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44 救苍老师

044 救苍老师

所以,他私下里给龙少卿取了狼狐狸的外号。

而龙少卿则称西风岩为骚狐狸,两人各自给对方取了狐狸的称号,只不过一个是狼狐,一个是骚狐。

“老四,你怎么看?”西风岩看完后将纸随意的一丢,就丢到王不四头上。

王不四闷哼一声,扯掉头上的纸,又朝着西风岩砸了过去。

“你心中不是早已有数了吗?”

“哦?”西风岩眉梢一扬,转头看向王不四,语气深长,“这么说来,老四是知道什么了?”

王不四避开西风岩审视的目光,转过身去冷哼道,“哼,我知道与否不重要,目前我们还是想办法救出苍老师吧。”

西风岩唇角斜斜上翘,便不再继续追问,转头来看向春娟,“娟妹妹,花妹妹,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娟姨,花姨。”团子左右看了看春娟跟二花,小鼻子一吸,糯糯的说:“你们是要去救娘亲吗?我们走吧。”小包袱往肩上一揽,抱着肉丸子,就要准备往外走。

再说苍耳这边,一直靠毅力压抑住体内的欲.火,如今媚香效果才算是真正的开始起反应,而她即便是用内力也无法压抑住媚香造成的生理反应。

“唔,热,好热啊。”她扯开衣襟,只想要得到一丝冰凉,意识正在逐渐模糊,她已经忘了自己现在身处何地。

金豪皱眉看着躺在地上身体不停扭动的女人,身体慢慢地起了反应,小腹处一股热流滑过,浑身像是被导入了电流。

说真的,这女人身材蛮不错,火辣,够味!纤腰肥.臀大.胸,对于正常男人来说,无疑是一种诱惑加挑战。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,白皙的脸庞染上一层绯红,粉色的小嘴微微张开,眼神迷离。微微敞开的衣襟,若隐若现的露出红色的肚兜。

金豪越看心里越烦躁,像是有一把无名之火在心底燃烧,烧得他心里痒痒的,燥燥的。好想一把将她身上碍事的衣物全都扯掉,然后狠狠的进入她体内,狠狠地撞击她,在里面纵马驰骋。

“呼……”金豪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,不再去看躺在地上蛇一般扭动的苍耳,最终不耐的挥挥手,“给她服用解药。”

他终究是不忍心,不忍心伤害她。

独眼龙蓦地抬头看着他的坚挺的背,眼中闪过片刻的诧异。点头应声是,从怀里掏出一枚药丸,掰开苍耳的嘴,将药丸丢了进去。

“把她绑起来,明日启程回帝雁。”金豪吩咐完,没再多看苍耳一眼,便转身离去。

独眼龙照着金豪的吩咐,将还在昏迷中的苍耳给绑了起来,又在她嘴里塞上一块破抹布。把木门关上,石头一样动也不动的站在木门外。

“西风,你说会是谁绑走了苍耳,他们这么做的目的?”王不四骑在高头大马上,偏过身来看着西风岩。

西风岩摇头嗤笑,目光散漫的看向前方,压根就没有回答王不四的打算。

“不会是你绑走了苍老师吧?”王不四陡然提高声音,意味深长的看了西风岩一眼,又看了看春娟的脸色,心底闷笑,面上故作严肃道:“肯定是你,你不甘心输掉了一半财产,加二十年的奴隶之期,所以就悄悄地害了苍老师,却栽赃嫁祸给墨星阁。”

果然他这番话一出口,在一群人中掀起了轩然大波,春娟黑着脸不说话,二花则是恨恨的磨牙,手中的刀已经亮了出来。

西风岩见势不妙,恼怒的瞪了王不四一眼,于是立马笑着转过身去,“大家别听他胡说八道,我西风岩什么身份,怎么会出尔反尔。”

春娟闷不吭声,猛地在马背上抽了一皮鞭,快速骑到他们前面。二花见状,也加快速度,跟上春娟。

“唉,等等我啊。”王不四见春娟骑到了前面,扬手就欲朝马背上抽一鞭子,加快速度,然而举在半空中的手,突然被人拽住,回头只见西风岩邪肆的对他笑着。

王不四瞪了他一眼,“你拽着我干嘛,放手。”

西风岩猛地一扯,眼看就要将王不四从马背上扯下来。

然而王不四也不是吃素的,一个后空翻,再华丽的一转身,便跳到了马背上,稳稳的坐直腰板。回头朝西风岩贱贱的一笑,“爷先走一步。”说完扬马而去。

春娟跟二花来到了落风县城门口,找到了包打听,经一打探,才得知,这些日子,落风县根本就没有外人来此。

“娟姐,这么说,是落风县的人。”

春娟摆摆手,虽然近日没有外人来此,可是前段时间落风县一下子来了一大批江湖人士,各种人群都有。所以,极有可能是那些人绑走了苍耳。

这边春娟与二花等人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城,后面王不四与西风岩快速跟了上来。

“娟妹妹,你们先回去,我跟老四出城看看。”

“不行,我们得去找苍姐。”二花连连摆手。

西风岩看向春娟,“你们都跟出去了,红春院谁来管,总得留下个主事的人。”

春娟皱着眉,想来也是,西风岩的话也没错。若是她跟二花两人都出去了,一时半会也回不来,红春院要是出了什么事,可怎么办?

“那这样,我先回去,二花你跟着两位公子一起把苍姐找回来。我留在红春院等你们,速去速回。”

“来团子,跟娟姨回去等叔叔们将你娘亲找回来。”

团子小身板一扭缩到二花背后,怀里露出一颗圆鼓鼓的白色肉球,小黑豆般的眼睛迷茫的看向四周。

“不,我要去救娘亲。”

王不四见状也过来劝道:“团子乖,跟你娟姨一起回去,叔叔们一定会将你娘亲找回来的。”

团子揪着二花的衣角,可劲的摇头,小脑袋摇得拨浪鼓似得。

无奈,任凭春娟说破了嘴皮,团子也要跟着一起去找苍耳。眼看着耽误了大半天时辰,不能再耗下去,再多耗一分,苍耳便多一分生命危险。

一番交代后,春娟独自骑马回去,二花带着团子,骑在王不四跟西风岩的中间,四个人一起骑出城门。

出了城门,三匹马并肩行走,王不四紧挨着西风岩,二花骑在西风岩左边,怀中抱着团子。

“西风,你说会不会是他们?”

“谁?”

王不四摇了摇头,没再说下去。如果不是最好,若真是他们,恐怕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
“呵,你是指红莲圣教的人?”西风岩嘲讽的笑道。

“他们?”王不四摇头,他们怕是还没那么大的胆子,只怕是比他们更要厉害的角色。

团子窝在二花怀中,一双乌黑的眼睛,睁开得大大的,警惕的看向四周,像是丛林中捕食猎物的小狮子。

“困了,困了就睡会儿。”二花虽然性格豪迈些,然而在团子面前,还是很温柔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