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51 寻找团子

051 寻找团子

所以今日无论如何,她都得将当年之事问个一清二楚,该还的恩情,她自然会还。她也知道,自己这条命是公子辰救来的,若不是他,她早就重入轮回了。

灵仙看也没看其余众人一眼,红袍一扬,一股风卷过。当众人睁开眼时,哪里还有他的影子,就连马车内的苍耳也一同不见了。

“人呢?”西风岩最先反应过来,一把掀开帘子,里面空空如也,哪里还有苍耳。

锦墨一看马车内空空的,不禁将目光转向金豪,难道是他将苍耳藏了起来。

金豪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,冷哼一声冲他吼道:“你看着我作甚,被红衣男子带走了。”

对啊,红衣男子。锦墨与西风岩一起反应过来,于是愤怒的看向高悬在树梢的月亮。

“该死!”

“该死!”

两人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骂道,骂完后又同时转过身看向彼此。看着看着,两人哈哈一笑。

“在下西风岩,敢问教阁下尊姓大名?”西风岩抱拳朝着锦墨拱了拱手,一派江湖作风。

锦墨一听,倏地瞪大眼睛,居然是他。

“西风!哈哈……”他大笑一声,刷地一下撕开脸上的人皮面具,“误会,误会啊。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一家人。误会一场。”

西风岩趁他不备,猛地一拳打到他胸膛上。

“少来,谁跟你一家人。对了,那只狼狐狸呢。”

两人你一拳我一掌,毫不留情的打在对方身上,打着打着,最后哥俩好的排着肩膀相互聊着一起走远。

倒是金豪,双拳紧握,愤恨的站在原地,双目赤红。该死,竟然是他!在做这一切之前,他刻意调查了一番,公子辰离开红春院好长一段时间了,所以他才敢放心的下手。

就怕夜长梦多,他才连夜赶路,生怕公子辰突然回到红春院,发现苍耳不见了,会追赶过来。不料,最终还是被他发现了。

“王爷,属下这就去将苍老师追回来。”张宝小心的看向金豪,说着就要带人追过去。

“站住。”金豪不耐的挥挥手,公子辰什么功阶,他早已见识过。那晚击退红莲圣教的人,他是亲眼目睹了全过程。

连红莲圣教的人都不敢轻易惹,何况是他。如今他须得隐藏势力,还不能够光明正大的摆出来,所以唯有先忍着。无妨,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,不急于一时。

“继续启程。”他大手一挥,终身一跃,跳上马背。

枫林客栈。

“喂,老四,你说西风出去干嘛了,这么久还不回来。”二花双手托腮,胳膊肘撑着桌面,朝王不四怒了努嘴。

桌上的花生豆儿已经被王不四吃得见了底,仅剩几颗红色花生皮。桌旁的酒杯乱七八糟的倒成一堆。

“你倒说话啊。”二花见他久久不回答,深处纤细白嫩的手指往他额头戳了戳。

王不四一把抓住二花的手,唇角一翘,邪邪笑道:“二花姑娘,该不会是看上四爷了。啧、啧、啧,瞧这小手,水嫩的。”

“登徒子,放手!”

二花双颊微红,用力挣脱掉王不四的束缚,刷地起身,朝着隔壁走去。

“啊!”

王不四听到叫声,顺手抓起桌旁的剑,赶到房内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团,团子不见了。”她转过身颤抖着手抓住王不四的双肩,泪水在眼眶中打转,“老四,团子不见了。”

怎么办?她该怎么向苍姐交代,如今苍姐下落不明,她又将团子弄丢了。

“团子,团子。”二花嘶声裂肺的喊叫着冲出客栈,不行,她要去找团子,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将团子找回来。不然就算是找到苍姐,她也无颜面对苍姐。

此时不远处,正有两个倾国倾城的妖魅男子肩并着肩,哥俩好的排着朝客栈走去。

“西风,这些年你都去哪里混了,也不来墨星阁喝两杯。”

西风岩抬手揉了揉鼻尖,眼角弯弯,笑得狐狸般狡黠。

“哈哈,本皇子嘛,自然是温柔乡里……”

“哈哈,三皇子好雅兴。”

两人说笑间已经来到枫林客栈门前,突然从客栈内冲出一人,待看仔细,竟是王不四。

“老四,你着急忙慌的奔去哪里?”

西风岩看清是王不四,快速上前,一把将他抓住。

“团子丢了,二花出去找了。”

“什么!”锦墨惊呼出声。

“怎么回事!”西风岩用力捏紧王不四的双臂,使劲地摇晃。

王不四掰掉他扣在自己双肩上的手,喟叹一声转过脸去,直摇头。乱,太乱了。他都快要被搞疯了。

首先是苍耳不见,然后全体出动寻找她,接着团子又不见了,二花又追出去找。这接而连三的玩失踪,这是要闹疯他们啊。

你说不去找吧,出于情义,又过不去内心这一关。你说出去找吧,这母子俩如今都下落不明,究竟是先找娘还是先找儿子?“老四,你真让我失望。”西风岩痛心的看了眼王不四,失望的摇头。

立在一旁的锦墨,早已被这一消息吓得面如死灰。完了,他彻底完了。他怎么跟阁主交代,夫人没能救得走,如今还把小少爷弄丢了。

“天要亡我!”

“锦兄弟节哀……”西风岩深深的看了眼锦墨,在心底为他默哀。

王不四左右看了两人几眼,“现在怎么办,是先去找团子,还是找苍老师。”

西风岩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王不四,唇角一翘冷笑道,“你说呢?你当本皇子是出去赏月了,大半夜的我不是救人,是干嘛。”

“哦?”王不四低着头哦了声,突然抬起头,“不对啊,那你空手而归,苍老师呢,人呢?”

锦墨一听立即站了出来,愤愤的看向已落下树梢的月亮,怒吼一声。

“是他,是他带走了夫人。”

“谁?”两人同时出声。

“公子辰。”

西风岩摇头表示不懂,而王不四则了然的点头,公子辰他见过两面,知道是住在红春院的常客,并且与苍耳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。

是他救走了苍老师,这么一来,倒是件好事。那他就不用担心了,为今之计,就可以放心的找团子了。

“走吧,我们去找团子。否则,苍老师定会宰了你!”王不四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西风岩,要知道,西苍条约可是写得清清楚楚,他是苍耳的奴仆外加保镖。

西风岩丢了他个白眼,但也没有反驳,去客栈退了房间,到后院马厩牵了马,便寻找团子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