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1 有基情

031 有基、情

台下指挥的苍耳两只耳朵都塞了厚厚的棉花,可尽管如此,仍是有些招架不住。若知道古人喉咙这么好,这么能吼,打死她都不会出这个节目。

妖魅男看了一会儿,紧皱的眉头逐渐打开,薄薄的唇微微勾起。有意思……

原来是这么回事,也即是坐在台下的客人,如果看上了哪位姑娘,想要与此共度良宵一夜,便要与她赛歌,也就是两人对唱,一口气不停的往下唱,谁唱得歌更多,声音更大,便算作硬。

若是男人赢了,则可以免费与姑娘一夜,若是姑娘赢了,男人不仅不能和姑娘一夜,还要倒给十两银子。

咳,虽然看起来有些傻缺,不过挺好玩。妖魅男斜倚着树干,慵懒的眯着眸子,也不知道是睡着了,还是看进去了。

刚才与二花对唱的男人,在唱到第十首歌时,终于败下阵来,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,苍耳抬手打了个手势,立马上来两个护卫,将男人抬了出去。至于丢到哪里,这里就不透露给大家了。

“下面还有谁要上场?”苍耳仍旧是大方得体的笑着,笑得一脸厚厚的脂粉颤巍巍的往下掉。

暗中对即将上场的女子做了个手势,面上却仍是官方的对着众多宾客笑着,期盼着他们上场。

“我来。”妖魅男笑着从暗处走出,所有人纷纷转过头,看到来人的刹那,眼底光华万丈。

妖孽啊!这是群众的心声。

苍耳看到妖魅男的刹那,眼底也闪过一抹惊艳,这该是怎样妖魅的男人啊,若说锦墨算作是妖魅的话,那眼前男人就是妖魅鼻祖。

将两人放在一起,那就是萤火与日月之光的差别。

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,在他之前,什么公子辰,龙少卿,王不四等,这些美男也算是见识了,并相处了不少时日,所以对于美这一字,她已经免疫了。

“公子看上了我们哪位姑娘,一并上来吧。”苍耳说着环顾一圈,并没看到落单的姑娘,心底微微诧异。

妖魅男并不急着答话,而是慵懒的,闲庭信步的朝着她走过去,唇边隐隐噙着一抹笑意。

“你。”走到台下时,他停住脚步,伸手指向苍耳。

“什么,我?”苍耳不可置信的看向妖魅男。

因为来她这里的男人都知道一个规矩,那就是她从不接客,不管是不是陪睡,哪怕只是陪酒陪聊都不行。这一点,众人皆知,所以大家来玩,来潇洒放纵,也都不会说出叫苍耳陪他们的话。大家都很自觉地去找自己心仪的姑娘,反正都是出来找乐子的,找谁不是找,找个顺眼的,出得起价的就行了。

何况,时至今日,苍耳在夜晚招呼客人时,从未以真容示人,都是浓浓的夸张的妆容。在外人眼中,那简直是不忍直视的丑,索性也没人会无趣的来找她。

除了那夜被王不四绑走,当然也是一个意外。可今日这男人,长得如此美,如此妖,竟然一开口就要点她,不对劲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“呵呵……公子可真会说笑,我们这里年轻貌美的姑娘,大把的有。公子竟会看上我一个丑老婆子。”苍耳说着夸张的甩了甩手帕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

妖魅男毫不在意,妖娆的笑着走向苍耳,提气运气,一个旋身,跃到台上,站到她对面。吓得苍耳踉跄着退后一步,扶住身旁的台柱子,才算是站稳脚步。

虽然被突然跃至台上的妖魅男一不小心吓了一跳,但好歹是见过大世面的,立马就恢复如常。

“这位公子,想必您还不清楚我们这里的规矩。”苍耳笑着看向妖魅男,说完朝二花招招手,示意她将红春院的手册拿来。

然而不待二花上来,妖魅男做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。只见他微微弯腰,冲苍耳作了个揖。

“在下西风岩。”

此话一出,突然响起一道炸天惊雷般的声音。

“西风岩!居然是西风岩!”

随着这道吼声,众人纷纷朝那男子看过去。你说若是一个女子如此这般热血沸腾的吼叫也罢了,居然是一个男人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名字,会这样激动,跟打了鸡血一般,着实有些让人……

该不会是?苍耳侧目瞟了几眼西风岩,再瞄了几眼座下热情高涨的男人。开始了猥琐的臆测……

“西陵国三皇子!也是西陵国第一美男子,整个凤羽大路排名第三的美男子!”那男人激动的都要跳起来了。

苍耳无力的扶额,这跟他有半毛钱关系,何况是一个长相平凡的男人,看见另一个妖娆妩媚的男人激动的都要泪流满面。若说没有半点基、情,你信吗?

“惭愧,惭愧,是大家抬爱小岩岩了。”西风岩拱手向激动男晃了晃,这一晃可把他乐坏了。

然而苍耳却因为他那句小岩岩,差点没把前晚上的饭菜吐出来。这边趴着准备呕吐,另一边只觉一股凉风刮过,激动男已经跳到了台上。

“下去,下去。”眼风扫见激动男,她二话不说,吞了吞唾沫,压住喉头难受,上前拽住激动男的衣襟,干净利落的将他丢了下去。

这要是谁都能上来,一激动就上来,那她这个舞台岂不成菜市场了。到时一片混乱,没个章法,那这生意还要不要做。

啊!砰!

激动男还没来得及握上西风岩的手,就被甩了下去,好死不死的甩到了树杈上,因为体重原因,又从树杈上掉了下去。

若不是如此,声效就应该是。

砰!啊!

“下不为例。”苍耳拍了拍手,看向激动男,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整个过程,西风岩都只是淡笑着在一旁看戏,没有出手阻止苍耳伤害自己的粉丝,也没有对其恶劣行为进行规劝。

“姑娘可是这里的老鸨。”

“咳,叫我苍姐,或者苍妈妈,苍老师都可以。我就是这里的领头。”苍耳冷冷的扫了眼西风岩,对于他那句老鸨,很不喜欢。

虽然书面语,老鸨俩字来形容她的职业是没错,然而人家毕竟是受过现代文化熏陶的人。怎么能够用这等词语来形容呢,难听,真难听!

西风岩但笑不语,一双狭长的丹凤眼,眯得如同一条细线。还是斜斜上翘的那种细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