日没穿道士服,而是一身藏青色长袍,脸上也没贴人皮面具,是他原本的面貌。

这样的容貌,别说搁古代,就是放现代,那也是天王巨星级别的长相。

白皙若凝脂般的肌肤,一双墨色眸子,坚挺的鼻梁,棱角分明的轮廓。虽不似公子辰的仙尘飘渺,不似锦墨的妖孽妩媚,更不及龙少卿的亦正亦邪霸气凛然。

然而这样的容貌长相,放人群里,那也绝对是一道亮点,绝对能够俘获不少女子芳心。

“打哪来给我滚哪去!”苍耳不耐烦的挥挥手。

王不四摇头,从地上爬起来,坐到椅子上,将衣服退去。

“你!”苍耳怒急一巴掌打了过去。

“啊!”

岂料她三成功力不到,竟一巴掌将王不四从椅子上打趴到地上。

“喂,你别装了,给我起……”

然而话还没说完,只见地上淌出一片鲜红。

“王不四,你怎么了?”苍耳急了,赶紧将他扶起来,这时才发现,他后背有七八刀伤口,两指宽的伤口,皮肉都翻了出来,正一汩一汩的往外冒血。

她还从未见到过这么有视觉冲击力的伤口,一时之间竟手足无措,手心也因为紧张过度沁出密密的汗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