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43 苍耳被绑

043 苍耳被绑

唔……热,好热。苍耳迷迷糊糊中,只觉得浑身燥热,口干舌燥,热得她身体快要炸开了一般。

她很想睁开眼,可是却感到眼皮好重,怎么都睁不开,这种感觉就像是夏日里午睡,想要醒来,但却怎么都睁不开眼,民间说法,也就是所谓的鬼压身。

难道是生病了?虽然眼睛睁不开,可她头脑却还是有几分清醒。

“还没醒?”

蓦地听到一个声音,而且听上去竟有几分熟悉,正想开口质问,到底是谁,那声音又响起了。

“本王只是叫你们弄晕她,谁让你们点媚香的!”

点媚香?难怪她会觉得浑身燥热,全身发软,连站都站不起来。暗中狠狠掐了一把大腿,这才使得头脑更加清醒一些,悄悄睁开一条缝,虚着眼睛想要瞧个清楚,究竟是谁要害她。

这一看,差点没稳住惊叫出声。居然是土豪那货!居然会是他!不过他为什么会将她绑了,并还点媚香将她迷晕,还自称本王。

他不是落风县的县长吗?难道还有隐藏身份,一时之间,苍耳只觉得脑子不够用,好像这五年里,只是一场梦。

吞了吞唾沫,她强行压抑住体内的燥热,继续虚着眼睛,偷瞄金豪这边的动静。人倒是不多,加上金豪一共才四个。

跟在金豪身边一共有三个人,其中一个独眼龙,一个是龅牙,另一个她熟悉,是县衙的张捕头,也就是结巴哥。

嗤……她闷笑一声,真是一堆歪瓜裂枣,一个比一个长得抽象。

笑归笑,不过她立马就开始在心底思忖,金豪这么做是什么目的?平日里只觉得他贪财了点,长得诡异了点,为人刻薄了点,但是却从来没觉得此人有多阴狠。

可今日真是,真是让她刮目相看,他居然带了一群长得无比抽象的男人,点了媚香将她给迷晕,然后给绑了。她倒要看看,这群人究竟是何用意?

“金爷,您看怎么处置这女人?”说话的是站在金豪身边的独眼龙。

苍耳屏气凝神,连呼吸都不敢加重了,因为她也想知道,金豪究竟要如何处置她?抓她来是何目的?

而在红春院这边,此时已经炸开了锅。

“他娘的,要让老娘知道是谁抓了苍姐,老娘非扒了他的皮,抽筋剔骨,将他碎尸万段。”二花狠狠地朝地上啐了口唾沫,操起一把大刀就要往外冲。

春娟见状,不禁摇头,上前一把将她拉住,“你如此冲动,不仅救不出苍姐,反倒会坏事。”

“那可怎么办?”二花气得一把将大刀丢地上,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再耗下去,苍姐要是出了点啥事,我们可都怎么办?”

春娟也是一脸愁容,她又何尝不担心呢,就算没有了红春院,苍耳今日被人抓走了,她也会担心。因为她们是姐妹,这么多年相互照顾,彼此依靠,她们之间的情谊早已超越了朋友,甚至比那些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姐妹还要亲。

墨星阁?会是墨星阁?王不四手里捏着一张纸条,唇角微翘,嘲讽的一笑。看来此人还不知道内情,就算全天下的人会这么做,也不可能会是墨星阁。

“四叔叔,你看出什么什么来了?究竟是谁抓走了娘亲。”团子小手紧紧地握成拳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如刀般锐利的盯着王不四手上的纸条。

仿佛那纸条就是抓走他娘亲的人,而他的眼神便是锋利的刀子,正在将敌人一寸一寸的凌迟。

王不四听到团子的问话后,这才回神,低头一看,正好看到团子目光如刀的看着他手中的纸条。

蓦地心神一震,这眼神,冷冽如冰刀,还真是与那个人一模一样。

一想到那个人,被称为天下第一邪君的男人,他就不由得想要臣服。所以,每次只要那个男人出现,他都会躲得远远地。

士可杀不能服!他四爷自由惯了,从来都是夜晚梁上过,想偷就偷走。这要是被人约束了,束缚了,那还不如给他一刀。

记得第一次见他,那还是七年前,他一身墨袍沐浴在红色火光中,风吹得他衣袍猎猎作响。

只见他抬了抬手,夜安城中兴盛几百年的北堂家族,一夜之间化为灰烬。从此,邪君的名号,更是传遍整个凤羽大陆。

想到此,王不四突然蹲下身来,捏了把团子粉嘟嘟的脸,笑道:“团子,你爹爹为何匆匆而走,有跟你讲是要做什么事吗?为什么不带上你们娘俩呢。”

团子皱了皱小鼻头,眼睛咕噜一转,心中弯了百八十个道道,声音糯糯的,稚嫩的说:“是我们不想走,娘亲说了,爹爹就是个赔钱货,我们干嘛要跟着一个赔钱的玩意儿。”

“噗!”像是注意到自己的失态,他又立马掩嘴咳嗽,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春娟见王不四像是要套话,生怕他再问些什么,倒时候坏了苍姐的事。于是立马冷着脸朝他走去,一手戳到他脑门上,“你有完没完,苍姐都不见了,你还有闲情在这儿瞎扯。”说罢狠狠地剜了他一眼,拉过团子的手冷哼一声走开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这时西风岩擦着汗迎面走来,刚好看到气哼哼的春娟,于是妖魅的一笑,“娟妹妹,这是怎了,大清早的,谁惹到你了?”

“西风叔叔。”团子吸了吸鼻子,仰头看向西风岩,眼中泪花闪烁,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,小嘴一撅。

“发生何事了?”

西风岩蹲下身来,一把将团子抱在怀里。在他脸蛋上重重的亲了两口,“谁欺负团子了,跟叔叔说。”

“娘亲不见了,西风叔叔你能够跟四叔叔一起去救娘亲吗?”

“什么?你娘亲不见了?”他蓦地站起身,看向春娟,“怎么回事,说清楚。”

王不四走过来,将手里的纸条递给他,西风岩接过来,扫了几眼,眼睛微微眯起,活像一只千年狐狸。

“呵,墨星阁。”他喃喃低语,唇角翘了翘。

若是别人,兴许还会当真,然而今日遇到了他西风岩。别人不了解墨星阁,他却甚是了解。

龙少卿,好久没见那只狼狐狸了。西风岩唇角一翘,邪肆的笑着,想到了那个如野狼一般狠戾,狐狸一般狡猾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