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7 身世之谜

037 身世之谜

“什么!”

苍耳右手支撑着下巴,左手抱着右手臂膀,抿唇,凝眉,在房内来回踱步。

她没想到黑礁岭竟是这样一个地方,原本以为,只是墨星阁历练手下的一个基地而已。

怎么说呢,黑礁岭这个地方,得从一个很久远的故事说起。

上古正邪大战之时,那里曾是人族与魔君的战地,所以如今黑礁岭里面有着许多腐尸,是一种打不死,灭不掉的怪东西。

不仅如此,由于那场战役持续了上千年之久,被成千上万的血水侵染,形成了一种红黑色植物。这种植物,白日里看不见,到了晚上的时候,就会从地底下延伸出来。凡是被那种植物碰到的生物,不管是人还是动物,便会腐烂流血,直到死亡。

而死后,人或者动物的精魂则是被腐尸吸食。

所以黑礁岭这个地方,鲜少有人能够从那里活着出来。时至今日,去过那个地方的,天下间也只有两个人而已,一个便是红莲圣教的教主,北辰星,还有一个就是龙少卿。

至于公子辰,为什么没去过,那是因为他是灵族。而在灵族间,有着一个规定,那就是不得涉入人族与魔君之间的矛盾。他们是天地灵物幻化而成,不能参与人世间的斗争。所以,也不得去黑礁岭。

不过龙少卿当时从黑礁岭出来时,几乎是去掉了一条命,已经奄奄一息。躺了大半月,才恢复过来,能够活着出来,已经是个奇迹。

“那她,不就等同于去送死?”

梧凉点了点头,不可否认。

“不行,我得去跟他理论理论,怎么可以这样做呢!”苍耳说着就要去找龙少卿,梧凉上前一把将她拉住。

“夫人。”他将苍耳拉到椅子上,斟了杯茶递到她面前,“阁主一旦下了命令,就没有再收回的可能性。而这次,应该不单是惩罚雪衣那么简单。”梧凉说到此,顿了顿。

“不是惩罚,那是什么?难道还有什么任务?”

正在这时,听到外面一阵躁动,苍耳跟梧凉对看了两眼,立即奔出去。

“阁主。”

“龙少卿。”

苍耳与梧凉同时喊出口。

只见雪衣已经骑在了马上,仍旧是一副冷冷的冰雪脸,活像是谁欠了她钱一般。

“阁主,你这是……”梧凉话还没说完,便被龙少卿一个手势打断。

“梧护法,准备一下,明日回墨星阁。”

“是。”

梧凉淡淡的看了雪衣几眼,再一看龙少卿那副慵懒的模样,突然间像是明白了一切。随即,啪一声甩开折扇,漫不经心的摇着。

“喂,你给我过来下。”苍耳一把拉着龙少卿,将他拉到隐蔽地方,这才问出心中疑问:“你派雪衣去黑礁岭,怕是没有那么简单。快说,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
她微眯着眼,眉毛上挑,一手揪着龙少卿的衣襟,眼中充满了警告。

“那好吧,今天我就把一切都跟你说了。”龙少卿无奈的叹口气,本想瞒着她的,但是转念一想,既然决定了要与她共赴一生,有些事就该让她知道。

“还记得乾坤秘图的事情吗?”

“嗯,知道啊。”苍耳点点头,乾坤秘图这件事,为她带了不少麻烦,她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。

“我们现在生活的这片陆地,叫凤羽大陆。整个凤羽大陆,一共有四个国家,分别是东西南北,其中北边是北央国,西边是西陵国,南边是南雀国,东边是东雁国。可七年前,东雁国吞并了南雀国,改国号为帝雁。所以,如今是三足鼎立,其中以帝雁独大,其次是西陵,最弱的便是北央。”

苍耳不耐地挥手道:“说重点。”这些她都知道,早就知道了。她不是想听这个时代的历史,她是想听关于乾坤秘图的事情。

“除了凤羽大陆之外,还有一个大陆,叫凰鸣大路。不过凤羽大陆跟凰鸣大陆之间,有着一个结界阻挡,要想通往凰鸣大陆,就得打开这层结界。”

“十六年前,凰鸣大陆的人不知通过什么方法,打开了这层结界,进入了凤羽大陆。在这片陆地上大肆抢夺,掠杀。而凤羽大陆也有不少人,在混乱中被卷入到了凰鸣大陆,直到如今仍没有办法回来。”

“我娘亲,也是在那个时候,丢下我,去了凰鸣大陆。”龙少卿说到这里,整个人浑身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。

他双目赤红,眼中有着伤痛,有着悲愤,有着狠戾,憎恨。

苍耳没插话,只是静静地听着,虽然不知道他的过去发生了什么,可是看他的神色就知道,必定是发生过什么伤痛的事情,且还是让他一生都难以磨灭的痛苦回忆。

那夜雪很大,很大,鹅毛大雪铺天盖地的往下落。而他娘亲将年仅九岁的他,丢在了苍茫雪域的寒冰谭。他哭着喊着,求娘亲把他带回去,可是嗓子都哭哑了,他娘亲仍是决绝的离开了,并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他在寒冰谭中度过了七天七夜,那七天七夜中,他渴了,就抓一把雪,捧在手心里融化,然后喝雪水,饿了,就剜下自己手臂上的肉来充饥。

直到他被北辰星所救,回到了龙家才得知,娘亲在那次结界打开之时,跟一个男人去了凰鸣大路。而他,也成了众人口中的野种,被驱逐出龙家。

苍耳在一旁看着他脸上千变万化的表情,一会儿痛苦,一会儿狰狞,一会儿又是绝望。突然心口一紧,像是被刺到了一般。

她正犹豫着,要不要上前抱住他,安慰一番,却不料龙少卿突然暴喝一声,像是入魔了一般,双目充血,整个人浑身散发出地狱般的阴寒之气。

“少卿。”梧凉听到龙少卿吼叫的声,立即赶了过来,只见他蹲在地上,双手死死的扯着头发,整个人瑟瑟发抖。

“快,把他扶进屋去。”

立在一旁的苍耳被眼前龙少卿的模样吓得眼神呆滞,被梧凉这么一喝,这才回过神。赶紧蹲下身去,准备将他扶起来。

谁知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,龙少卿大手一佛,低吼一声“滚!”

毫无防备的苍耳,被他这内力十足的一掌,狠狠地打飞出去,撞在了树干上。

“噗!”

落地的同时,一口淤血喷了出来。

她颤抖着手,指向龙少卿,“你,你狠。等你病好了,老子才收拾你。”

梧凉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,随即一枚银针飞射出来,扎到龙少卿穴位上,这才将他弄晕过去。

稳住了龙少卿这边,他又赶紧过来检查苍耳的伤势,“夫人,没事吧?”

苍耳摆摆手,一巴掌而已,还不至于伤到她。

“我没事,先把他处理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