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52 凤族幻影

052 凤族幻影

银色月光铺洒在苍茫雪地上,衬托得整个旷野更加的清冷寂寥。在茫茫的一片白色中,一袭墨色突兀的映入视线内,孤寂的背影看着让人心疼不已。

也不知阿苍如何了,锦墨有没有将她救出来。如今圣灵岛的那群老家伙,正把他盯得死死地,他不能贸然地离开墨星阁,置上千兄弟于生死不顾。

阿苍固然重要,是他这辈子认定了的女人。可墨星阁这些陪他出生入死的兄弟,也是无比重要。

情与义之间,他难以取舍。

阿苍,等我,等我了结了心愿,等我平定了天下,再带你走天涯。

就在不远处,正有一粉色衣衫的女子步履轻盈的朝着他走去。女子走至龙少卿几步之遥,停下脚步。

她是个很有分寸的女人,温柔娴淑,安分守己,一直以来也都知道该怎么做。也知道龙少卿是怎样脾性的人,所以从不会做出惹他不悦的事情。

“卿哥哥,天寒夜冻,回屋吧。”

龙少卿沉默不语,始终背对着她,高大的背影伟岸如山,给人一种可以遮风挡雨的安全感。好似站在他背后,便什么都不怕,即使前路艰难险阻,也都无所畏惧。

良久他才缓缓转过身,目光幽冷的看着眼前的粉衣女子。棱角分明的唇角无声的勾起,淡笑道:“木莲,快回屋去,外面天寒,对你身体不好。”

“卿哥哥,莲儿等你。”木莲目光温柔似水的看向龙少卿,小手绢掩着唇,娇柔的咳嗽两声,纤弱的模样,好似风一吹就要倒。

终究他还是不忍心,轻挽着木莲朝屋内走去。

另一边灵仙将苍耳带走了之后,直接带回了清风崖白云观。也即是当初她重生复活的地方,一路上她都沉默不语,跟随在灵仙身后,直到上了白云观,她才问出心中所想。

“灵仙使者,如今可以告知小耳了吗?”

白云观内的桃树早已枯萎,曾经是因为公子辰施了仙法的缘故,所以才会四季如春,常年花开不败。然而现在公子辰早已走了,这里便成了一片荒芜之地,那些道士也已被公子辰赶走,并在山下设了结界,凡人便无法进入到清风崖。

雪花纷纷落下,落在干枯的桃枝上压成一团团白色,远远看去,像是绽放的棉花团。

“使者当初说过,小耳的命是子辰换来的。我想问问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便被灵仙打断。他手一抬,制止住她接下来的话。

“什么都别问了,有些事,还是不要了解得太清楚好。”

“对,使者您说得对。人活在世上,糊涂点更好。但这件事关乎于我性命,我怎可不问清楚!”她越说越激动,转身走到灵仙面前,直视着他空荡的双眼。

灵仙转过身避开她灼烈的目光,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沙丘的一堆白雪,那些远去的记忆,被时间尘封住的记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灵仙背对着苍耳,开始了那些久远的回忆。

黄沙滚滚,硝烟弥漫,马蹄声踏踏,烽火连天,天地变色,血雨腥风。

“殿下,快,您快穿上幻影的衣裳,我们对换。您是凤族唯一仅存的血脉,您一定要活着冲出去,就让幻影代替您。”幻影脱掉自己鲜红似血的衣衫,穿上自己月白的长袍,冲入敌人的包围圈。

而他作为凤族太子,又怎能够看着自己的分身幻影,替他去死。守护凤族,是他凤族太子应尽的责任。

他没有逃出去,而是一起冲进了敌人的包围圈。

“快走,你快走啊!”他一身白衣染得鲜红似血,挡在他面前,竭力与敌人厮杀。

看着他与敌人拼命厮杀,看着他拼死护住自己。看着他一身白衣,染得比血还要红颜,他的泪在眼眶内打转。

“快走啊!”幻影用上古秘术将自己推送了出去,独自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。

最终幻影逃出了包围,然而却是身负重伤,幸而遇到了人族公主,被她收留并救了下来。而他们相遇的地点,便是如今的清风崖。

五年后他到灵族找到自己,他说,“殿下,从今往后,幻影便不复存在。世上只有乐师公子辰。”

他还说,“殿下,幻影爱上了一个女子,她是人族公主凤岚。”

“幻影是殿下分身幻化的影子,可如今幻影爱上了一个女子,想与她在一起。从今往后,幻影不能再陪伴在殿下身边了,还望殿下原谅。”

“幻影,你虽是我的分身幻化而成。可我从来没把你当成我的幻影,你就是你,是一个完整的个体。这个给你,这是凤族灵仙石,也被人称之为凤凰石。切记,这石头关键时刻,可以救你一命,但是千万别落到有心人手中,否则天下大乱。”

就在他去灵族的几天,人间便是几年,在那几年中,迎来了另一场浩瀚的战役。魔君诞生,带领魔族侵占人族,大四虐杀,屠杀百姓,搞得民不聊生,生灵涂炭,战乱纷纷。

而人族公主为了守护臣民,与魔君大战七天七夜,最终寡不敌众,丢了性命。连元神也没能保住,唯有几缕残魂游荡世间。

当幻影从灵族赶回来,想要向凤岚公主,表达出自己的爱意,却不料凤岚已遭遇不幸。他一怒之下,用肉身镇压了魔君。并将凤岚残存的几缕魂魄,推送去了异时空。唯有如此,尚可保住她,只等时机成熟,等她再重归来。否则只有魂飞湮灭,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。

然而他这一等,便是上千年,可她仍是没回来。他继续等,这一等又是几千年,清风崖的桃花开了又谢,谢了又开,春去秋来,花开花败。她仍是没有出现,他只得继续等。

终于千万年过去,她出现了,却不再记得他。他不在乎,千百年来,他只为了等她回来,见她最后一面,说上那句,我爱你。

说完这些,灵仙便一动不动,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,俊冷的脸上表情千变万化。天空飘零着片片雪花,越来越多的积聚到地上。

他墨色眉眼,被染上了一层银色雪霜,红色唇瓣也沾了几颗米粒大小的雪花。

苍耳看着灵仙,看着他情绪波动较大,小心的退后几步,生怕他也像公子辰那般,情绪不定,随时发疯。

“灵,灵仙使者。”她叫了两声,没反应,因此又小心翼翼的上前两步,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。

难道是入了定,或者说灵魂出窍,神游天外了,千万别啊。

“灵仙使者,灵仙使者,回魂啦。”她玉手在他眼前轻晃,灵仙猛地回神,一把捉住她的小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