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6 想你了

036 想你了

龙少卿在一片墨色降落后,才缓缓现出身,迈着慵懒的步伐,从墨色中走出来。最醒目的便是覆盖在他脸上的那扇金色面具,墨发墨衣,脸上的一片金色,使得整个人充斥着仙与魔的味道,就像是魔与仙的综合体。

他这样的装束,苍耳见过,在被王不四绑架时,他派人来救她,也是戴着这样的面具出现在密林。

“老三,这里交由你来处理。该知道怎么办?”说话的是梧凉,他口中所说的老三,是墨星阁的七星使者之一,三星,类似于暗卫,但又有别于暗卫。

从始至终龙少卿都未发一言,也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。

梧凉交代完三星,便站到龙少卿身后,等待他的指示。他知道,阁主这次是真的动怒了,不仅如此,估计雪衣也得跟着遭殃。

“老六,去把雪护法召唤回来。”

梧凉对着七星中的六星招了招手,将他唤到跟前。

这时,龙少卿抬了抬手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苍耳抱着团子墨立在一旁,看了半天,始终没看明白怎么回事,正想对龙少卿说声,她先走了。突然,只见三星身影快如鬼魅一般,闪到黑衣人跟前,一把掐住他的脖子。

“想自尽?”他一把掐住黑衣人脖子,顺势丢了颗药丸进去。

“老三,下手别太快。”临走前,龙少卿漫不经心的吩咐了一句,虽然口吻淡定的像是在问,吃了没。

然而在场的每一位,除了苍耳之外,其他人无不抖三抖。他们深深知道,龙少卿这句“下手别太快”包含的意义。

墨衣劲装,玄带束发,寒梅银剑。整个后院,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。就连一向比较嘚瑟的王不四,如今也安静的躲在自己的小屋,只敢露出一只眼睛偷瞄。

“那,那个。”苍耳瞥了眼跪在地上不发一言的雪衣,有心帮她解围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
说实话,无赖的龙少卿,有些邪邪,痞痞的龙少卿,她都见识过。唯独没见过,他阴冷狠戾的一面。

处置黑衣人也就算了,就算是将他剁碎了喂狗,她都不在乎,甚至眼都不眨下。谁叫他敢绑架她儿子,还把她儿子脖子掐出了血。

她不是什么大善人,一向有仇报仇,有恩报恩。善恶分明,立场明确。

“你先下去。”龙少卿淡淡地看了眼苍耳,挥挥手,示意她先离开。

苍耳并没乖乖听话的离开,仍是在一旁站着,对于雪衣,虽无什么好感,也无任何交情,可她毕竟是他的手下。

就因为他们母子,因为她儿子,而受到惩罚,这会让她心不安。

“当初怎么交代你的,嗯?”

龙少卿淡淡的一个“嗯”字,让站在一旁的梧凉不忍地看了眼地上跪着的雪衣。

“少卿,雪衣她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便被龙少卿一个冷冽的眼神制止。

梧凉无奈的叹口气,便默立在一旁,淡淡的看了眼雪衣。

“属下甘愿受罚。”声音铿锵有力,丝毫没有害怕。

龙少卿斜躺在太师椅上,微眯着眼,慵懒的说着让人胆颤的话:“雪护法护主不力,自断手臂一条!”

雪衣蓦地抬头,眼中刹那间闪过一丝慌乱,瞬间平息,随即低下头去,应声“是”。抬手举剑,就要朝自己手臂砍去。

“住手!”苍耳一脚将她手中的剑踢掉,转身冷冷的看着龙少卿,“你真狠心!”

“阁主。”梧凉终究是看不下去,抬眼看向龙少卿说道,“阁主这么做,是不是太……”后面残忍二字,他终是没勇气说出口。

“你有意见?”龙少卿懒懒的转过头,看了眼梧凉。

“没。”

苍耳实在看不下去了,倒不是她故意显摆一把自己多么善良,多么仁慈。而是在她看来,别说雪衣没有阻止得了黑衣人,就算是她真的见死不救,也没什么错。

她们本就没什么交情,雪衣也只是听命行事,没必要卖命的将自己的命也搭上。如果雪衣是因为她跟团子,而断了手臂,那么她这一生都会不安心。

“那就去黑礁岭。”

“少卿,你!”梧凉一听黑礁岭,当即脸色就变了。因此直接直呼其名,连尊称都懒得用了。

“行,墨星阁众弟子听令,梧凉与雪衣二人从今日起镇守黑礁岭!”

梧凉诧异的看向龙少卿,随即摇着折扇,干笑几声。

“嘿嘿,嘿嘿……阁主,您老人家又开玩笑了。”

“我像开玩笑吗?”龙少卿冷冷的看了梧凉一眼,便过去牵着苍耳的手,立马语调就变了,对她咧嘴一笑,“娘子,我们回屋去。”

这,这是什么个情况?苍耳愣了几秒,一时间脑子有些迟钝,反应不过来。

“龙,龙少卿。”到了房间,苍耳将房门关上,这才决定跟他说,“你能不能饶过雪衣跟梧凉。”

龙少卿挑眉,唇角微微翘起,饶有兴趣的看向她,笑着说:“娘子太善良了。”

苍耳冷冷勾唇,自嘲的笑笑:“我不善良,只是,我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别人。雪衣她是你的属下,是你的护法,她没必要誓死保护我们娘俩。若是因为我们娘俩,使得她受罚,那会让我心不安。”

“虽然我不懂你们口中所谓的黑礁岭什么意思,但是见梧凉眼中的错愕与慌乱,我也能猜出,不是什么好地方。”

说完,苍耳丢了他一个白眼球,那意思,真当我白痴吗?

“没事,就是让她去锻炼锻炼。”龙少卿说着伸手将她拉入怀里。

看他似没有要松动的意思,她也不好问急了,等一会儿找机会去问问梧凉。反正不管如何,如果真是险恶之地,说什么她也会阻止,如果并没多恶劣,那就算了。

龙少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对于她那点想法,一眼就看了个透彻明白。

她不是极其聪明的女人,不会让他绞尽脑汁想要看清她是个怎样的人,费尽心思去揣测她的想法。当然,她也不是简单得如同一张白纸,在他面前跟个透明人一般。

她其实很普通,正是因为这样朴实的存在,让他想要好好珍惜把握住。

然而这一切,目前来说,苍耳还没看清,或者说还不知道。

“对了,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

没记错的话,他才走没多久,说了来年春天之前,然而这也太快了吧,才走了一个月不到。

“想你了。”

一句话,两人都陷入了沉默。

他是真的想她了,还有就是,他不放心。不放心她单独跟那个人在一起,即使他们之间没有什么,他也不允许。

“你有事,就忙你的,不用担心我们。”

“不担心,就是想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对于他这种近似于无赖的情话,她只能选择默默无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