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40 西苍条约

040 西苍条约

“无聊,哪儿来滚哪去。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“那我还就住这儿了。”西风岩一副痞子样,邪气满满,慵懒的靠在树干上,微眯着眼,反正就是不走。

苍耳冷哼一声,跟手下人吩咐了几声,便不再理会他。大家该干嘛干嘛去,任由他自个儿赖在这。

于是,三日后,红春院又多了一位无赖。

“四爷好雅兴。”西风岩拿着笤帚,朝着边洗衣服还边哼小曲的王不四走去。

听到声音,王不四回过头来,冲他点了点头,笑道:“彼此彼此。”看到西风岩手中握着笤帚,于是闷笑一声道:“三皇子这是扫地呢。”

正端了一盆衣服过来的苍耳刚好听到如下对话,然后就。

“……”

一个皇子,一个落魄王爷,居然一起赖在了她红春院,见面打招呼不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之类的小事。

而是:“你衣服洗了吗?”

答曰:“嗯,我正扫地呢。”这样云云的大事。

“既然都干的这么有雅兴,给,晚饭前,洗干净。”苍耳笑着走过来,将一盆脏衣服搁到地上,临走时淡淡的看了眼西风岩。

直到苍耳走远后,西风岩这才放下笤帚,蹲下身来,衣袍一撩,优雅地坐到王不四身旁。然后哥俩好的聊了起来,这一聊,竟聊出了丰厚的友情。

当然他俩深厚的革命友谊,经过苍耳的有色眼睛一过滤,那就成了**四射的基友。

“四爷,你会了吗?”西风岩一旦熟络后,便开始了他的最初目的。

王不四抹了把汗,漫不经心的抬起头,迷茫的小眼神瞟向西风岩。半晌道:“会啥?”

西风岩被他看得脸上一囧,面颊微红。想他堂堂西陵国三皇子,竟会狼狈到来向一个采花贼讨教问题,这说出去,还颇有些羞愧。

他眼神猥琐的看了看四周,确定没人后,这才伸手挡在脸庞,凑近王不四,悄声说:“斗地主?会了吗,会了教教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原来那晚上,西风岩之所以被灌醉,且醉得一塌糊涂,是因为在后半夜苍耳又提出了几项新的玩法,什么斗地主,打麻将等活动。

经过她改良的麻将,类似于四川成都麻将,血战到底的那种玩法。

“先把衣服洗完,洗完了四爷就教你。”王不四这时便摆起了老资格,指挥西风岩这个新人做这做那。

龙少卿走之后,很长一段时间,苍耳心里都没着没落的。这种感觉,怎么说呢,好比一直金银满满的房间,突然间进了强盗,洗劫而空。

所以整个红春院都弥漫着一股阴郁的气氛,而偏偏有些人还很没眼见力,硬是要往风尖浪口上撞。

这不,西风岩在王不四那里学了几招之后,便叫嚣着要找苍耳一较高低。

“小苍苍,我们再来比试一局,如何?”

苍耳冷冷地瞟了他一眼,转身就走。

然而脚刚踏出一步,便被西风岩拽住,“等下,我们再战一局。”

实在受不了他,嫌恶的看了眼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蹄子,她慢慢地转过身,拍了拍了西风岩的手道:“先放开。”

转过身来,冷哼一声,“既然有些人非要找死,那我要是不成全,倒是有些过不去。说吧,你想怎么个战法?”

西风岩一听,立马打了鸡血一般,激动的一蹦三丈高。大吼一声:“老四,你听到没?她要跟我再战一局,老四快出来,你要做我们的公证人。”

苍耳摇头,十分嫌恶的挠了挠耳朵,她有种错觉,眼前的男人,是不是灵魂被换掉了。

西风岩激动过后,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疯狂的举动太有损形象了,于是咳嗽一声,正色道:“你可别反悔,对了,我们先把赌注说好。”

苍耳至始至终都没拿正眼瞧他一下,一听赌注,这才睁大眼睛,正面看着他。

“拿来吧。”她手一伸,摊到他面前道:“有多少家当,全部拿出来吧。”王不四这时候扛着扫帚从后院走过来,便看到了这样一幕。

西风岩紧紧地护着前胸,死死的抠着衣袍,若是不知情的见了,还以为苍耳要对他用强。

“苍老师,你这是作甚?”王不四走到两人中间,看了西风岩一眼,再转过头看着苍耳,“你要对三皇子用强?”

“滚!”

“滚!”

两人同时朝他吼过去,喷了他一脸口水。

于是一盏茶的功夫后,春娟,二花,红春院上下所有的员工全都集体到齐了。苍耳扫了眼这阵势,满意的点点头。

“大家伙作证,今日我与西风公子玩三局,三局定输赢,两胜一负便算作赢。”说到这她顿了顿,再一次看向西风岩道:“既然你的赌注是要整个红春院,行,我同意。”

在一旁观看的春娟一听就急了,正要开口说话,苍耳手一抬,制止了她的行为。唇角一翘,笑着道:“接下来,就说我的吧,你若是输了,这个,上面签字画押。”说完她从怀里掏出一张纸,递到西风岩跟前。

不仅西风岩懵了,就连王不四也吃惊的张大嘴,一把将纸扯到手中。这一看,脸上笑容越放越大。

“噗,哈哈哈……”王不四笑得前俯后仰,最后干脆坐到了地上,拍着大腿笑得涕泪横流。

痛快,真是痛快。这才是苍耳本性,腹黑啊,真是腹黑,早就准备好了,只等着鱼儿上钩呢。

西风岩从王不四手中将纸拿过来,从上到下一一看过,越看脸色越黑,到了最后原本白皙妖魅的一张脸,变得扭曲狰狞,就差咧着嘴露出一口寒森森的獠牙了。

凤羽一七三八年,西陵国三皇子西风岩与落风县红春院妈妈苍耳签订西苍条约

西苍条约第一条:西风岩愿赌服输,愿意将他名下一半财产赠予苍耳。

西苍条约第二条:西风岩愿赌服输,从今日起成为苍耳的奴仆加保镖,为期二十年。

西苍条约第三条:西风岩愿赌服输,为了扩大红春院,愿意出资修建阁楼。

……

“你,你,你……”他颤抖着手,话还没说出口,“噗!”气血攻心,一口老血喷向天。

“啧、啧、啧……”坐在地上笑了半天的王不四,这时候才止住笑,拍拍屁股,站起身来幽幽的道:“这俨然就是不公平条约,割地赔款外加卖身啊!”

原本就气得脸色阴沉的西风岩,经王不四红果果的一提醒,脸色更加的不好看。

苍耳唇角得意的勾起,眉梢微挑,双手抱拳看向西风岩,等他的答复。

“想好了没,我还有事,没工夫陪你瞎耗。”

西风岩捏着西苍条约的纸,嘴唇颤抖着,半天发不出声。最后一咬牙,一闭眼,心一狠道:“我答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