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56 人家难受

美男夫君求抱走 056 人家难受

苍耳被他捏得浑身一麻.蓦地叫出声來.叫完后.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.这声音.娇媚如丝.听得让人心痒痒的.

“女人.我喜欢听你叫.”龙少卿唇角邪恶的一翘.另一只手來到她裙摆下面.顺着大腿一路向上.隔着亵裤.轻柔的捏着她娇嫩的花蕊.

躺在大氅上的苍耳本就体力透支.连走路都三摇两晃.别说是反抗龙少卿了.更何况.现如今被他挑逗得浑身发软酥麻.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沒.虽然心底千百个不愿意.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.

所以.她只能躺着.任他为所欲为.

“不.不要这样.我难受.”她双手抓住龙少卿的衣襟.想要让他停手.

正欲、火焚身的龙少卿.此时哪里听得进去.他双眼燃烧着烈烈火焰.喉咙干裂得像是要炸开了.身下早已肿胀得快要爆裂.

“一会儿你就不难受了.”他已经将她白色亵裤褪至大腿以下.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她晶莹水润的花心.一下一下的摩挲着粉色花瓣.捏一下.扯一下.

苍耳面颊绯红.双眼迷离.眼中水汽萦绕.

“难受.不要.”

龙少卿强行按捺住心中渴望.突然伸出一根手指.刺入到她体内.

“啊.”

苍耳大叫一声.弓起身子.紧咬着唇瓣.媚眼如丝.

“宝贝.你好紧.一根手指就够了.”

他想通了.不管她现在爱不爱自己.如果想要真的得到她.那只有先下手为强.他们已经有了儿子.现在他再要了她的身体.何愁得不到她的心.

想到此.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.在她体内快速抽、插.

哗一下.

一股亮白色**迸发出來.流了他一手.

他轻笑着取出手指.看着手中晶亮的**.粘稠如丝.眼睛微眯.眉梢一扬.邪邪笑道:“瞧.你的水.”

苍耳早已羞得紧闭着眼睛.别过脸去.

“它都肿了.你是不是该安抚一下.”他抓起她的手.抚摸着昂首抬头的分身.

苍耳嫌恶的甩开手去.脸上火辣辣的.像是被油锅炸了的螃蟹.

龙少卿强行抓住她的手.按在自己的小兄弟上面.

“龙少卿.别让我恨你.”她咬牙切齿.眼神怨恨的看向龙少卿.

虽然身体是愉悦了.但那毕竟只是生理上的反应.不是她理智能够控制的.可是却不代表内心会接受他的这种做法.甚至会因为他这样做而感到厌恨.

果然.她这话一出口.龙少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.冷着脸看着她.

见他这幅表情.苍耳冷冷的勾唇.讥笑道:“呵.在你眼中.我不过就是妓女罢了.只要花钱.想上就上.对吗.”

说完.她强撑着酸麻无力的身体.爬到一边.离他远远地.

而龙少卿.半蹲在地上.手还举在空中.保持着这一动作.他的心.在一刹那.被狠狠地刺了一下.蚀骨的疼.

呵.原來她心中.他就只是一个登徒子罢了.

也是.他与她不过是缘.阴差阳错种下了果.

“公子辰对很你重要吗.”龙少卿擦了擦手.低着头.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.

苍耳正处在羞愤中.也沒去细想他话中的含义.并且灵仙的话至今仍鲜血淋漓的洒在脑海中.

所以当龙少卿问出这话时.她下意识的就回答了.

“当然很重要.他重情重义.对我又有救命之恩.这辈子.我都欠他的.”

龙少卿低头轻笑.良久站起來.背过身去.不让苍耳看到他落寞的神情.

重情重义.是啊.公子辰跟她.相遇在先.相识在前.他于她.有救命之恩.不仅如此.还有前世牵绊纠葛.

而他呢.他龙少卿只是一个过客罢了.慌乱中进入她的世界.却还妄想驻扎守在她的城池.殊不知.他从始至终.都只是外人一个.路人一个.

“走吧.团子该想你了.”转过身的刹那.他又恢复到一副淡笑的表情.脸上平静的好似什么也沒发生过.

苍耳也不及多想.一听到团子.所有心思都扑了上去.

这边.西风岩与王不四及二花三人.在枫林客栈就与锦墨分道扬镳.前者踏上了寻找团子之路.

后者.锦墨受到龙少卿召唤.赶回了墨星阁.任务沒完成.夫人沒救得到.受惩罚那是必然.

“花姑娘.你说小鬼头能上哪去.”王不四口中衔着一根枯草.双腿一抖一抖的.一副流里流气痞样.跟个地痞流氓似得.

二花直接甩了他一记白眼球.沒好气的冷哼一声.“还好意思问.还不都怪你.要是团子出了点什么事.老娘非把你扒皮抽筋.剔骨炼魂.”

西风岩悠然的走着.一路上闲庭信步.赏花赏月.看着这对冤家一路打骂.不由得翘了翘唇角.

“既然互相喜欢.爱慕……”

“呸.谁喜欢他了.”西风岩话还沒说完.二花立即矢口否认.说完后脸蛋红了红.冷哼一声别过脸去.

王不四高傲的翘起下巴.撇着嘴.不屑的看了眼二花.

半晌幽幽道:“不是什么女人.都能入得了四爷的眼.”后面句他沒说出來.除了她.除了那个女人.这世间.再无任何女人能够入得了他的眼.

他活了近三十年.纵情江湖十多年.从沒把一个女子放在心上.也从沒遇到能够让他愿意为之停住脚步的人.唯一遇到的一个.却永世都不可能属于他.

呵呵……他摇头苦笑.无妨.反正他无牵无挂.孑然一身.來去都是一人.能够遇到一个喜欢的女子.那也是件庆事.

沒遇到.他还是那个江湖第一盗.

西风岩看了眼气哼哼走远的二花.突然栖身凑到王不四跟前.悄声道:“老四.你该不是喜欢苍苍吧.”

王不四猛地打个颤.身体一抖.被人看穿了心思.极为不自在.

“胡说什么.”他背过身去.尽量掩饰自己的情绪.故意提高声音.“四爷什么人.会喜欢那个泼辣娘们.长得又丑.又粗鲁不堪.”

西风岩摇头轻笑.“既然不喜欢.你反应那么大干嘛.”

“喜欢不喜欢.你都得烂在肚里.你要知道.墨星阁可不是好惹的.天下第一邪君.岂是徒有虚名.她不是你能够喜欢的人.”

西风岩不说还好.一说王不四立即沉下了脸.面色阴冷.怒气冲天的指着西风岩的背影吼道:“四爷不是吓大的.”

“那随你便.”他转过身.双手一摊.看向王不四.

西风岩警告完王不四.便紧跟上二花.两人并排着.说笑间走向一家客栈.

他今日能够理智的警戒王不四不要喜欢上苍耳.但万万料不到.他自个儿会在将來陷入到这种让人痛不欲生的境地.

明知是好兄弟的女人.也明知她从沒将自己放在心上.可他仍是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她.

当然.这些都是后话了.

“老板.两间上方.”二花走紧客栈.敲了敲柜台.

跟在二花身后走进來的西风岩.脚刚迈进來.便听到了她与客栈老板的交谈声.

“花妹妹.莫不是想与在下同宿一间.”说着.他意味深长的看向二花.从上到下.一对丹凤眼.像是探照灯似得.将她照來照去.

“你想多了.本姑娘一间.你跟他一间.”她手一伸.指向远远走过來的王不四.

西风岩眼角猛地一抽.眼前一片乌鸦呱呱飞过.

让他跟王不四睡一起.咦.想想都恶寒.他搓了搓双臂.身体抖了抖.

“不行.三间.”他來到柜台前.对客栈老板伸出三根手指.

“两间.节约房费.”二花不肯依.一把将西风岩推开.直接就付了银两.要了两间上方.

满头大汗跑过來的王不四.刚一跨进客栈.就看到二花扭着腰身上楼的背影.以及满头黑线矗立在门口的西风岩.

“西风.这.这咋回事.”

“沒事.订了两间房.她.”西风岩指着楼梯道.咳嗽一声.抿唇笑道:“她要跟你住一间.睡一张床.”

“什么.”王不四反应过來.惊叫一声.抬头一看.西风岩早已问了房间.上楼去了.

“西风.站住.把话说清楚.”

他急切的追上去.刚一上楼.便看到一男子轻摇羽扇.笑着往楼下走來.

咦.这不是墨星阁护法梧凉吗.

“是你.”

梧凉早已看到王不四.淡笑着点头.“正是在下.”

墨星阁的人也在夜安城.这么说來.龙少卿也在了.

“你们有苍耳的下落吗.”

“沒有.”梧凉想也不想.张口就答.说完.转身走下楼去.

沒有就沒有.哼.什么态度.算了.他先找西风把话问清楚.今晚的住处.究竟是怎么安排的.

要他跟二花住一起.打死他都不愿意.

“西风.你给老子出來.”他一脚踹开西风岩的门.

这时二花拉开门.斜着眼看向王不四.

“房间只有两个.你们自己看着办.哼.弄丢了团子.不给我找到.还想要单独给你订房间.”

王不四原本想反驳争吵两句的.但一想她也是因为团子丢了.才会对自己这般态度.于是.又把那些话吞了回去.

“六星.小少爷现在怎样.”

“禀告梧护法.小少爷现如今在西陵国的东风镇.”六星抱拳恭敬的回道.突然唇角抖了抖.要笑不笑.

他想到了小少爷的对玉雪山庄少爷说的话.如果被阁主听到了.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.

梧凉看着六星的表情.竟然会有笑的迹象.心中颇为好奇.

“有何高兴的事.说來听听.”

“啊.”六星蓦地抬起头.见梧凉冲他点头.这才将所查探來的事情.一五一十的说了遍.

“哈哈.有意思.”他轻摇羽扇.大笑着走远.

这件事.他务必得跟少卿说说.让他.也乐乐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