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57 玉雪山庄

美男夫君求抱走 057 玉雪山庄

玉雪山庄在西陵国南部.属于山水环绕的西南地带.倚山而建傍水而筑.四周绝美的景色让初來乍到的团子看得目瞪口呆.

“叔叔.你家真漂亮.比我们红春院还要漂亮.”

萧傲焦摇头轻笑.牵着他的小手.悠然的踱步向前.

团子一路跟在萧傲焦身后.看似观山赏水.实则是在悄悄观察路线.熟悉地形.出來都小半月了.至今仍无娘亲的消息.

他原本是想找萧傲焦借了银两.再悄悄离开去找娘亲的.可谁知.这一路上都沒能走得成.

但是他又不能将事情的真相说出來.毕竟出门在外.人心难测.虽然这位叔叔目前看起來还挺好的.对他也不错.可难保不会有其他野心.毕竟娘亲的失踪.十有是跟乾坤秘图有关.

虽然娘亲一直瞒着他.有什么事都不跟他说.可是经过了被四叔叔绑架的事件.他暗中了解到.是因为乾坤秘图的原因.

而如今娘亲再次失踪.定是与那个图有关.既然这么多人都想要争夺乾坤秘图.那如果说出了事情的真相.让有心人盯上.岂不是得不偿失.

所以.除了娘亲.他谁都不可以相信.他要想办法离开.顺便再从萧叔叔这里捞点银子走.这样一路上.也不怕饿着.

嘿嘿……想到此.小手捂着嘴嘿嘿偷笑.

萧傲焦低头邪笑.眉梢上扬.大手轻揉着他的头.“小鬼头.又在算计什么呢.”

“萧叔叔.团子有一事相求.还望叔叔答应.”说话的同时.他拿眼去看萧傲焦的表情.

“哦.何事.说來听听.”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团子.剑眉一耸.眸光幽亮.

“娘临走前.告诉团子.务必要找到那个忘恩负义的爹爹.”说起來饱含泪水.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身上抹.

萧傲焦憋着笑.也不答话.就看他一个人表演.

“娘亲曾告诉团子.爹爹是帝雁国的人.所以团子想去帝雁找爹爹.想去问问他.为什么丢下娘亲跟团子走了.”

他说的半真半假.萧傲焦也是半信半疑的在听.

“团子.别兜圈子了.你不是有事跟叔叔说吗.”

他哦了一声.低着头.对对手指.半晌才小声的说道:“我要去帝雁.去找爹爹.但是团子沒钱.所以.所以……”

“哈哈.哈哈……好.都依你.”他仰头爽朗的大笑.一把将团子抱起來.“不过啊.你先在叔叔这里住几天.到时候.叔叔自然会派人送你去帝雁找爹爹.若是找到了.你爹爹愿意接受你.你就跟着他一起过.若是沒找到.或者你爹爹不愿意接受你.那以后就跟着叔叔一起生活.叔叔把你当亲生儿子对待.”

他小手搅着衣角.乌黑的大眼.一眨不眨的看着萧傲焦.突然小嘴一撇.哇一声哭了出來.

萧傲焦被他这一哭.吓得手忙脚乱.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.

“怎么了.叔叔哪里说得不对吗.”

团子边哭边摇头.“沒.叔叔对团子太好了.叔叔.团子可以认你作干爹吗.”

干爹.他嘴角一阵抽搐.这孩子.还真是.真性情啊.

“怎么.干爹不愿意吗.”

“沒.好.以后团子就是我萧傲焦的儿子.谁要是敢欺负我儿子.那就是与我萧傲焦为敌.”

他激动的抱起团子.说笑间已经來到了大厅.此时迎上來一位中年妇人.

妇人见到萧傲焦.赶紧恭敬的上前迎接.

“少爷.您可回來了.”

“嗯.赵妈.你带小少爷下去洗漱一下.”

“小少爷.”这时赵妈才将目光转移到团子身上.这一看之下.便喜欢的不得了.

她來到团子身前.弯着腰转圈.细细打量.越看越喜欢.精致细腻的五官.白皙凝脂般的肌肤.俨然一个从画里走出來的小仙童.

“少爷.老奴这就将好消息告诉老爷去.”说完.她转身就跑.拦都拦不住.腰板一闪一闪的.也不怕闪到了老腰.

萧傲焦唇角**.看着赵妈跑远的身影.无奈的扶额.这下不得清净了.他之所以一回來.沒有直接去见老爹.就是不想弄得满城风雨.人尽皆知.

他们萧家九代单传.到他这一辈.萧家就只有他这么一根独苗.连个姐姐.妹妹都沒有.他爹从他十七岁开始.就在为他张罗娶媳妇的事情.

原本有个指腹为婚.青梅竹马的姑娘.岂料那姑娘命薄.十岁不到.就归了天.这不.才取消了婚约.

现如今.他二十有五.他爹口中最常挂的就是让他娶上一房媳妇.好给萧家延续香火.添丁进口.

偏偏他又是一身傲骨.越是逼着他做的事情.他越是反抗.无论那个人是谁.强迫他去做某件事.他都会反感.

何况他爹找媒人介绍的那些个大家闺秀.小家碧玉.公主郡主之类的.一个个不是娇生惯养.就是一副柔柔弱弱.跟个沒骨虫似得.需要攀附在男人身上.才能生存.别说喜欢她们.娶她们进门.就是多看上一眼.他都嫌脏了眼.

“唉.”看着赵妈兴奋的去报喜.他无奈的叹口气.看來又免不了让耳朵受到污染.

“唉.”团子学着萧傲焦的模样.老气横秋的叹口气.

“小家伙.你叹什么气.”

“团子是担心那位老奶奶.这么大把年纪.闪着腰可怎么办.”他说完爬上高椅.坐了上去.小脚吊在半空.一晃一晃的.

萧傲焦被他逗得哈哈大笑.这小鬼头.真是可爱.也不知是被谁教的.竟然教得这么古灵精怪.

心中好奇.便脱口问出了声:“团子.你是跟谁一起长大的.”

“呃.”正喝茶水的团子.被他这么一问.惊得一口茶水呛在了喉咙.捂着胸口.连连咳嗽.

萧傲焦见他喝个水都能呛住.还呛得不轻.小脸憋得通红.无奈的摇头上前.大手轻抚着背脊.为他顺气.

“慢点.沒人跟你抢.”

“干爹.团子刚出生.就沒了娘.团子是被红春院的苍妈妈养大的.她是红春院最大的头领.也是团子的娘子.对团子可好了.”

娘子.他嘴角狠狠一抖.眼角猛抽.这都什么人.青楼老鸨.还是团子的娘子.难道是童养媳.也不对啊.童养媳那是针对有钱家里的孩子.

“团子.你那娘子.她……”

团子对对手指.抬眼看了下一脸兴致盎然的萧傲焦.心底早就笑翻了天.不过面上却是毫无表情.继续道:“嗯.她是团子的娘子.也就是我媳妇.”

萧傲焦满头黑线.眼角猛地抽搐.良久.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.颤抖着唇问出心中疑问.“你娘子.她.她多大.”

他很好奇.团子才多大.五岁不到.他的媳妇.能有多大.就算是童养媳.最大不过也就十一二岁.还能二十有余不成.

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.竟成了青楼老鸨.还把一个孩子教得如此古灵精怪.这.这个世界也太逆天了.

他也就是随口问问.团子却认真的思索起來.皱着小眉头.掰着手指.

“一.二.三.四……”娘亲几岁呢.好像是二十一.对.就是二十一岁.

萧傲焦见他一脸认真的去思考.于心不忍的摆摆手:“别想了.干爹也就随口问问.”

“我想起來了.娘子今年二十一.”

二十一.噗.他正端了杯茶.小饮了一口.结果被这句猛料.惊得喷了一地水.

半晌.他才缓过气.找回自己的声音.“那.那她怎么成了你娘子.”

团子一听.不乐意了.小脸一板.严肃道:“娘子爱我.怎么就不能成为我的娘子.”

“哼.娘子对我可好了.她说了.天下男人一般黑.她这一生.都不会爱上别的男人.只爱我一个.”

天下男人一般黑.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.竟然教一个孩子这些话.他放下茶杯.摇头别过脸去.装作沒听见.他很想说.你娘子是在骗你.她一定是怪阿姨.当然.这话他不忍心说出口.太残忍了.对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來说.太血腥了.

“哼.你还别不信.我娘子除了我以外.对任何男人都很凶.可是对我.很好很好.其他男人想亲她一口都不行.摸个小手手.都得给钱.对我就不一样了.我从小就是跟娘子一起睡.她给我洗澡.穿衣.我光着身子.满屋跑.娘子也不打我.”

“可是.有次.一个老爷爷.他脱了衣服.把娘亲压在身下.然后……”

萧傲焦一听.不得了.儿童不宜啊.忙伸手打住.

“停.下面的就不说了.”

团子说的得正起劲.突然被制止.茫然的看向红脸红脖子的萧傲焦.不解的问道:“怎么了干爹.我还沒说完呢.”

“行了.下面的事.干爹都知道.就不需要听你描述细节了.行了几天的路.你肯定累了.走.干爹带你泡温泉去.”

团子挠了挠头.他还沒说完呢.干爹怎么会知道.难道干爹会算卦.后面的事都算到了.

萧傲焦带着团子來到了山庄的天然温泉池.遣退了其他下人.只留下爷俩.

落风县属于塞北之地.别说是温泉了.就是连喝的水.都很紧张.所以.团子从沒见过温泉是什么样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