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46 住进心里

046 住进心里

冬日里的风,呼呼的刮着,如刀划过脸颊。塞北之地,放眼望去,一片荒芜。别说酒肆茶楼,就连个摆摊的也难以瞧见。

王不四拢了拢衣袍,将自己捂得像个肉粽。

西风岩鄙视的瞥了他一眼,长袖一挥,将团子遮得严严实实。

“驾!”缰绳一拽,踏马而去。

王不四被西风岩鄙视了,心里极为不爽,却又无法反驳,于是小声嘀咕了声:“爷南方人,自是比不得你这西方妖孽。”

二花秀眉微蹙,回头看了看走过的路,缰绳一扯,停在原地,大吼一声!

“喂,我们再走就快要出落风县了。这是北上的路,再往前走,就是北央地界了。”

王不四闻言赶紧扯住缰绳,停在原地回头看向二花。

“这是北上的路?”

“废话!你不是自称天下第一采花贼吗?竟连东南西北都不分,哼。”二花不屑的瞥了眼王不四,虽然他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容貌,不过却仍是死性不改,每天都穿着黑白相间的道士服,给人的感觉俩字形容,恶寒。

所以尽管王不四真容还算长得不错,虽及不上公子辰十分之一,更是没有龙少卿的霸气。然而往人堆里一放,那也是出类拔萃。但是由于他职业装的原因,二花对他基本没有好感。

王不四被二花数落完后,闷闷的,半晌不说话,想他堂堂天下第一采花贼,才被西风岩鄙视了,这里又被二花一阵鄙视,严重打击了他一颗年轻活跃的心。

二花见王不四撇着头,也不说话,自觉话说得重了点。但是要她陪个不是,那也绝不可能。

于是目光掠过王不四,看向西风岩,“西风,站住。别再往前走了,再往北就出了落风县地界,到北央国了。”

西风岩没有要停的意思,拽着缰绳漫不经心的赶着马,一路上悠闲的如同在游山玩水。

起初听到苍耳不见了,他也是担心了两下,然而自从得知了团子是狼狐狸的种之后,他一点点都不担心了。相反的,他甚至想看看龙少卿的态度,对那个女人在不在乎,有多在乎?“西风叔叔,你不想救娘亲,是吗?”

西风岩低头促狭的看着团子,唇角翘了翘,笑道: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

团子翻了翻眼球,小鼻子一哼,转过头去,不再理他。

西风岩但笑不语,牵着马依旧不紧不慢的往前赶去。往北这条路确实如二花所说,是通往北央国的。而墨星阁,便是在北央国。

二花见西风岩不停马,于是猛地一扯缰绳,策马加鞭,赶了过去。一掌打在马背上,惊得马儿嘶叫一声,蹄子往上一扬。

而西风岩动作也快,一手撑着马背,另一只手抱着团子,丹田运气腾空一跃,稳稳落到地上。

“二花姑娘,这是作甚?”西风岩冷冷勾唇,说话时语气森冷,半点没有慵懒之态。

团子扯了扯西风岩的衣角,仰头扯出一抹大大的笑容。

“西风叔叔,你就别生花姨的气了,花姨也是担心娘亲。”说着又抬头去看二花,眼睛红红的,小鼻子一吸,嘟着小嘴,跑向二花,抱着她的大腿,“花姨,团子也想娘亲了,我们出来都快一天了,还没有找到娘亲的下落。团子要娘亲。”

西风岩看了看日头,确实出来都一天了,眼看着日头将要西斜。

可他们,现在若是继续往前走,那便是离落风县越来越远,若是赶回去,他想到龙少卿那只狼狐狸。最终一咬牙,算了,试探他事小,如今唯有找到苍耳才是正事。

大手一挥,双指塞到嘴里,一声口哨响起,刚才被惊吓住的马儿,立马乖乖的来到他面前,屈膝蹲下身去。

西风岩悠闲的抬起长腿,漫不经心的跨上马去。目光散漫,斜斜的看了眼王不四,“老四,走,救苍老师去也。”山顶小木屋中,被关了一整天的苍耳,由于粒米未尽,滴水未沾。此时小脸白得跟张纸似得,原本粉色樱桃般的小嘴唇,此时也已经惨白干裂。

若单单是因为饿了一整天,她倒也不至于变得如此狼狈。关键是,这一天她都没歇着,暗自运力一点一点的将体内的十香软骨散逼出体外。耗费了大量的真气,虽然体内的十香软骨散是逼出了体外,可是却也耗费了不少真气,一时半会还恢复不了。

金豪,那只畜生。哼,不管他是什么目的?她苍耳绝对不会放过他!

“参见王爷。”

守在门外的独眼龙跟龅牙,见到金豪,正要下跪,金豪摆了摆手,“把门打开。”

苍耳听到屋外有动静,立马闭着眼,垂下头去。

“她怎么了?”金豪推开门见被绑在椅子上的苍耳耷拉着头,焉焉的,像是打了霜的茄子。

心底一阵不忍,几步上前,伸手抬起她的头,这一看下了他一跳。

只见原本巴掌大的一张小脸,此刻白得跟张纸似得,双唇惨白干裂。而那双灵动的会说话的眼睛,此刻也紧紧的闭着,整个人了无生气,像是随时会消失一般。蓦地心口一紧,那一刻,他生出一种念头,放过她。

“王爷,是不是饿晕了?”这时张捕头走到上前,小心的问了句。

金豪一手扯掉苍耳嘴里的抹布,冷冷的转身看向独眼龙跟龅牙,“你们一整天没给她送食物?”

独眼龙跟龅牙立马跪到地上,连连求饶。

“王爷饶命,您,您没吩咐小的要给这位姑娘送食。只是叫我们把她绑了,看着她。”独眼龙越说越小声,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金豪释放出的强烈威压。

“给本王滚。”他一掌打出去,独眼龙跟龅牙球似得滚了出去。眼见着他们两个被自己打飞出去,他又不禁恼怒皱眉,“滚出去给本王弄点食物来。”

他怎么就摊上这两个废物!

“小耳,本王对不起你。”他抬手抚摸着苍耳的脸,从眉梢到眼皮,再到她挺翘的小鼻子,最后到她干裂的双唇,一下一下,轻柔的仿佛是在抚摸他心爱的女人。

苍耳强行忍住恶心,双拳藏在袖中,紧紧地握住。要不是为了查清楚金豪绑她的目的,为了查探出他的真实身份,以及他隐藏在落风县的目的。她早就站起身,一巴掌扇飞他了。

“小耳,五年前,南桥花灯节,你嫣然回眸的一笑。那一刻,你已经住进了本王的心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