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2 玩火湿鞋

032 玩火湿鞋

苍耳被他妖邪的笑容搞得毛毛的,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汗毛刺啦一声竖了起来。她掩咳嗽一声,伸手揉了揉手臂,眼神瞟向暗处的春娟。

虽然她什么话也没说,可那其中的含义,只需一个眼神,春娟立即会意。毕竟在一起五年,又是心心相惜的姐妹,彼此之间早就达成了心灵上的默契。

春娟悄悄退出人群,到后面安排好了人手,若是西风岩不是来此逍遥欢乐,而是过来闹事的。那么,她们也不用客气。

“公子可有看上的姑娘?”尽管心里把西风岩祖宗八辈都骂了个里焦外嫩,然而面上却仍是保持着最官方的笑容。

若是以前,她最为鄙视这样的人,俩字形容:虚伪!

但今非昔比,她自己了这条路,吃上了这碗饭。从最初的“清高”变成了现如今的“虚伪”。

大多时候,都是说些口不对心的话,心里明明讨厌这些污浊的男人,却仍是笑着一个一个的去应付。

忍受自己内心折磨的同时,还要遭受外界的压力。时不时的就有泼妇找上门,不分青红皂白将她一顿臭骂,丢臭鸡蛋的,砸烂白菜叶的,更可恨的是泼粪的都有。幸得她有两手,身手敏捷,才躲掉了那些大粪的亲密接触。

西风岩从上台开始,到如今差不多过去了一炷香的时辰,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收过,一直维持着三十度上翘的弧度。

她不得不怀疑,这男人是不是当过牛郎,专门练过。这样的笑容,还能笑得这么长久,一看就是练家子。

要知道,她可是为了三十度微笑没日没夜的练习了半年,哪怕是睡着了,嘴角弧度都是上扬的,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,也亏得她天资聪颖,才练就了这张笑遍天下无敌手的笑脸!

“小苍苍的玩法,有趣是有趣,不过难免有些单调。不如在下说个法子,如何?”西风岩说完转身看向台下的众宾客。

“好!”第一个叫喊出声,还叫得洪亮闪耀的自然是那位“啊!砰!”的激动男。

苍耳嘴角狠狠地抖了抖,皮笑肉不笑的看向西风岩,顺带冷冽的瞟了眼激动男,心底默默的将此人记住了。

哼,一再的触犯她,不小施惩戒一番,对不住她的名号!

西风岩将苍耳的眼神以及她那些小动作尽收眼底,不过却并没揭穿,仍是三十度**的笑着。

“这个,大家玩过没?”他变戏法似的从衣袖中掏出一枚骰子,捏在食指和大拇指之间,首先在苍耳眼前晃了晃,随即又对着底下的一群人晃了晃。

苍耳上前一步,想要说,公子这地方的任何规矩都只能由她来提出,对于客人,有任何好玩的法子,可以私下里和姑娘玩,但是不能当众……

然而还不待她开口说出来,一位长相赛关公,声如雷鸣的男人霍一下站了出来。他手臂一伸,敞开胸怀哈哈大笑。

“哈哈,玩过,玩过。这个老子打娘胎里就会玩。”

另一位与他相比起来就秀气多了的白面书生,一手摇着羽扇,一面笑嘻嘻的走出来。

“小生也略有所玩,懂些,懂些。”

“废话少说,究竟想要怎么玩,痛快点,老子等不及了。老子半个月没开荤了,心痒难耐,老子今天是来吃肉的!”

终于苍耳面上再也挂不住笑,被这些人的污言秽语,以及粗言碎语气得鼻孔一开一合,胸腔起起伏伏,胸脯一上一下。

“公子适可而止!”她冷冷的瞪向西风岩,眼神如寒剑一般向他射过去,奈何对方跟穿了金箍罩似的,丝毫不受影响,该笑还是笑,并笑得越发**,怎一个贱字了得!

“公子若是来砸场闹事的,那就休怪我红春院不给面子了。王、不、四!上!”说完,她玉手一扬,四周哗啦啦的涌出一批打手,将台子围得水泄不通。其中为首的不是别人,正是这段时间赖在红春院的天下第一盗贼,四爷是也!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啊!”

“……”

底下的人被突**况吓得喊叫的喊叫,议论的议论,整个红春院像是一个大型的铁笼子,里面关了数不清的鸡鸭,一时间聒噪无比。

“不许吵!谁再喊一句,老子剁了他!”王不四挥了挥手中的寒月刀,底下立马就安静了,连那位容貌赛过关公的粗狂男也闭嘴不敢言。

倒是西风岩,他至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半点惊慌,该怎样笑,还是怎样的笑。语气轻慢道,“小苍苍何以如此动气,在下不过是想到了一个好玩的法子。”

“二花,给他看看,咱们这里的规矩。”苍耳递了个眼神,二花立马抛出一本线装手册,西风岩看也不看,手一伸,将其接住。

“看看吧,看完再玩。”

西风岩妖邪的笑容在缓慢的收敛,手上一个用力,前一秒还好好的手册,霎时间化为了粉末。

苍耳气得双颊微红,颤抖着手只想他,“你!”

“既是风月之地,便是让客人玩乐消遣的。至于玩法嘛,何必拘泥于谁提出来的,好玩便是王道。”他说的漫不经心,然而苍耳却听得心惊肉跳,直觉,遇到老手了,直觉,她今日有可能栽了!

俗话说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!看来今日,这鞋子不可避免的要湿一回了!

多年来,一直都是她在主宰,亏得是落风县地小,人也老实,那些男人哪有这货百分之一的花花肠子。从来都是她说怎样玩,男人们则兴奋的配合,当然规矩是她定的,赢家自然是她这边。

可今日,若是将主动权交到了这位妖魅男手中,那么她不敢保证红春院的姑娘清白如何。这么多年,一直是她在保着这些姑娘,曾经也发过誓,有她苍耳在的一天,便不会让她们吃亏,被男人玷污了去,银子仍旧是照常赚。

毕竟在古代,女人想要赚钱,且还要赚得多,唯一的法子,便只有这一条。什么开店,自主创业,嫁入豪门,飞上枝头变凤凰,那都不现实。别被穿越小说影响了!绝壁是在误导你!

眼前的男人,让她想到了几个形容词:玩情、玩欲、能玩,至于会不会玩火,玩心,玩命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对啊,谁提出玩法不是玩。苍老师,就依了这位公子吧,良宵苦短,别耽误了时辰。寅时(零晨3点到5点),俺就得离开,否则被俺家那位知道,非得扒掉俺一层皮不可。”此男人罗里吧嗦的说完,底下哄笑一片。

原来又是一个妻管严,怕老婆还要出来偷腥,最没种的男人了,呸,根本就不算男人。苍耳极其鄙视的瞥了眼那位气管炎,嫌恶的别开眼去,不愿再多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