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3 互相算计

033 互相算计

西风岩不再卖关子,将他的玩法说了出来,也就是在之前对歌的基础上,再加入新的玩法。

那便是玩骰子,两人分别掷骰子,若是男的这方掷骰子,点数为几,女的便要唱几首歌,必须唱完,否则为败。若是女的掷骰子,点数为几,则男的就必须喝几碗酒,必须喝完,否则为败。

此话一出,底下又掀起一阵热潮,议论纷纷,经过一番商讨后,众人对此玩法表达出了热血高涨的情怀。

除开苍耳这边的人,脸色越来越沉之外,而那些来寻欢作乐的男人倒是乐坏了。唱歌兴许难了点,但喝酒嘛,对于他们这些游遍风月场所的男人,却是无甚难度,那还不是如同喝碗水的事情。

苍耳正要开口说话,看到底下春娟冲她摇头,于是笑着应承了西风岩的要求。不过至于酒水嘛,自然是由她红春院提供。

“公子的提议倒也无可厚非,春娟,找人去把后院的三十年竹叶青抬出来。”

春娟应声“是”,便招呼人跟随她往后院走去,看着春娟走远,苍耳眉梢微微上扬,想要玩喝酒,那行她就陪他玩。

西风岩始终笑着,然而苍耳的那点小心思,无一遗漏的落入他眼底。

就这样,两人各怀心思,在心底算计着对方。等到春娟带人抬了十几坛子酒上来,两人才收回审视对方的犀利目光。

第一轮下来,红春院这边的苏苏对战激动男,比赛结果,苏苏胜。

苍耳嫌恶的瞥了眼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激动男,招了招手。

“抬出去,丢后山。”

“慢着,苍苍此举恐是不妥,再怎样来者是客,况且夜深露重,若是这位公子因此得了伤寒,怕是对苍苍名誉不好?”

西风岩一口一个苍苍叫得亲切无比,本着对苍耳好的态度,但说出来的话,却让苍耳气得咬牙切齿,她恨不得将他就地斩决!威胁,绝壁是威胁!

抬着激动男的两个护院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无奈的看向苍耳,等待她的指示。毕竟,她是这里的老大,是他们的衣食父母。

苍耳不情不愿的看了眼死猪一般的激动男,厌烦的挥挥手。

“丢柴房去!”

第二轮下来,红春院的姐妹输。

因为用的是三颗骰子,而每次掷骰子,都是三个点数加起来。

刚好这次轮到男子掷骰子,好死不死的,三颗点数居然一样,如果是在赌场的话,就被称之为豹子,庄家通吃。

然而今日在红春院,只是一场游戏,不存在赌钱之说,所以做了些细微的改动。同样是三颗骰子一起玩,而掷骰子的男人,居然一次摇了十八点,居然是十八点!也即是每个骰子都是六点,加起来便是十八点!

这也就意味着,红春院这边的那位姐妹,要唱十八首歌!十八首歌啊,这还不算什么。等她声嘶力竭的将歌唱完,轮到她摇骰子了,居然只摇了三点,也不知是不是遇到鬼了,还是怎么回事?

只见那男人笑得见牙不见眼,豪气的喝了三碗酒,跟喝水一样的畅快。最终红春院的姑娘唱得嗓子都哑了,实在唱不出,被判为输,免费陪那男人一晚。

苍耳痛心疾首的看着自己人被那猥琐男抱着上楼去,心不甘的咬牙,暗地里冲二花使了个眼色。

“苍苍难道想赖账吗?”

西风岩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突然栖身凑近苍耳,咬着她耳朵悄声说。

“你!”她咬牙恨恨地瞪了眼西风岩。

故意的,他绝对是故意的,故意来找茬的!

“我警告你,最好别耍什么花样?”说完这话,她愤怒的甩袖离去。

西风岩邪邪的靠在柱子上,看着她怒气腾腾的背影,一手抚摸着下巴,若有所思。

“怎么回事?我以为你看懂了我的意思。”

苍耳将春娟拉到无人的地方,四处瞄了几眼,确定没人跟过来,才沉着声音对她说。

“我确实下药了,每一坛都放了蒙汗药。”春娟无辜的摊摊手,眼中噙着泪花。

她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别说苍姐刻意吩咐了的,就是苍姐没有交代下去,她也会这么做的。她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众姐妹,被那些污秽男子玷污了去呢。

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你先下去吧,记住,不到关键时刻,你千万不要轻易上场,要时刻保持警惕。尤其是今晚那男人,别被他表象迷惑了。”

“苍姐,这你就放心吧。娟儿知晓分寸。”

苍耳点点头,她知道春娟平日里是个懂得分寸的人,也算是识得大体,所以整个红春院的一切事宜,都放心的交由她去打理。

只是今日不比往常,就连她都不敢掉以轻心,不知为何,今日总觉得有些不安。太阳穴处,一直隐隐作痛,眼皮子也不安的跳动。

“苍苍可有交代清楚,如何对付我?”

突然后面冒出一个声音,吓得她猛地回头,正好看到西风岩邪魅的笑着看向她。月色朦胧中,好似一只妖孽红口白牙的笑着朝她走过来。

“你,你究竟是谁,是人是鬼?”

西风岩笑容顿时僵住,他长得有那么恐怖吗?他这幅皮囊,虽不敢自称天下第一美男,但好歹也是排名第三,怎在她眼中倒成了吓人的厉鬼了。

要知道,无论是在西陵国,还是其他两国,他可是走到哪里,粉丝成群。想要同他一夜良宵的女子,不计其数。不为必的,就为贪图一时片刻的欢乐。

“难道在下真有那么丑吗?”说着,他倏地栖身上前,凑到苍耳面前,好叫她瞧个清楚明白。

被他突然放大的脸吓得踉跄着后退,熟料脚下被石头绊了一下,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。西风岩长臂一伸,将她拉入怀中,足尖点地,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身。

苍耳被他抱在怀中,看着他飞扬的墨发,嗅着他身上淡淡的冷梅香,侧目过去,恰好看到他如同艺术家雕刻过一般的侧脸,霎时间像是时间停止了流转。

直到西风岩那张妖魅的脸越放越大,直到他身上的冷梅香浓烈的扑满鼻腔。

“不要脸!”

啪!

在这寂静的月色中,突兀的响起一个巴掌声。

西风岩怔了怔,反应了好半天,才反应过来,他被打了。

“好,很好!”他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半张脸,蓦地收住了妖邪的笑容,一张脸冷若寒冰。

苍耳看了看还半举在空中的手,一时间,有些木讷。刚才,委实被他突然释放出来的玄气吓到了。

那是紫玄巅峰,接近白玄的功阶。要命的不是他的功阶,在他之上的她都早已见识过了,可怕的是,他突然冷下来的脸。

从出场开始,他一直都是慵懒的神态,一直都是笑眯眯的在跟她说话。突然之间阴冷下来,那程度绝不亚于公子辰。

对于公子辰,每天面对他万年不变的阴冷脸,倒也不觉得有什么。然而面对西风岩,这种变脸速度比翻书还快,一时之间,还真难以接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