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54 天才宝宝

054 天才宝宝

骆驼队行走了一天,才出沙漠到达西陵国唯一城镇,东风镇。

陈伯看着石碑上早已被风化得模糊不清的三个字,东风镇,不禁摇头叹息。想当年,这里还是一座繁华的小城,却在连年战乱中,成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小镇。

“陈伯,怎么了?”萧傲焦听见叹息声,掀开帘子,看向陈伯。

“哦,没事。少爷,咱们到东风镇了,天已晚,不如今夜就在这里落脚。等明日天一亮,再启程。”

萧傲焦摆手笑笑,“那就按陈伯说的做,在此落脚,歇息一晚,明日启程回山庄。”语毕放下帘子。

团子抱着已经苏醒过来的肉丸子,紧挨着萧傲焦并排坐。

“叔叔,你能借团子一点银子吗?”他撇过头,眨巴着大眼望向萧傲焦。

萧傲焦被他问得愣了愣,迟疑片刻点点头,抬手掀开帘子对外面的陈伯吩咐一声。

“陈伯,拿些银两过来。”

“是的,少爷。”陈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马车,对于团子,他仍是不怎么放心。毕竟茫茫雪地,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小男孩,怎么看都有些诡异,不得不让人生疑。

萧傲焦接过陈伯拿来的一百银两,递到团子手上,温润的笑道:“给团子,不过叔叔好奇,你怎么一个人晕倒在戈壁雪域。你父母呢?”

这一路上他都没有去问团子的身世来历,为何会一个人晕倒在戈壁雪域,他的爹娘呢?

对于一个四五岁的孩子,他倒没什么戒心,不过看到这么一个可爱天真的孩子,孤苦伶仃的晕倒在戈壁雪域。这让他对于孩子的父母,很不看好,甚至觉得这样的父母,根本就不配为人母,为人父。

团子小手抱着银子,怀里揣着丸子,眼珠子转啊转的。然后悄悄地抬眼去看萧傲焦的眼神表情,蓦地唇角微翘,小嘴一撇。眼中泪水盈然,雾气缭绕。

“叔叔,团子出生在青楼,娘亲,娘亲是青楼女子。”说着抹了把泪,狠狠地吸了吸鼻涕,瞟了眼萧傲焦又继续道:“娘亲,她啊!她是个苦命的女人,三岁便被卖入风尘,五岁就接客,十五岁爱上了一个英俊潇洒,绝代风华,风一样的男人。”说完,他两手一摊,看向萧傲焦,眼泪婆娑。

萧傲焦憋着笑,掩嘴咳嗽一声,故作严肃道:“继续,很感人。”

“然后娘亲跟那个男人生了一个天真可爱,聪明绝顶,古怪机灵,听话懂事的天才宝宝。”他仰起小脑袋,下巴翘起朝向萧傲焦。

“哈哈,哈哈……”终于没忍住爆笑出声,大手一伸,一把将团子抱到自己大腿上坐着。抬手在他鼻尖轻轻刮了下,宠溺的笑道:“你这鬼孩子,那个天才宝宝呢,去哪儿了?”

“自然是我啊,叔叔眼瞎了吗?哼。”

“哈哈,哈哈。你这小鬼头,哪有人自吹自擂的。”

两人说笑间,马车已进了小镇。

陈伯安顿好大批骆驼,便往这里敢来,刚走过来,就听到从马车内传出来的豪迈笑声,不禁好奇的多看了马车几眼,那小鬼头究竟有什么魔力,竟能让少爷笑得如此动情。

于是疑惑的走向马车,恭敬道:“少爷,咱们到了。”

萧傲焦伸出手,掀开帘子,看向陈伯,脸上的笑容却已不复存在。

“那就由陈伯来安排吧。”说完又放下帘子,抱起团子,宠溺的亲了亲,“团子,我们下去,叔叔带你到东风镇去逛逛。”

“好嘞,团子饿了。叔叔可以带团子吃大餐吗?”

“当然行,走,叔叔带你去吃大餐。”他一手抱起团子,大笑着走下马车,虽然对于团子口中的大餐一词,颇为好奇,但还是顺着他的话,点头应允。

逛了两条弄巷,可谓是收获颇丰,一大一小两人,大的一身挂满了盒子,包袱。小的则是一手拿着糖葫芦,一手拿着桂花糕,一蹦一跳的走在前面。

“团子,你的经历还没讲完呢。”萧傲焦看着前方蹦跶的小身影,不禁摇头失笑。

“叔叔还想听什么,团子才多大点,小孩子哪有什么经历。”

这鬼机灵,还知道打马虎眼。萧傲焦抿唇轻笑,快步上前,来到他跟前,“那你娘亲呢?你一个小孩子怎么会出现在戈壁雪域。”

团子低着头,眼珠子咕噜一转,再抬起头时,眼中蓄满了泪水。啪嗒一声,泪珠滴到糖葫芦上,融化了凝固的糖浆。

“后来那个男人离开了,娘亲思念成疾,一病之下,离开了团子。”

“好了,别说了。”萧傲焦抱起团子,心中不忍,眼眶也红红的。

故事虽假,但眼泪却流得不假,悲伤的情绪也不假。娘亲不见了,爹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?

他担心娘亲,不知道娘亲现在是在哪里,不知道娘亲有没有危险。他好害怕,害怕娘亲出事,那他怎么办?

龙少轩一袭白衣胜雪,悠闲的躺在树杈上,目睹着下面发生的一切。俊朗的面容上绽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,墨色星眸中写满了兴致盎然。稀奇,真稀奇,没想到这玉面狐狸,竟会如此喜爱一个孩子。不过这孩子,怎么看着如此眼熟呢?

他挠了挠头,皱眉咬唇,眼珠子转了转。恰好这时团子转过脸,正面朝着他,这一看之下,不得了。吓得他脚下一抖,踩了个空,只听扑通一声,一个白影从树杈上摔了下来。

团子瞪大眼看向地上躺着的龙少轩,张嘴转过身看着萧傲焦。

“叔叔,他。”胖乎乎的小手指向龙少轩。

萧傲焦淡淡的瞥了眼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的龙少轩,没好气的冷哼一声,转过身看团子时,又恢复到一副春光灿烂的笑容。

“不知哪里掉下来的死狗,无须理会。”然后牵着团子的小手,就往前走。

龙少轩被萧傲焦羞辱了,哪肯就此放过他,大喝一声,跃到他面前。

“玉面狐狸精,你放什么狗屁!”

萧傲焦蓦地转身,沉下脸来,阴冷的看向龙少轩。

“闪开,否则别怪少爷不客气。”

龙少轩捋了捋袖子,举起手,正要动手,一低头看到眨巴着大眼看向自己的团子,心中猛地一颤,连连后退几步。

于是下意识的问出口:“小家伙,你爹爹是谁?”

团子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小身子缩到萧傲焦背后,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,寻求保护。

萧傲焦轻蔑的瞪了眼龙少轩,牵着团子的手就要走。然而却被他死缠住,因此两人打了数十个回合。

最终,陈伯订好的客栈中,多了一位不速之客,赶都赶不走。

龙少轩什么人,堂堂一代风姿绰约的大侠,向来行侠仗义,路见不平一声吼,哪里热闹哪里凑。嘿嘿,好吧,他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