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4 **大街

034 裸、露大街

喔喔喔!喔喔喔!喔喔喔……

哎呀,吵死了,西风岩翻个身,用手捂住耳朵继续睡。然而那声音似乎没有要消停的意思,继续斗志昂扬的叫个不停。

喔喔喔!喔喔喔!

“西北!把大将军给本殿下剁了,红烧!”西风岩连眼皮都没抬下,恼怒的吼了声。

大将军是他养了两年多的一只公鸡,毛发油亮,走起路来器宇轩昂。平日里跟那些皇子王爷的玩斗鸡,每次派遣大将军出战,必赢!之前不叫大将军,叫亮毛,后来由于所向披靡,战功赫赫,被他赐予了荣耀的大将军称号。

而西风岩也因为大将军,赚了不少外水。

但今日不知怎么了,一大清早叫个不停,没完没了的叫。平日里大将军不是这般没风度,很有范,不会同一般的公鸡样,早起还要打鸣,人家端得那叫一个王者气焰,吃饱了就去隔壁找花贵妃,不到天黑不落屋。

花贵妃是隔壁郡主养的一只花母鸡,备受大将军宠爱。

隔了一会儿声音消停了,西风岩迷迷糊糊间,正要睡过去,突然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喔喔喔!喔喔喔!

“有完没完啊!”他哗一下起身,正想要逮着大将军,狠狠地教训一番。

一只眼睛,一双眼睛,两双眼睛……西风岩顺着无数张表情怪异的脸看过去,只见其中一张脸正笑得狐狸般看着自己。

他下意识的低了低头,这一看不得了,顿时有种重入轮回的念头。只见他光着臂膀,上身光溜溜的露出结实的胸膛,下身只着了一条白色亵裤。而他现在所处的环境,不是他的寝殿。而是菜市口!

他想起来了,他如今是在落风县,而不是在西陵皇宫。

“啊啊啊!!!”

接下来,在落风县菜市口,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大屠杀!血流成河,侵染了整条街。

“唉哟,我的娘唉,我的鸡啊。”

“我的鸭啊!”

“……”

半晌一个弱弱的声音冒了出来。

“我的鹅……”

再半晌,一个冷冽阴寒的声音响起。

“苍、老、师,你死定了!”

说完,只听刀剑入鞘的声音。

“你死定了。”王不四经过苍耳身旁时,幸灾乐祸的说了句。

苍耳无所谓的撇撇嘴,抱拳远去,走出不远,听见后面悉悉索索的脚步声。

“别跟着,否则老娘宰了你!”她头也不回的吼了句,不用看也知道是王不四。

哼,想要算计她,跟她玩游戏。他还嫩了点,苍耳唇角微翘,无不彰显出她愉悦的心情。

“你真的死定了。”王不四仍然跟在苍耳身后,看她得意的都找不着北了,他不得不好心提醒。

“什么意思?”猛地回过神,她眼神冷冽的看向王不四。

王不四被她突然的转身,吓得一个趔趄,踉跄着退到石壁上。

“没,没什么意思,反正你死定了。”

王不四眼神慌乱的看向别处,说来说去,拢共就是一句,你死定了。不是他不想说,问题是他不敢说啊!

他除非不要命了,要知道,江湖上混的,谁敢轻易得罪西风岩。光是这名号,就足以让男人闻之遁逃,女人闻之扑倒。

曾经他刚出道时,年少轻狂,不懂事。初次采花,竟撞上了狗屎墙,采走了西风岩的女人。结果,可想而知,就因为西风岩一句话,他成了整个西陵国所有女人的通缉犯!

不得已,他逃到了帝雁国,结果又被追杀!就这样,他才穿上了道士服,贴了人皮面具,隐姓埋名的生活。岂料,多年后,竟会在落风县碰上他。

苍耳看着他慌乱闪躲的眼神,明眼人一看,就知道他在撒谎。

“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,别怕,有我在。他不敢把你怎样。”

王不四在心底将苍耳鄙视了一番,不过面上却仍是做出一副感激流涕的模样。

“苍老师,你对我真是太好了,四爷我这辈子跟定你了。不过关于他,我真不能说啊。你就放过我吧。”

“不就是什么皇子吗?你天下第一采花贼,竟会畏惧权贵。”她表示不信,深深地不信。

一看王不四这种脑袋脱线的货,就不是那种中规中矩的人,何至于听到一国皇子,就吓得屁、股尿流。

“四爷我是那种人吗?别说区区一个皇子,就是西陵国皇帝在这儿,老子也不怕!”

苍耳唇角微翘,见鱼已上钩,心底贼贼一笑,面上仍不动声色。装出一副对于他的话深深不信,外加鄙视的表情。

“你还别不信,我四爷什么人。会是那种畏惧权贵的人,区区一国皇子又怎么了,想当初,我还是十四王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猛然刹住,警觉自己话说多了,别过脸去,背着苍耳。

虽然他话锋收的快,可苍耳却没漏听他话中重要的信息,十四王……难道是十四王爷。

“你说你是十四王爷?”

“没,没有的事,我胡乱掰的。”王不四别扭的避开苍耳灼灼的目光。

然而苍耳并没打算放过他,心底的好奇心已经被勾起,岂有放过之理。

“你是哪一国的王爷,肯定不是西陵国。不然,哼,西风岩那货该得叫你一声皇叔了。”

既不是西陵国,南雀国七年前就已经灭亡,那么就只剩下帝雁国和北央国了。

南雀国本是在她死那年灭亡的,所以无论她重生与否,它都已经被灭。

她本是已死之人,被公子辰利用重生幻影之术,重生回到十三岁,这只是改变了她个人的命运,并不影响整个时空以及国家的命运。

所以按着时间推算,南雀已灭亡七年之久……

“你是帝雁国王爷,还是北央国?”

对于这些皇族历史,她不甚了解。可以说,穿越来到这里,在南雀国的日子,她几本还没来得及了解,就被送到了帝雁做质子。

在帝雁的五年,她俨然就只是一个备受打压的奴隶,哪里有机会见得上一面王爷皇子的,所以帝雁有些什么王爷皇子,她压根就不清楚。

之后便是重生后的事情,清风崖白云观生活了两年,除了整日对着公子辰一张寒冰脸,就是后来上山的一群猥琐道士。再之后,便来到了落风县,在这里一住就是五年……

算算时日,她来到这里也有十几年了。感叹时光,如梭啊!

“你不用猜了,你猜不到的。”王不四语气有些哀伤。

苍耳怔了怔,还是头一回见王不四如此正经的说话,一时间,不知如何应对。

突然心中冒出一个悬念,难道是南雀国?不对啊,当初送质子时,不是说南雀国王爷皇子的全都战死沙场了吗?仅剩下一位同她大小相仿的皇室公主,所以才做了一出李代桃僵的戏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