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47 想要你

047 想要你

苍耳强忍住心中恶寒,胃里直冒酸水。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,他是这种恶心肉麻的男人呢?滴答……

一滴水珠滴落到她手背上,温润的热感,像是一颗火球灼烫得她手颤了颤。心底生出一种异样,此刻她很想睁开眼,想要揪住他问清楚。为什么,为什么这么做?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了独眼龙的声音。

“王爷,小的到了山下找到一处农户家,不过只要到一些小米粥跟青菜叶。”

金豪倏地起身来到门外,冷冷的瞪了眼独眼龙,接过他手里的食盒。

“门外守着。”

“是,王爷。”

苍耳虚着眼睛看向门外,正徘徊在睁眼与装晕之间,金豪已提着食盒走了进来。于是她又紧紧地闭上,继续装昏迷。

“小耳,喝点粥。”金豪从食盒里拿出小米粥,捏着勺子舀了一勺,又伸出舌头试了试温度。这才温柔的递到苍耳唇畔。

吃还是不吃?她闭着眼,心里好一番挣扎。如果吃了,就会被金豪发现她是在装晕。可若是不吃,那她饿啊!难啊,好难啊。

就在这时,金豪又缩回手去。苍耳心中一阵失落,难道是觉得她昏迷了,所以就不给吃的!

金豪紧盯着她轻颤的眼皮,唇角斜斜一翘,笑道:“瞧我这脑子,小耳现在昏迷着。肯定不能自己吃饭,那就只有……”说完他张嘴喝了口勺子中的小米粥。

不好,他这是?苍耳暗叫不妙,然而却已来不及了。

倏地一下睁开眼,愤恨的瞪着他。该死的,他,他竟然嘴对嘴的喂她喝粥,还将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,唔……还伸到她喉咙里。

啪!苍耳扬手一巴掌打到他脸上,将他推开。

“金豪,你活腻了!”

金豪看着她红润的小嘴,嘴边还沾着几颗米粒,喉头一阵滑动,心里痒痒的。想要再一次尝尝她口中的甘甜。

“小耳味道真美,本王还真是意犹未尽。”说罢他栖身上前,巨大的阴影将她小小的身体笼罩住。

“土豪!”

“说,多少银子可以睡你一次。我想要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已经彻底出离愤怒了,愤怒到都不屑于辱骂他,羞辱他。因为,她想立马废了他!

“找死!”她左手翻飞,一手打向金豪。

金豪快速闪身,险险的躲过了她致命的一掌。

苍耳哪肯就此放过她,猛地拍地而起,五指张开,飞身就要朝他抓过去。

金豪勾唇轻笑,握住她伸过来的小手,用力一拉,一把将她拉入怀中。坏坏的一笑,手上猛地用力,捏紧她纤细的柳腰。

“本王就喜欢你这儿火辣劲,说!多少银子?多少银子可以上了你,本王现在心里痒痒的,立刻就想要了你。”

呼……再呼……

嗤!苍耳冷笑一声,咬紧牙关,嫌恶的别过头去。

“你一个出来卖的,装什么清高呢,嗯?开个价吧,本王买你一夜,是你的荣幸。”

苍耳唇角翘了翘,转过脸来直视着他,冷哼道:“金豪,我们今日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说吧,什么目的?”

“目的?哈哈,哈哈哈……目的!”他大笑一声松开了苍耳,走到木屋门口望着天边,半晌喃喃低语,“十年蛰伏,十年忍辱,十年苟活。”

“哈哈……你想要知道目的,本王的目的是要这天下!帝雁的天下,凤羽大陆整个天下!”他双臂张开,仰天长啸,癫狂的大笑。

疯了,一定是疯了!苍耳小心的往后退去,眼前的男人不再是落风县抠门、好色贪财但却为民做主的县太爷,而是彻头彻尾的一个疯子!一个被权势冲昏了头的疯子。

“呵……”她摇头冷笑,“可笑,可悲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金豪蓦地转过身,几步上前,一把捏住她的下巴,“你说本王可笑,可悲?”

“咳,咳咳……”苍耳双手用力抓住金豪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,双眼爆出,眼中充满了恨。

见她脸色不对,金豪赶紧松开手。

脖子上的力道松了,呼吸到了新鲜空气,她这才缓过气来。然而刚缓口气,连咒骂都还没来得及,身上一凉,上衣便被金豪一把扯掉。

“本王今日就要你看看,是谁可笑!”

说罢,他用力一扯,只听撕拉一声裂帛碎裂之声。

“本王都不嫌弃你这被万人骑,千人枕的骚、货,你还不乐意了。哼,当了biao子,还想立牌坊!”

他一边污言秽语的骂,一边粗鲁的将她衣服撕碎。

苍耳也不挣扎,冷笑一声转过身去,邪魅的坐到椅子上,媚眼如丝的看向金豪,唇角翘了翘。

“呵,我一个青楼老鸨,本来就是干这行的。只要金爷不嫌弃小耳这破败身子,想要就来吧。”说罢,她裙摆一掀,双腿大喇喇的张开,气得金豪胸腔起起伏伏。

他颤着手指向苍耳,“你,你可真够贱的。”说完用力一甩袖袍,转身就走。

苍耳看着走远的金豪,得意的翘了翘唇角,轻扬眉梢。

“哟,金爷这就走了。别呀,小耳需要金爷。”她故作娇柔的说着,声音软细如丝,媚得男人骨头都要酥了。

走到门口的金豪,因为她放浪的言语,气得浑身抖了抖。

砰!最后怒气转化为掌风,他大手一挥,木门紧紧地阖上。

“把她给本王绑了,即刻启程!”

而苍耳在木门阖上的刹那,脸上的笑容不复存在,长呼一口气,后怕的拍了拍胸脯,刚才她还真是被吓到了,若土豪这货真要对她用强,那她还今日还真是难以保住自己了。

不过脸上的畏惧也仅仅是片刻功夫,立即就变得冷凝森寒。他们要把她带走,要带出落风县。

就在刚才,她悄悄试探了一番金豪的底子,这一试探,吓了她一跳,居然看不出他的功阶。看来想要脱身,着实有些难。

为今之计,只有再另想办法逃出去了。只是她担心,她失踪的这一天,红春院的姐妹们,该有多着急。还有团子,她的儿子,这时候是不是正哭着找娘亲。

金豪一声令下,独眼龙跟龅牙推门而入,手脚麻利的将苍耳给绑了。而她也不做任何挣扎,明知挣扎无效,何苦还去浪费体力。倒不如存些力气,等待时机成熟,再逃出去。

若这时候,硬是打上一番,打得自己浑身是伤,最终还是被金豪绑着带走。那这一切挣扎,岂不是白费?这种吃苦不讨好的事,她从不去做,很能分清局势。

“塞进马车,带走。”金豪淡淡的看了苍耳一眼,抬了抬手,立即有人上前拖着苍耳强行将她拖到马车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