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48 先玩玩

048 先玩玩

苍耳懒懒的看了金豪一眼,唇角翘了翘,暗暗运出一道掌风,一甩手,将拽着她的人甩飞出去。而那男人在空中转了个身,稳稳落地。

“不劳金爷操心,我自己会走。”

被甩飞出去的男人抬头看了眼金豪,抿唇不发一言。

金豪抬了抬手,示意男人退下。

苍耳跟随金豪一队人上了马车,一路往南而下。一路上她都只是沉默的坐在马车内,闭眼假寐,然而心中却时刻警惕着,不经意间掀开车帘,暗暗观察所经地势。若是所猜不错,这条路是通往帝雁的必经之路。

帝雁?她听到金豪自称过“本王”,难道他是帝雁的王爷?如此一来,他带走自己又是何目的?

“喂,我说土豪。”苍耳掀开帘子,唇角翘了翘,妩媚的笑道:“你该会是看上我了吧?嗨,你要是真看上我了,大可不必兴师动众,那可是我苍耳八辈子修来的福分,只要你不嫌弃奴家一个寡妇带着儿子。奴家就是给你为奴为妾,那也是无上的荣幸。”说完她眼神若有若无的瞟向金豪,看到他双拳紧握,捏着麻绳,一声不吭,唇角一翘,闷笑一声放下帘子,又重新坐进马车内。

嘴上虽然说得一点都不在乎,甚至还偶尔说些无节操的段子来取笑金豪,就是想看他被自己激怒的样子。然而眼见马车越驶越远,心底越来越不安。

呱,呱,呱……

漫天黄沙滚滚,沙漠日下,有晚霞有长风有胡杨。偶有凉风吹过枝头,惊起一树昏鸦。

橘色夕阳铺满天际,蓝色天空像是被烈火烫伤,一片火红色。眼瞧着夕阳逐渐隐没到地平线以下,星辰更替间,迎来月色的普照。

马车哒哒的驶出沙漠,溅起一地黄沙腾腾,放眼望去,已离绿洲不远。坐在马车内的苍耳,急得有好几次差点没控制住,冲出马车。

若是任由马车这么前进着,那可真就到了帝雁国了?帝雁二字,于她而言,俨然噩梦一场。五年质子生涯,甚至因为在帝雁丢了前世一条命。

“停!”苍耳一把掀开帘子,跳下马车。

“姐不陪你玩了,有事就直说吧。就在这里,我们今儿个把话挑明了。”

金豪高高地坐在马车上,轻蔑的俯瞰地上的苍耳。

“玩?本王可没那么好雅兴,陪你玩。”他冷冷一笑,长臂一伸,便将站在地上的苍耳给拉到了马背上,坐在他前面,靠在他怀中。

“土豪,放开!”苍耳挣扎着要跳下马车,奈何金豪力大无穷,任她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,也挣脱不掉金豪的束缚。

“放开?”金豪勒紧缰绳,低头看着苍耳,突然手上猛地一使力,在她腰间捏了一把。随即仰头大笑,“与本王沙漠纵马,不好吗?”

呼吸,再呼吸,深呼吸……苍耳撇开脸去看着一旁,尽量保持心平气和。她要忍住,一定要忍住,不能够跟金豪拼个鱼死网破,那没意义,没一丁点意义。

“金爷,说吧。你有何目的,抓我对你来说,有何作用。咱们今儿个就把话挑明了,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好处,先说出来,你二话不说,直接就把我绑了,究竟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?起码得让我这个当事人知情,是不?”

金豪看着苍耳红唇一开一合,喉头一阵滑动,蓦地抱住她的纤腰,板过苍耳的身体,使她双腿横跨在马上,与他面对面的坐着。只是这姿势,有些引人遐想。

他一手紧紧捏着她的纤腰,一手轻抚在她殷红的唇瓣上,滑嫩如豆腐,鲜红如樱花。

“小嘴还挺厉害,就是不知道舌上功夫如何?”说着他扣住她的后脑勺,俯身压了上去。

苍耳扭动着想要挣脱掉金豪的束缚,奈何两人坐的位置实在太过暧昧紧密,金豪又用力捏着她的腰。

“唔……”

然而金豪又哪肯放过她,甚至趁她张口之际,长舌灵活的进入。舌尖轻舔着她的牙床,细数她口中每一颗晶莹贝齿,然后再含住她的小丁舌,轻柔的吸允。

苍耳进抓着他的后背,身体轻颤,本能的想要反抗,然而身体早已软绵绵的,像是一滩水般,融化在他的攻势下。她扭了扭纤腰,想要离他远一些,然而一动,就碰到一根热热的,像是棍子一样的东西。突然浑身一个激灵,像是被泼了冷水,一下清醒过来。

啪!扬手就是巴掌甩到金豪脸上,打完后,连她自己也吓到了,愣愣的看着举在半空的手。

“不要脸。”虽然心中害怕,可嘴上仍是不服输,甚至脱口就骂。

金豪也不生气,唇角一翘,冷冷笑道:“不要脸?难道你不舒服吗?想不想更舒服一些。”说完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昂首叫嚣的分身。

苍耳双颊绯红,淡淡的瞥了眼金豪**的一柱擎天,不自在的别过脸去。她又不是什么清纯无知的小姑娘,自然知道金豪肿起来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。

“放我下去,我要坐马车。”

金豪不答话,也不理她,牵着缰绳继续悠哉悠哉的前进着。

“放我下去。”苍耳不死心,双拳猛拍着马头,叫喊着要下马。

金豪仍是不理她,继续悠闲的前进。

苍耳继续叫喊,一路上都叫着,直到天边最后一丝晚霞,彻底消失,迎来月色的银光。金豪才将她抱下马,又重新塞回马车里。

枫林客栈。

一妖魅男斜靠在藤椅上,悠闲的望着窗外,手上握着琉璃盏,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。在他面前的桌上,放的不是美味佳肴,而是一个漏斗,漏斗中装的是一些金色散沙。

“快了。”妖魅男看着漏斗中的散沙一点一点的往下落,唇角一翘,喃喃说道。

突然一个墨衣男人从窗户飞跃进来,稳稳落地,微微抱拳站在妖魅男面前。

“禀告锦护法,他们的人马已经到了前方浅水湾。您看我们是不是该动手了?”

“慢着。”妖魅男抬了抬手,淡淡的瞥眼墨衣男人,“先玩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