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5 他出手了

035 他出手了

狠狠甩掉脑中那个想法,当她抬起头时,哪里还有王不四的人影。算了,管他什么王爷侯爷的。

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回去睡大觉,为了看西风岩的笑话,她专程起了个大早。鸡还没打鸣,就摸黑起床了。

苍耳正打着哈欠往房间走去,突然想到好久都没陪儿子了,于是又折回身,朝团子的房间走去。

吱嘎……她轻轻推开团子的房门,本以为儿子还在熟睡中,所以走起路来都轻手轻脚的,生怕吵醒了儿子。

“娘亲你怎么了?”团子听见声音,直起小身子坐了起来,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,枕头旁还趴着一只白色肉球。

听到响声,白色肉球也坐了起来,睁着一双黑豆豆般的眼睛,仰望着肉肉的脑袋看向苍耳,一脸茫然。

“没事,娘亲就是过来看看你。”苍耳连忙打着哈哈,笑着走向床前。

“娘亲,抱抱。”团子揉了揉眼睛,一咕噜的爬到苍耳怀里,小脑袋在她胸前蹭啊蹭的。

苍耳低头看了眼在自己身上揩油的儿子,不由得摇头失笑。突然间,这张小小的粉粉的脸,变成了那张有些坏坏的,邪邪的一张脸。吓得她立马松开怀中的人,红着脸别开头去。

团子冷不丁被娘亲猛地放开,一个不稳,滚到**,恰好肉丸子从枕头上滚下来,好死不死的被他压个正着,压得肉丸子吱一声咧嘴斯叫。

“娘亲坏坏。”团子撇嘴哭诉。

苍耳这才看清是自己儿子,不禁恼怒的猛拍一下脑门,她这是怎么了,一定是魔怔了。

“儿子不痛,娘亲呼呼。”于是大手一捞,又将儿子抱了过来,搂在怀中,好一番安慰。

安慰好了儿子,她又刻意交代了一番,这才回屋准备继续眠几眼。

脱了外衣,躺**睡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突然听见一声嘶力竭的吼叫。

“不好了,不好了,团子少爷被人抓走了!”不知是谁吼了一声,惊得苍耳一个鲤鱼打挺,蹭的一下从**翻坐起来,一股清风刮过,人已不见了,唯有门窗啪啪作响的声音。

她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,就直奔团子的屋内,门是打开的,然而屋内却没有了儿子,就连一向与儿子形影不离的肉丸子也不见了。

二花听到声音,顺手捞起佩剑,就冲了出来。

“团子,团子。”苍耳抖着声音双手喇叭状抵在唇边喊叫。

“小五,怎么回事?”春娟一手抓过小五的衣襟,将事情经过问了一遍。

小五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,他昨日请假回了趟老家,今个儿大清早就赶了回来。然而刚一推开门,便看到一个黑影从团子屋内飞跃了出去,他紧跟着立马追赶了过去,结果还是迟了一步,团子已经不见了。

“往哪个方向跑的,前面带路,我们这就追过去。”二花已经磨刀霍霍,准备好要大干一番。

“你留下,春娟带人跟我走!”这时苍耳怒气腾腾地从楼上走下来,双拳紧握,整个人散发出地狱罗刹的气息。

“是。”

苍耳一向都很少这么严肃的叫她,平时都是懒懒的叫娟儿,无论发生多大的事,也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。

而今日的她,周身散发出如同地狱修罗一般的煞气,与往日里那个有些财迷,有些吝啬的她,判若两人。

苍耳跟春娟几人,紧跟着黑衣人的行迹追过去,远远地便听到了打斗声。

“把人留下,否则别怪四爷手下无情!”

王不四?苍耳微微有些诧异,他怎么也在这儿。

然而不及多想,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儿子,当即就飞身跃到打斗场中间。

手腕快速翻转,一掌袭向黑衣人,不及他还手,又是一道掌风劈过去。

狠,快,准,绝!

“噗!”

黑衣人被左右夹击,腹背受敌,一口血喷向天。

“娘亲。”团子被一个黑衣蒙面男人扛在肩上,看到苍耳,憋了好久的眼泪,这时才敢释放出来。

“儿子别怕,不准哭。”她一边与黑衣人作战,一边不忘安慰儿子。

看到儿子像个麻布袋一样被人扛着甩来甩去,别提多心疼了。

“把孩子放下,否则,我要你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王不四看了眼苍耳,突然飞身向前,擦身之际,咬着她耳朵悄声说道:“你去救团子,这里交由我来处理。”

苍耳感激的看了眼王不四,冲他淡淡的颔首。突然周身气玄爆发,狠狠的将四周黑衣人震慑得弹飞出去,来到那位挟持团子的黑衣人面前,迅速出手伸向前。

而那男人也不是吃素的,一个转身,躲掉了苍耳的攻击。

“别再过来!”他一手掐着团子的脖子,指甲深深地陷入肉里,顺着团子白嫩的脖颈流出一股猩红色。

“你别乱来!”苍耳急切的喊出声,然而却再也不敢上前一步。看着掐在团子脖子上的那只手,她恨不得将其狠狠地剁碎!

王不四这边也停止了与黑衣人的打斗,来到苍耳身旁,与她并肩站到一起。两撇小胡子,在风中一抖一抖的。

谁也没看到,他掩藏在袖中的手,正蓄势待发,准备关键时刻,一击袭中。

就在这时,传来一道紫竹叶般沙沙的响声,声音沙哑低沉,像是埋葬地底数万年的一坛醇酒,又像是来自遥远的天际,虚无缥缈。

“放了他。”

黑衣人听到这个声音,浑身筛糠一样的颤抖。而苍耳则是诧异的看向声源处,是他,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。

团子泪眼朦胧的抬起头,是爹爹,是爹爹来救他了。本想转头去看看,无奈脖子被人掐住,动不了。

“邪,邪君!”

“是,是邪,邪君来了。”已经有人开始丢盔弃甲,仓皇而逃。

“……”

随即只见一片墨色绯衣如同箭雨一般纷纷而下,瞬间,连同正拔腿逃跑的黑衣人在内,无一幸免。全部一个死法,爆体而亡。

原本还掐着团子脖子的黑衣人,不可置信的瞪大眼,转过身去。那双眼珠子几乎快要瞪得脱离眼眶,滚落出来。

他什么时候出的手,怎么出的手?

苍耳强行压抑住喉头一片腥甜,淡定的看着黑衣人掐过团子的手,瞬间被玄气砍了下来。

其实,她也没看清,是怎么砍的,是刀还是玄气,她也只是猜测,不过,直觉告诉她,是玄气。对于龙少卿这种人,可能都不屑于用利器去伤人。

抱过团子,将他紧紧地裹在怀里,轻抚着他的背,语声柔和地安慰。

“别怕,没事了,没事了,娘亲在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