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55 找我女人

055 找我女人

夜安城。

龙少卿慵懒的斜靠在雕花檀木椅上,双眼微眯,棱角分明的唇角,无声的勾起。大手握着琉璃茶盏,轻轻摩挲,杯盏中升起一丝丝烟雾。

蓦地他勾唇邪笑,“梧凉,可知夫人如今下落何处?”

“禀告阁主,夫人被一位红衣男子带去了清风崖。不过嘛……”

龙少卿一听,重重地放下手中茶盏,倏地脸色一沉,一个冷刀眼射过去。

梧凉直接忽视他冷酷的冰刀眼,径自上前,为自己斟杯茶,轻笑道:“少卿,那人虽说与公子辰有着相同的容貌,但是据我所查,他并不是公子辰。倒像是宿主,而公子辰,是他的幻影。”

“哦?”龙少卿豁地起身,“竟有此事,说来听听。”

“这件事,至今已鲜有人知道。上万年前,凤族被灭,原因就在于凤族中出现了一位能够幻化出分身幻影的殿下。而他便是凤族太子,你可知分身幻影有着怎样惊天的力量?”

龙少卿摇头,严肃的看向梧凉。

“幻影重生,那是上古秘术,也是逆天之术,为各界所不容。并且分身幻影,一旦修炼到最高境界,那便能够毁天灭地!”

梧凉将上万年前发生的事,细细给他说了一遍,那时他还只是江湖上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侠客,一生追求至高武功。

“哼,不过是一群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家伙。”他轻蔑的冷哼一声,又慵懒的斜靠在雕花檀木椅上,悠然的端起茶杯,轻轻啜饮一口。

梧凉轻摇羽扇,默立一旁但笑不语。世间之事,人性贪婪,不就是这般吗?从古至今,都无从改变。

龙少卿看着窗外,突然放下茶杯,起身走到梧凉身旁,轻拍着他的肩膀,以兄弟的口吻道:“这里交由你处理,别让我失望。”

“那你呢,上哪去。”

“找我女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清风崖上,苍耳已经不吃不喝,不眠不休,在雪地里坐了三天三夜。风雪交加,风呼呼的刮着,除了风的声音,雪花落地的声音,便再无任何生气。

以前看盗梦空间,她就胡思乱想的思考过人生,她究竟是活在现实中,还是一场虚无的梦境?

当时只是胡乱瞎想,该吃还是吃,该喝仍是喝。

可现在呢,这一切,究竟是梦,还是现实?如果是现实,为什么又这般虚无不真实?可若是梦,那又为何这般让人痛苦。

对了,研究表明,如果真的是陷入梦境,想要回到现实中,那就只有在受到重创的情况下。比如跳楼,比如跳崖,对,跳崖!

说干就干,她爬起来,摇晃着身体,来到崖边。看着下面白雾飘渺,仙气缭绕,心中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,梦境,她一定是在做梦。

只不过,这个梦比较长而已……

于是她面带笑容,双臂张开,双脚一蹬,纵身一跃,跳下了清风崖。

匆忙敢来的龙少卿,远远地就看到站在崖上,一身红衣被风吹得猎猎飞扬的苍耳。心中正担忧着,她千万别踩滑了,跌落悬崖。然而担心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苍耳已经纵身一跃,跳下了山崖。

“阿苍,不要!”

龙少卿被吓得面如死灰,猛地运气,飞身赶来。

“青龙!”他大喝一声,一条青龙从他背后飞出来,驮着他,朝着苍耳跌落的方向飞去。

原本正闭着眼在做自由落体运动的苍耳,倏地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。索性继续闭着眼,感受风的力量。

直到一声龙啸响彻天空,出于好奇,她才睁开了眼。这一看不得了,头顶上方正盘旋着一条庞然巨龙,以毁天灭地的气势朝她直直的飞来。

而上面还坐着龙少卿,这,这是要闹哪样?

“啊!”她被青龙浑圆的大眼,吓得惊呼出声。

龙少卿听到苍耳叫声,一个跳跃,从青龙背上跳下来。长臂一揽,及时抱住下落的苍耳,旋身一转,又飞跃至青龙背上。

“少卿。”苍耳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,在梦醒之前,又一次梦到了龙少卿。口中喃喃叫出他的名字,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着他的脸,从眉眼,到口鼻,再到滑动的喉结。

龙少卿被她摸得心底痒痒的,麻麻的,咽了咽口水,一把捉住她的小手,放在唇边吻了吻。

“女人,你是疯了吗?”

“你可知,你这一跳。我该怎么办,团子该怎么办?”

团子?苍耳浑身一颤,猛地打个激灵。这才仔细看向抱着自己的墨衣男人,俊朗的脸就呈现在她面前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她闭眼甩了甩头。

这一切都不是梦,是真实的,只不过是另一个时空罢了。

“少卿,团子怎么样了?”

龙少卿抱着苍耳坐到青龙背上,飞到了地面上,才将她抱下来,青龙便也随之消失隐藏了。

“团子不见了,不过我已派人去找了。”

“什么!”

她一把揪住龙少卿的衣襟,抡起粉拳,对着他的胸膛,又是锤,又是打。

“你还我儿子来,你弄丢了我儿子,还我儿子来!我要跟你拼命!”

他猛地一拽,将她拽到怀中,用力抱紧,不让她动弹。以免她情绪过激,伤了身体。

“女人放心,他是我们的儿子。我自然不会让他有事,我倒是担心你。”

是啊,他担心她。因为关于她的一切,他早就了如指掌。她曾经五年的质子生涯,甚至死而复生的经历,他都一清二楚。

正因为如此,对于这样一个像草一样弱小,却又生命力顽强的女人。他想要好好地纳入羽翼之下,好好地呵护她。

明明只是一个小女人,弱得就像山谷中的百合,风雨一吹,便飘零掉落。却又故作强大,把自己伪装成一棵大树,保护着周围的野草。

这样真性情,这样善良的女人,怎能不让他动心。

动心的同时,他也担心害怕,害怕她不会属于他。

公子辰为她付出的一切,他全都看在眼里。直到现在,他还不明白,她的心究竟会飘向哪里。

“阿苍,不要离开我,好吗?”

苍耳被他抱得紧紧地,勒得都快透不过气来。因此龙少卿说什么,也都只得点头答应。

“好,我答应,你先放开我。”再不放开,她没跳崖摔死,也得被活活勒死。

龙少卿松了松手上的力道,然后低头看着她因为被勒紧,憋得通红的脸,以及粉色的唇瓣。吞了吞口水,俯身压了上去。

他温柔的亲吻着她精致的眉眼,一路下滑,来到粉色的唇瓣处。

“这里,只能属于我。”他抬起手捏住她的下巴,使她仰头直视着他。

再次压了上去,先是轻轻的舔她双唇,然后蛊惑的说道:“女人,张嘴。”

苍耳被他的温柔融化得如同一滩春水,流进他的汪洋大海中,身体软软的倒在他怀里,他说张嘴,她就乖乖的张嘴。

龙少卿邪魅的一笑,进入她口中轻轻搅动。像是一个熟透了的樱桃,炸开一条小口子,闯入一条小虫子,在鲜艳蜜汁的樱桃中,肆意的啃咬。

“唔……不,不要。”她紧紧抓着龙少卿的衣襟,不让自己瘫软摔到地上。

“别怕,女人。”他用羽鹤大氅将她包裹住,轻柔地放在地上,栖身压了上去,大手抚摸上她饱满的浑圆,稍稍用力一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