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41 热火战局

041 热火战局

等的就是这句话,西风岩话一出口,苍耳唇角翘了翘,眉梢一扬,抖着腿向他怒了努嘴:“说,怎么个玩法。”

看西风岩皱眉沉思的样,她唇角翘得更高,拉出一个弯弯的弧度。然后伸出五指,漫不经心的对着太阳底下欣赏。

“我想好了。”西风岩突然吼了一声,把她吓一跳。

“一惊一乍的,说吧,是斗地主,还是打麻将,还是玩金钩钓鱼,或者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西风岩摆出一副赌神的架势,眼一眯,嘴一歪,牙一咬,大手一挥。

“我要玩。”他抬头挑衅的看向苍耳,鼻子一扬,酷酷的甩了甩头道:“乌龟。”“噗。”苍耳噗嗤一声笑出来,见西风岩脸色不大好看,于是连忙摆手,正色道:“不好意思,失礼了。”

这里说说“乌龟”这种玩法,纸牌大家应该知道,54张,1到9,从J到A。大小王两张。

洗完牌,从这54张中抽取一张,放到一旁,这张牌就称之为乌龟。然后剩下的牌,两个人对半,一人抽取一张,直到牌抽完。如果是三个人玩呢,同样的道理,每人抽一张,直到抽完,四个人也是一样,以此类推。

抽完牌之后呢,如果手上有成对的,比如一对3,你就可以将这一对牌丢下。只要是对子,都可以丢了。手里剩的单牌,再从对方手上抽牌,如果又可以组成对子,便可以丢出去。最后谁手里剩了单牌,那么毋庸置疑,他就是“乌龟”。因为抽出来放到一旁的那张牌,必然与手里剩了牌的那个人的牌一样。

所以这种牌,两个人也可以,三个人也可以,四个人也可以,五个人也可以。没有人数限制,比不得麻将,一般都是四个人,斗地主就是三个人。

“一局定输赢!”苍耳还没说话,西风岩已经激动的决定好了一切。

一局定输赢,好啊,既然他已经急切的想要输得倾家荡产,那么她要是不成全他,倒成了罪人。

于是她唇角一翘,双手一摊,歪头笑道:“行,那就这么办。”

王不四见局势已定,无奈的叹息摇头,深深为自己革命基友感到悲哀,莫大的悲哀。

他这俨然就是作死的节奏,拦都拦不住啊!

春娟跟二花也是捏着一把汗,大家都紧张的看着苍耳,这不再是两人的战局,而是关系到整个红春院的命运啊。

若是苍耳输了,那么也就意味着红春院将要改朝换代,领导人都得更替。如果苍耳赢了,那么她们红春院将要扩大规模,说不定还能开个连锁,全国连锁。

“西风,你可要三思啊。三思而后定,信四哥,准没错。”王不四悄悄来到西风岩身旁,趁着苍耳洗牌的功夫,小声提醒。

尽管他已经做得格外小心,然而还是没能逃过苍耳高清三D钛合金眼,她眼神凌厉的一瞟,吓得王不四立马背过身去,状似在欣赏太阳的亮度。

“闲杂人等,一律站在警戒线外。二花,去把高富帅跟白富美给牵来。”

“好嘞。”二花兴奋的应道,立马派人去后院牵高富帅跟白富美。

高富帅是红春院养的三条狼狗,牙尖嘴利,咬起人来,绝不含糊。因为高大威猛,毛发油亮,叫声嘹亮,因此被光荣的赐予了高富帅的称号。黑毛狼狗称为高高,黄毛狼狗称为富仔,杂毛狼狗称为帅哥。

而至于白富美,则是苍耳捡来的三只流浪猫,一只白色,所以叫小白,一只黄色肥猫,叫款姐,一只波斯猫,叫小美。别看只是三只流浪猫,经过苍耳特殊**后,那可不是一般的猫。

上能爬树抓鸟,下能入海摸鱼,深能潜洞捉鼠。时速七十迈,奔跑自由自在。总之,凶狠起来,绝不亚于高富帅,尖尖的爪子,快如闪电,寻常人等难以逃过白富美的攻击。

王不四一听高富帅跟白富美的名号,立马吓得矮穷挫了,夹紧臀部扭了扭,最后老实的退到警戒线外。

苍耳洗完牌,手一伸,做了个请的姿势。意思是让西风岩亲手抽取,免得到时候她赢了,会让人误以为她耍诈,这样一来,赢得也不光彩。

“不,找第三个人来抽。”西风岩扫视了一圈人群,最后将视线定格在王不四身上,手一指道:“由老四来抽,他作为第三方人,也是这场战局的公证人。就由他来,这样对你我都公平。”

苍耳无所谓的耸耸肩,对她来说,谁抽都一样,反正赢家只能有一个,那就是她。

王不四一看将由他来抽牌,乐颠颠跨出警戒线,来到两人跟前,伸出手,得意的翘了翘唇。

“我可抽了。”他手伸到一半,又缩了回去,看向苍耳耸耸眉。

“废话少说,赶紧的。”苍耳一脚踹到他腿上,不耐的瞪了他一眼,“抽完就给我滚一旁呆着去。”

王不四被她一吼,立马闭嘴不说话,快速地从中间抽取一张,连看都不敢多看眼,便握着牌灰溜溜的退了下去。

那样子哪还有公证人的气势,就一输得倾家荡产的小瘪三。

苍耳跟西风岩一人一张的抽牌,她甚至看都懒得看一眼,抽了就放一旁,继续下一张。淡定的姿势,好似这些动作早就做了千百遍,仿若赌圣一般。

倒是西风岩,还没开始,手心已经密密的全是汗。

“加油,苍老师加油。”

“西风加油。”

“苍姐加油。”

“……”

呐喊声,助威声,响遍整个红春院,甚至连外面都回荡着加油两个字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开全民运动会呢。

“好了没?”苍耳快速将手里牌配对,扔掉,再配对,再扔掉,最后就剩了三张,她抬头看向西风,只见他还握着一把牌,正慢慢地在配对呢。

“等下,我还没好呢。”西风岩紧张的抹了把汗,看了眼镇定自若的苍耳,不看还好,这一看,更加的紧张了。

他这要是一输,可就意味着输掉了二十年的自由,不仅如此,还输掉了他一半的财产。他堂堂西陵国三皇子,一半的财产,那意味着什么。

苍耳也不急,打了个哈欠,拿着牌扇了扇,又抬头望望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