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42 从此龟奴

042 从此龟奴

“好了。”西风岩调整了下情绪,快速把牌整理好,抬头看向苍耳,“不过,我们谁先抽?”说话的同时,他将自己手里的牌与苍耳做了对比,苍耳是三张,他还有四张。

见他一脸吃屎的表情,苍耳唇角翘得更高,冷笑道:“我不占你便宜,这样,我抽你的。”

西风岩点点头,便将手伸向前,待苍耳伸手要抽时,他又猛地缩了回去,语气结巴道:“等,等下,我换换牌位。”

苍耳无语的翻了翻眼球,她真想一巴掌拍飞他,若不是看在他一半皇室财产的份上,她真不想与他玩这种低等幼稚的游戏。

算了,就看在一半财产,一半财产的份上。等她赢了这一半财产,龙少卿归来时,她就可以交给他,对他干大事,也许能够有些帮助。

西风岩把手伸到背后,来回换了好几下,直到苍耳不耐烦的吼了一声,他才伸出来。

“这下不反悔了?”怕他半途又缩回去,这次苍耳在抽之前,先问了一遍。

西风岩一听就想要缩回去,但是见苍耳眼睛一眯,似要发火的前兆,立马摇头,“不,不反悔了。”

她冷哼一声,看也没看,随手抽了一张,拿过来一看,是五,于是轻松的丢掉一对。这样一来,她手中就只有两张牌了。

西风岩见她又丢掉一对,那表情,跟吞了苍蝇一般。面色蜡黄,神色狰狞,说不出的难受。

“给,抽吧。”她爽快的将两张牌伸到西风岩面前,甚至连位置都懒得去换。

然而西风岩却没有她那么爽快了,在二选一中,犹豫了良久,良久,从左看到右,再从右看到左,来回看了不下五十回合。

“你看够了没!”苍耳终于受不了他的犹豫不决,婆婆妈妈,怒吼一声,吓得西风岩手一哆嗦,抽了左边一张。

抽过去后,正好配对成功,于是兴奋的将其丢掉,可是再一看自己手里还有两张牌了,而苍耳手中就只有一张牌了。

这样的局势,别说他了,就是苍耳也不由得上了心。因为这一次该轮到她来抽了,若是一次抽中,那就意味着西风一半的财产,外加二十年的免费奴隶一个。若是她输了,她环顾了四周,无数双期待紧张的眼睛正盯着她。

红春院的命运,就在于她这一抽。

“准备好了?”西风岩吞了吞唾沫,抬眼看向苍耳。越是到最关键时刻,他倒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,神色淡然,像是看透红尘俗事一般。

“拿来吧。”她握了握拳,一咬牙道:“可说好了,输赢皆看天意,赌注也早已定好,可不准再反悔。否则,我让你死得难看”

西风岩摇头轻笑:“瞧苍苍这话说得,本皇子打从十六岁开始便涉足风雪场所,时至今日也有十个年头。本皇子一向玩得起,而且也从不在乎输赢,因为本皇子就没输过。”

苍耳抿唇嗤笑:“那今日可要让三皇子失望了。”说完她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西风岩,随后伸出涂着烈焰丹寇的两指伸到他面前,眼神淡淡的扫了眼他手中的两张牌,最终抽取了左边的一张。

底下围观的人全都紧张的看着两人,尤其是春娟跟二花她们,见苍耳抽走了西风手中的牌后,双拳不自主的握紧,一颗心悬在了喉咙。

王不四偷瞄了两眼手中的牌,看着西风淡然自若的神情,再一看苍耳那木讷毫无色彩的表情,不由地在心底为她默哀。

唉,红春院的命运怕是要从此改写,领导人也该换换了。

苍耳拿着两张牌,眼神迷茫的看向西风岩,半天也不说话。

“该我抽了,苍苍。”说着,他手已经伸到了苍耳跟前。

“慢着。”苍耳手一缩,眼角一翘,轻笑一声,“小四,宣布你手里是什么牌?”

王不四原本还在为她默哀,蓦地听她来了这么一句,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苍耳是什么意图。

苍耳见王不四愣愣的看着自己不说话,不由得微恼,怒吼一声:“还愣着干嘛。说,你手里什么牌?”

被她这么一吼,王不四双腿一颤,差点跌倒,于是赶紧低头去看手里的牌,哆嗦道:“是,是红桃A”

其他人全都不明所以的看着苍耳,不明白她这么做是何用意。然而只有西风岩,听见王不四宣布结果后,原本笑得淡若风清的脸,再也无法淡定下去。

狭长的凤眸此时不复以往的妖孽邪肆,而是一个劲的**,最后慢慢放下手中的牌,然后走向苍耳。

“我输了,愿赌服输,条约拿来吧。”

苍耳也不说话,淡笑着将西苍条约递到他手中。

一时之间底下人都看懵了,就连公证人王不四也没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?怎么西风就输了呢?

直到他签完字,盖了手印画了押。所有人才反应过来,原来西风岩输了。

“我,我们赢了?”春娟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,看着苍耳笑眯眯的接过西苍条约,又笑眯眯的揣进怀里,她才算是彻底相信,她们赢了,红春院保住了。

“赢了,赢了,我们赢了。”二花激动的抱着春娟,又是哭又是笑,“娟姐,我们赢了,啊!我们赢了。”

只有王不四,没有两人那么激动,毕竟这些天的相处,他跟西风多少也培养了一些感情出来。

不过对于苍耳,他也有着不一样的情愫,所以看到她赢了,看到她脸上如阳光耀眼的笑容,唇角不由得翘了翘。

本以为西风输得这么彻底,**郁好一阵,或者从此萎靡不振,然而她还是低估了西风的心理承受能力。

他两袖一甩,慵懒的坐到苍耳面前,笑得妖孽邪肆,“从此,我就是你的人了。”苍耳立马打了个寒颤,怎么听怎么觉得瘆得慌,她的人?她有种不好的预感,她为自己找了个大麻烦。

“你呢,从现在起,便是红春院的正式龟奴了。不过我们这儿目前规模太小,房屋紧张,所以呢也没有空闲的屋子。你要么去跟小四一起搭伙住一下,要么去跟小五挤一挤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平日里需要做些什么,我已交代了春娟,倒时她会去给你分配任务的。”

龟奴?!西风岩嘴角狠狠地抖了抖,还正式鬼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