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39 对不起

039 对不起

“明日跟我回墨星阁,可好?”

他完全有能力,直接将她打包带走,可是他没有那样做,他要的是她心甘情愿的跟他走。

“这个。”苍耳转了转眼珠子,皱眉沉思。

跟他回墨星阁,好像来得太快了,她还没做好准备。本想等过完年再说,待那时他来的时候,要他好好的追她一番,再好好地谈场恋爱,然后再考虑跟他走的问题。

可是如今他就急切的提了出来,一没追她,二没有谈恋爱。她就这样跟了过去,好像有些过不去,过不了心中那道坎。

龙少卿紧紧盯着她的眼睛,没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。

“你想让我先追你,谈一场恋爱,然后才跟我回去,是吗?”

苍耳诧异的抬头,不可置信的看向他。

他是怎么知道的,难道他会读心术。太可怕了!

她好像忘了,这话是她对人家说的。

“我不会读心术,是你亲口对我说的。”龙少卿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一般,一语道破。

虽然他不怎么明白,她口中的谈恋爱,究竟是怎么回事。可他愿意尝试,为了她。

龙少卿看着她的脸,淡淡的笑着,突然话锋一转,“你不是想知道乾坤秘图的事情吗?它不仅是一张藏宝图,还是一张可以通往凰鸣大路的地图。”

“要想开启凰鸣大陆的通道,打开结界,首先要有乾坤秘图,其次就是找到上古时期遗落下来的凤凰石。有了这两样法宝,就可以开启结界,进入到那里。”

原来,原来如此?她就说嘛,乾坤秘图绝对不只是一张简单的藏宝图,却没想到竟这般有玄机。

“所以呢……”她也不是傻子,既然龙少卿说出了这样一番话,自是有他的道理,不可能平白无故说给她听。

“乾坤秘图在我这儿,如今就只差凤凰石了。而在寻找凤凰石的期间,我不能留在这里,所以,无法陪你。”

苍耳听后微微的失落,可随即就隐藏掉心中那微弱的一点失落,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。

她挥挥手,哈哈笑道:“哈哈,没事,你走吧。我会好好照顾好你儿子的,缺钱了,我就会给你写信,派人送去,你只要定时交付赡养费就是。”

噗!

又是一口热血喷向天!他这是要失血而亡的节奏啊啊啊啊!!!

在微弱的爱情和自己想要的安定生活之间,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她实在是害怕,害怕了动荡不安的这个时代,害怕了死亡,害怕了杀戮。所以,原谅她,真的做不到舍弃来之不易的生活,陪他闯荡天涯,行走在刀锋剑口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她从他身边擦身而过,轻声说了这三个字,是啊,对于这些天他给予的那些关爱,她能给的唯有“对不起”这三个。

转身的刹那,一滴泪滑出眼眶。她横着手背,将其擦掉,再抬头时,仍是那个笑得四分狡黠,三分势力,两分冷情,一分邪气的青楼老鸨苍耳。

“我等你。”

他没有追上来,没有再次死皮赖脸的缠着她,娘子娘子的叫。而是坚定的说了“我等你”这三个字,然后背对着她远去。

她赠予他对不起三个字,他回以她我等你三个字。

第二日午时,一大队人马候在红春院外,梧凉仍旧摇着他手里的折扇,一下一下,很有规律。尽管这已经是秋季,凉风阵阵,早已不需要蒲扇等扇风用具。

然而对于梧凉来说,扇子于他而言,是没有气候之分的。

“爹爹,要走了吗?”团子恋恋不舍的看着龙少卿,一双乌黑的大眼中泪花闪烁。

龙少卿红了眼眶,别过头去,深吸口气,这才蹲下身来,大手抚摸着团子的脑袋。

“团子,爹爹还有事要未完成。你要好好听娘亲的话,懂吗?”

团子撅着嘴,眼中豆子要掉不掉,听了龙少卿的话后,重重的点头。

“团子跟娘亲都会等爹爹回来的,爹爹要早点来接团子跟娘亲。”

他终究是没能忍住,眼中滑出一颗泪,这颗泪得是多么幸运啊,被憋了十六年,十六年啊,今日终于得见天日!

“爹爹不哭,团子爱你。”说完,团子吧唧一声,在他脸上猛亲一口,弄得龙少卿一时没反应过来,待反应过来后,便仰天哈哈大笑,抱着团子原地转圈。

苍耳躲在房内偷偷看着这一幕,早已红了的眼眶,此时更是洪水泛滥。

“躲在这儿哭有何用,真舍不得,就跟着一起去吧。”王不四不知何时冒了出来,阴魂一样的站到她身后。

苍耳慌忙擦了眼泪,回身就是一脚,猛地踹到王不四小腿上,力道之重,一点也没给情面。

“不出来见我最后一面吗?”龙少卿放下团子,对着屋内说。

苍耳别扭了半天,终是没忍住,走了出去。

“记得定时寄生活费。”她看着他,依旧是笑得没心没肺,四分狡黠,三分势力,两分冷情,一分邪气。

龙少卿好笑的看着她,上前两步将她一把抱在怀里,咬着她的耳垂,小声道:“我爱你。”说完松开她,转身上马,绝尘而去,马蹄声过,溅起一路尘土飞扬。

苍耳扶着门框,看着绝尘而去的一队车马,目送着坐在高头大马上的那个墨发墨衣的男人,不知何时,眼泪滚滚而下,胸口猛地一窒,一颗心像是被人紧紧地攒在了手里,用力捏紧。一呼一吸,都困难。

良久,良久,她才喃喃出声,喊出那个名字。

“少卿……”

落风县再次归于平静,那些人来了又去,明明一切都没变,可却像是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只是,她也说不上来,究竟是哪里变了?只是,这颗向往宁静生活的心,好像有些浮躁了。

“唉,走了,人都走远了。”王不四再次幽幽的出现在她身后,幽幽的说着。

“滚!”

被苍耳吼了,他也不生气,只是无辜的摸了摸鼻子,继续默默地跟在她身后。

回到屋内,苍耳便开始筹备过年要用的东西,每一笔都细细记录下来,总之一个下午,她没让自己闲着。

正在这时,听到了院中一阵响动,本来不想去理会,奈何动静有些大,并听到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。出去一看,竟是西风岩那妖货。

“你怎么又来了,而且你没看这是白天吗?”苍耳不耐的看向西风岩,指了指还没西斜的日头。

“今晚,我要再次跟你比试。”

苍耳无语的翻了翻眼球,对于这种不甘于服输的客人,她见惯不惯,若是从前,她兴许还会陪他玩几局。

可今日,她真的没那个雅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