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8 要赡养费

038 要赡养费

梧凉在屋内给龙少卿疗伤,苍耳便焦急的在屋外等待,听到开门声,她急切的走上前,一把抓住梧凉的衣襟。

“他怎么样了?”

“夫人莫急。”说完,他看了眼抓着自己衣襟的手。

苍耳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,立马松开手,有些不好意思的干笑几下:“呵呵,那个,他怎么样?”

“唉,少卿他。”他叹口气,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苍耳道:“少卿的身世,少卿他从小就被……”

“梧凉!”正当梧凉准备说时,屋内传来龙少卿的声音。他只得停住,赶紧进去。

而关于龙少卿的身世,苍耳还是没能得知。

在梧凉进去后,她也紧跟着走了进去,“你好点了没?”

刚才的一幕,还真是吓到她了,那样的龙少卿,让她心痛。

龙少卿见到苍耳进来,强撑着身体坐起来,虽然脸色依旧苍白,可是看到苍耳,他却是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
“我没事,让你担心了”

苍耳被他说得面上一囧,白皙的脸庞微微红了红,不自在地转过头去,咳嗽道:“咳咳,谁,谁担心你了,少自恋。”

梧凉唇角微翘,见龙少卿确实没事了,便悄悄地退了出去。

“你,你真没事。”

龙少卿大手一揽,将她拉到床边,笑道:“没事了,让娘子担心了。”

苍耳被他紧紧地抱着,想到梧凉有可能就在外面候着呢,便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你松手,有话好好说,孤男寡女,你这会对我造成不好的影响。我一个单身女子,会被人说闲话的。”

龙少卿听了她的话后,嘴角狠狠地抖了抖,单身女子,被人说闲话。她会在乎这些?且不说她一个未婚女子,带着一个四岁多的儿子。单凭她这个青楼老鸨的身份,就足以让人掉目咂舌了。

苍耳见他久久不回答,用手肘拱了他一下,“喂,你怎么不说话?”

“咳,这个。确实是为夫考虑不周到。”说这话时,他拿眼看了下苍耳,唇角一翘,继续道:“所以,为夫决定,给娘子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。堂堂墨星阁夫人,谁敢背后乱嚼舌根!”

苍耳没想到他会说这种话,此时恨不得咬舌自尽,她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“谁稀罕你的什么夫人,既然你都承认了团子是你的种,如果实在觉得亏欠我们娘俩,那这样吧。把你墨星阁一半的资产给我,算是作为对我们娘俩的补偿。”

“咳咳……咳咳!”龙少卿一个没注意,冷不丁被口水呛到,咳得都差点背过气去。

“你激动什么,你觉得不应该吗?你当初解完毒,痛快了,居然还把种子留在老娘体内。谁知你的种子竟还在老娘体内长成了果,这不,我已经顺利把你的果子培养出来了。这四年多,吃穿住行,哪样不要钱,吃喝拉撒,哪样不耗费精力?你算算,你算算,得花多少钱?”她一边数落一边用手指头戳着龙少卿的胸膛,把他戳得胸腔一片灼热。

他猛地一把抓住她的小手,放在唇边吻了吻,笑说:“那你之前怎么不找我要银子?”

“之前我不想承认,可是现在不承认也没办法了,你要死皮赖脸的住我这儿。我后来一想,越想越发觉亏得慌。我凭什么白白给你生个儿子,辛辛苦苦给你养大,还不拿一点报酬。”

“报酬?”龙少卿挑眉,眼角一阵猛抽。

他突然发现,他那天想错了,他以为这女人是比较朴实的存在。现在他要收回那些想法!!

这女人绝壁不是什么朴实的存在,一颗心种在了金子上。

“说吧,要多少。”

苍耳一听这话,登时眼睛都亮了,整个屋子刹那间光芒四射,像是堆满了夜明珠的藏宝库。

她手一摊,伸到龙少卿跟前,歪头狡黠的笑道:“不多,五万两……”

龙少卿一听五万两,立即捂嘴咳嗽,装出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。

苍耳见他这样,笑得越发灿烂了,轻启红唇一字一句道:“是、五、万、两,黄、金!”

“你,你!”

“你还别不乐意,五万两是折扣价。你那颗种子,在我肚子里呆了九个月,吸食我的营养,还闹腾得我夜夜不能安眠,最后导致内分泌失调,周期紊乱。脾气暴躁,脸上长痘。”

歇口气,她又继续道:“等他吸足了养分,长成了一个金灿灿的果子,咔嚓落地。这下更不得了,尿布啊,喝奶啊,吃饭穿衣啊,生病医疗费啊,保护他长大的保护费啊,他月子里半夜哭泣吵得我睡不着觉,这精神损失费啊,青春补偿费啊等各种费用,啧、啧、啧……我就不一一细数了。”

噗!他一口老血喷向天!

好吧,他!认了!舍不得金子套不住娘……子!

苍耳从龙少卿那拿了五万两黄金后,整整笑了一天,连晚饭期间都一直咧着嘴,没合拢过。吓得一屋子的人以为她得了裂唇病,合不拢了。

“苍,苍姐,你没事吧?”终于春娟没忍住,小心的问出口。

“啊,没,没事。”她挥挥手,夹了一筷子肉塞进嘴里,又低头继续傻笑。

其他人可能不了解行情,但是有人知道内幕啊,梧凉闷不吭声的吃饭,龙少卿则是咬着筷子,嘎吱嘎吱作响。

他气的不是损失了五万两黄金,这些都是小钱,气的是。她居然说,拿了这些钱,要好好保养一番,再把果子丢给他,然后她要重走青春,寻找真爱!

花他的钱,找别的男人,哼,她想得美!

他倒要看看,有哪个男人,敢要她!

吃完饭,苍耳摸着圆滚滚的肚子,打着饱嗝,剔着牙,悠闲地在后院散步。

“出来吧。”苍耳听见身后脚步声,头也不回的说:“啥事,还想把钱要回去?”

龙少卿彻底无奈的叹口气:“我来找你是有事跟你商量。”

这话苍耳听了倒是没什么反应,可若是被墨星阁的人听到了,那还不直接掉下巴。他们的阁主,居然会说出商量二字。

一向都是他说一就是一,要怎样就怎样,居然会说出商量这样的话,还是如此委婉的语气。

看来果然应验了一句话,世间万物,一物降一物。

“商量什么?只要不是要回金子,万事好商量。”

龙少卿无奈翻白眼,她十句话八句不离金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