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53 幻影重生

053 幻影重生

“啊,痛,痛痛。放手。”冷不丁被他用力捏住,疼得她直叫唤。

灵仙使者捏着她的手定定的看着她眼睛,突然冷冷的勾唇,讥笑道:“傻,真傻。”

傻?苍耳嘴角猛地抽了抽,他凭什么骂她傻?

灵仙冷笑不答,紧盯着苍耳,看她的目光完全就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。

良久,只听他口中喃喃低语:“不过是她的转世残魂罢了,竟然拿命去换。何苦呢,何苦呢。唉!”

转世残魂?他这话什么意思,难道说她是凤岚的转世残魂?“灵仙使者,您就给小耳说明白,究竟什么意思?”

“他是我的分身幻影,而在我们凤族,有一种上古秘术,幻影重生。”

苍耳认真地听着,重重的点头。

灵仙说到此处,又将目光投向远方,眼神空荡荡的。

“你可知幻影重生,是怎么个重生法?”

苍耳摇了摇头,她一介凡人,还是21世纪的新新人类,哪会知道这些远古秘术。

灵仙无言,良久,才低低地笑出声来:“所谓复活重生,一命抵一命。你本是已死之人,是他用自己的命将你复活,换回你的命。”

苍耳听得一阵慌神,脑海中一直回放着那句话,一命抵一命,一命抵一命……

他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,见她脸色苍白如纸,忽地笑道:“重生复活,本就是逆天之术。凤族当年被灭,正是因为出现了上古幻影重生秘术,才遭到各界人士嫉恨追杀。”

苍耳听灵仙讲完这一切,整个大脑头呈现一片放空状态。最后灵仙什么时候离开的,她也不知道,只是良久,才听到从天际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。

“一叶绽放一追寻,一花盛开一世界,一生相思为一人。只是,从此世间将不再有他。”

不再有他,不再有他……

“灵仙使者,子辰呢,子辰去哪里了?”她飞奔在雪地里,迎着风雪奔跑。

然而再无灵仙的踪影,偌大的清风崖,只有寂寥的雪花还在簌簌往下落。

苍耳颓然的坐到地上,眼中泪水盈盈,脑海中一直回荡着灵仙离去时那句话,从此世间将不再有他,不再有他。

“不,不会的。”苍耳抬手抹了把泪水,猛地翻身坐起来,拔腿就往前冲,她不知道要奔去哪里,该上哪里去找灵仙,只是月亮在哪个方向,她就往哪里跑。

“灵仙,您告诉小耳,子辰还在,他还在,对不对?”

然而不管她怎么叫喊,嘶声力竭的冲着天边狂喊,灵仙却始终不再出现,也不再回答她。

她不相信公子辰真的消失了,她不相信!他还在的,一定还在。

听完了灵仙使者讲诉的故事,虽然她没有感同身受,但却为公子辰感到心疼。那样痴情的一个男子,重情重义,若是为了救自己,最终丢了性命。她苍耳这一生一世,都会过得不安。

无论如何,她都要找到公子辰,哪怕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说声对不起,说声谢谢呢,她也要找到他。

西风塞外,寒雪凛冽,北风呼呼的刮着,银雪似刀滑过面颊。苍茫一片的雪地上,驼铃声阵阵,响彻整个空旷的沙漠,在长长的骆驼队伍中间,行驶着一辆马车。

骆驼队丁玲作响的往前行进,然而行至一半,突然停住。为首的一位粗狂大汉,从骆驼背上跳下来。不远处雪地上正躺着一位四五岁的小男孩,双眼紧闭,了无生气。

“陈伯,发生什么事了?”从马车内伸出一只纤细白嫩的手,如水葱的般玉手指尖浑圆,指甲晶莹粉红,若不是听声音,还以为是个绝色倾城的女子。

“禀告少爷,是一位孩子。”陈伯来到雪地上,伸手探了探小男孩的鼻息,幸好,尚有气息。兴许只是饿昏了,或者冻晕了过去。

“陈伯,把孩子抱过来,少爷看看。”从马车内传出低沉嘶哑的声音。

“少爷,这孩子来路不明。恐怕……”

陈伯话还没说完,便被他打断。

“陈伯,你多心了,不过一个昏倒在沙漠的孩子。”说着,男子从马车内走出来。

一抹蓝色映入眼帘,与这茫然的雪白,交相辉映,形成一副水墨画。而蓝袍男子则像是从画中踏出来的。

他玉雪的肌肤,白皙晶莹,一身冰蓝色长袍,衬托得整个人美得不似人间凡尘。男子轻迈着步伐,缓缓地走向陈伯,一头墨色长发,随风飞舞。

陈伯见少爷走下马车,立在风雪外,立即小跑到驮着货物的骆驼前,从里取出一件七彩孔雀大氅。快步来到男子面前,恭敬道:“少爷,塞外天寒,别冻着了。”语毕,给他披在肩上。

那件七彩孔雀大氅,可是上等羽绒裘衣,不是一般人能够穿得起的。而这位蓝袍男子,便是西陵国玉雪山庄的少庄主,别看只是一个山庄,那可是西陵国首富,就连西陵皇上见着玉雪山庄的庄主,也得给三分薄面。

“少爷,勿动。”陈伯见蓝袍男子要去抱小男孩,立即惊呼制止,并先他一步蹲下身去,将躺在地上的男孩抱起来。

于是马车跟随着骆驼队继续前行,而不同的是,马车内多了一人一兽。

“小家伙,看着少爷干嘛?”蓝袍男子低低一笑,斜斜的靠在坐垫上。

“谢谢叔叔。团子给你鞠三躬,谢谢您救了团子的命。”

“团子,你叫团子。”原本斜躺在马车内的男子,一听立即带劲了,蹭的一下直起身,饶有兴趣的看向团子。

团子点点头,眼中雾气缭绕,吸了吸红红的小鼻子。

“叔叔,您可以救救丸子吗?”

蓝袍男子皱眉,疑惑的看向他,不解的问道:“丸子,那是什么东西?”

团子揉揉鼻尖,对对手指,哽咽道:“丸子不是东西,是团子的好朋友。”

“好朋友?”蓝袍男子掀开帘子,环顾四周看了几圈,没看到有其他小孩子啊。

“叔叔别看了,丸子在这里。”说着他从怀里掏出巴掌大小的一团白色绒球,递到蓝袍男子面前,“叔叔,您可以救救丸子吗?”

蓝袍男子接过巴掌大小的白色绒球,嘴角狠狠地抖了抖。这什么玩意儿,有毒没毒?“叔叔。”团子见他愣愣的看着肉丸子,提高声音喊道。

蓝袍男子被他这么一喊,猛地回神,重重地“哦”了声。

“团子是吧,别担心,叔叔叫萧傲焦,是玉雪山庄的少庄主,你放心,叔叔一定会把它救活。”萧傲焦轻笑一声,颠了颠手中的白色绒球,眼角一阵抽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