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0 再现妖孽

030 再现妖孽

苍耳挥挥手,制止了他的动作,拿出一张清单,对着太阳底下照了照,咳嗽一声道:“房费十两银子,按天计算,每天五十两。水费按斤计算,一斤水七十两银子。蜡烛燃烧费,一根蜡烛九十两银子。空气污染费,每燃烧完一根蜡烛,就得释放出多少浊气,污染空气,造成温室效应,啧啧,一点都不环保,咱们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。所以,这个于情于理都得适当收一些应有的环保费,这个嘛,燃烧完一根蜡烛,就收你一百一十两银子。”说到此处,苍耳停住,微抬了下眼皮,眼风扫了早已面如死灰的王不四一眼。

嘴角微微上翘,闷笑一声继续道:“这些都只是小费,大头的还没算呢。比如伙食费,医疗保险费,人身保险费,财产保险费,意外身亡费等。我也就不一一念给你听了,总共计算了一下,这些加起来,你每个月就给我一万两就行了。”

“什么!一万两,你一个月就要榨取我一万两银子!”脸色黑如炭灰的王不四,颤抖着手指向苍耳。

“错!”苍耳伸出一根纤细白嫩的指头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“是一万两金子,黄灿灿的金子!”

“滚!你怎么不去抢,怎么不去偷啊!”王不四彻底出离愤怒了,想他偷盗生涯多年,也不曾这么贪心过。

这女人,这女人狠啊!贪得无厌,心绝对是黑色的!

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样没有道德吗?我是良民,大大的良民。我赚取的每一分钱,都是正大光明的钱,不像某些人,梁上运动,专做一些鸡鸣狗盗之事。”说到这里,苍耳眼神斜斜的瞟向王不四,冷哼一声,轻蔑的看了他两眼。

王不四已经被苍耳气得说不出一句话,一口浊气梗在喉咙口,上不上下不下。背过身去,尽量让自己现在头脑放空,让一颗狂跳不止的心放逐到草原,想象着他现在正躺在一片草地上,蓝天白云,鸟语花香。

不然,他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,一把将她给拍死,拍进泥里,掘地三尺都挖不出!

“小四啊,看在我们熟人一场,我也不逼你,把你追问得紧了,对你造成心理压力,那就不好了。这样,明日早饭过后,把金子送我房里来。好了,你去劈柴吧。”看着背过身去,头顶冒青烟的王不四,她双唇抿成一条细线,眼底闪过一抹算计之光,走上前拍了拍他一抖一抖的肩膀。

“我赚钱了,赚钱了,开开心心赚钱了!”苍耳背着手,踱着悠然的步子,一边唱一边朝着门外走去。

气归气,最终王不四还是将一万两黄金亲手送到苍耳手中。看着她笑得合不拢嘴的一张脸,他就恨不得一掌拍死她。

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,天气也在一日一日转凉,昼夜温差逐渐加大。而作为红春院CEO的苍耳,自然是要为红春院上下的吃穿住行开始着想。

“春娟啊,给,这是一千两银子,天也凉了,拿去给姐妹们添置一两件厚衣裳。剩下的,就分发给众姐妹,你们自己拿着花。”

春娟激动的接过一千两银票,眼中闪着泪花。

“苍姐,娟儿,娟儿替姐妹们在此跪谢你。”说着屈膝就要下跪,苍耳一把将她扶住。

“娟儿,你这么做,我就不高兴了。你们还拿不拿我当姐妹,若是还当我是姐妹的话,以后休得再说这些话。”

“不,不了。娟儿以后都不说了,对了,苍姐。今晚有准备什么新节目吗?昨日里就有些客人在抱怨,说咱们红春院每天都是这些,都看腻了。姐,你看怎么个解决法?”

听完春娟的陈诉后,苍耳皱了皱眉,对于那些老男人是厌恶至极,但又无可奈何,没办法,再讨厌,他们是她的摇钱树。

她讨厌那些老男人,可却不代表讨厌他们口袋里沉甸甸的银子。

一手摸着下巴,眼珠子一转,突然打个响指。

“这样吧。”凑到春娟耳边,说了一番。

春娟越听眼睛越亮,直到苍耳说完后,两人相似一笑。

“好嘞,娟儿这就去办。”

看着春娟走远的背影,苍耳满足的呼了口气。这些年,她虽然经营一个红春院不容易,时常遭受白眼不说,也经常遇到一些难缠的客人。但这又有什么呢,不都一一挺过来了吗?

最主要的是,不管多困难,她的身边总有这些姐妹陪伴着。她们陪着她,把这里当成了家,而她也发誓,哪怕是付出这条命,也会守住红春院,为她们提供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。

当夕阳滚下天边,夜幕缓缓拉起,月亮紧跟着升上树梢。白日里热闹喧嚣的落风县,也陷入了一片宁静。唯独一处,却开始了它的热闹繁华。

“红春院。”一个慵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。

“呵,没想到这荒凉之地,竟也有软玉温香之处。”说话的是一个比锦墨还要妖孽几分的男子。

只见男子一袭红色长袍,襟口出,微微敞开,露出大片白皙的胸膛。而最吸引人的是他那一双半睁半眯的丹凤眼,男人长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,本就够妖里妖气了,而他还是那种半眯不眯,似睁未睁的样子。

“官人里面请。”在院中负责接迎客的姑娘们,听见脚步声,连人也没看到,便职业性的开始弯腰迎客。

这一套迎客方式,还是苍耳刻意**的,类似于现代餐厅饭店的迎宾小姐。

“嗯,不错。”男子流连花丛数年,走遍大江南北,进过各种青楼,还是头一回看到如此新颖的接客方式,不得不说,很吸引人,顿时眼前一亮。

听见一道慵懒魅惑的声音,迎客的苏苏的抬起头来,刹那间,觉得自己看到一只妖孽在对着她笑。

而她那颗早已摧枯拉朽的芳心,顿时复活。

“客,哦,不,官,不。”苏苏语无伦次,舌头已经开始打颤,像是被什么拧巴住了。

妖魅男并没在意,像是早已习惯,冲苏苏魅惑的一笑,便慵懒的朝里面走去。

“死、了、都、要、爱!不离不弃……”妖魅男远远地看见一男一女,站在台子上,面对面的嘶吼,振聋发聩的声音,几乎把耳膜都要贯穿,眉头皱了皱,斜倚着身子,懒懒的靠在树干上,一手捂住耳朵,站到一旁,想要看看他们究竟是做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