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58 你鸟真大

058 你鸟真大

今日初次见到冒着泡泡的大水池子.不禁玩心大起.还沒等萧傲焦发话.他已经脱了衣服.迫不及待的跳进温泉池.

“娘亲.温泉好好玩.好舒服.”

正脱衣服的萧傲焦.听到他喊了声娘亲.蓦地回头.

“团子.你刚才喊什么.”

“啊.”糟了.喊错了.心中暗道不妙.一时失口.喊出了娘亲.亏得是反应快.回头刹那.脸上堆满了笑.

“爹爹听错了.我喊的是娘子.以前.都是娘子给我洗澡.”

原來这样.萧傲焦了然的点头.也沒多想.毕竟只是个孩子.估计他口中的娘子.也就是一个照顾他长大.对他像娘亲一样的女子.

“你娘子知道你离家出走吗.”

“不知道.不过等我找到了爹爹.就会去接娘子.”

“真孝心.”说完又觉不对.立即改口.“真有情.”

团子咧嘴嘻嘻一笑.露出一排乳白色的小米牙.

跟团子闲扯了一会儿.他便躺在温泉池中.仰头枕在双臂上.闭目养神.突然腿上一阵酥麻.倏地一下睁开眼.抬起头.

“你这小家伙.又淘气了.”他一把将水中的乳白色捞起來.

“哈哈.好痒.干爹放开团子.哈哈……”

萧傲焦看着水灵灵.白嫩嫩的团子.唇角漾起一个大大的弧度.于是在心底描绘出一个人物模样.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.才能生出如此乖巧可爱.又鬼机灵的孩子.本是心底在猜测.不料竟顺口说了出來.

“你娘亲一定很漂亮.”

团子一听到有人夸赞他娘亲漂亮.那小眉毛一扬.小嘴一翘.得意的尾巴都撅上了天.

小手蹭了蹭鼻尖.哼哧两声:“那是自然.我娘亲可漂亮了.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.跟我娘子一样漂亮.”

萧傲焦但笑不语.并沒怎么把他的话放在心上.只当是孩子对母亲的盲目崇拜.

“來.干爹给你搓背.”

团子欢快的应了声.便咧嘴笑笑.转过身去.一边玩着自己的小兄弟.一边享受萧傲焦的服务.玩着玩着.他突然转过身去.哗的下溅了萧傲焦一脸水.

“又顽皮了.”萧傲焦抹了把脸上的水.故作生气的瞪向团子.

“嘿嘿.”他挠头干笑两声.眼神若有若无的向下瞟.

萧傲焦也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.越看越警觉不妙.一手伸到下面.挡住重要部位.沉下脸來看向团子.这孩子.还真是越來越沒分寸了.

却不料.接下來的话.让他才是真的又气又无奈.

“干爹.你的鸟好粗.好大啊.”语毕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小鸟.还伸出两根手指捏起來给萧傲焦看.“你看.团子的鸟好小.”

原本温热的池水.有了沸腾的迹象……

只见萧傲焦周围的水.正咕噜咕噜的在翻滚.冒着汩汩浓烟.

然而团子却好似沒看到萧傲焦一张铁青的脸.小手指着他头顶的青烟.天真的问道:“干爹.你头发着火了.”

“哇.这水都要煮沸了.是不是有人还在添柴火.我们快起來走吧.不然就要被煮熟了.这叫温水煮青蛙.”

噗……

沒事.他扛得住.不就是急火攻心.吐口血嘛.哥不在乎.

龙少卿带着苍耳來到了夜安城.跟梧凉他们汇合.虽然已经有了团子的消息.不过既然知道了是在玉面狐狸那里.也就无须担心.

萧傲焦那人.他虽沒有正面接触过.但是多少也了解些.是个不错的人.为人仗义敞亮.

至少.团子在他那里.不会有什么危险.并且有玉雪山庄罩着.也不敢有人造次.但是.那个臭小子.竟敢背后诽谤他这个亲爹.看到时候怎么收拾他.

“龙少卿.你带我來这里干嘛.”苍耳看着夜安城三个苍劲的大字.心中颇为不满.

她现在最想做的是三件事.一是.赶快见到儿子.确保他还好.二是.找到公子辰.确定他还活着.三是.捉到金豪.把事情來龙去脉问清楚.为什么要带走她.难道又是因为乾坤秘图.虽然她早已猜到了.不过还是想亲自确认.

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.龙少卿指了指夜安城三个字.详细为她解答.

“我们明日就启程赶去帝雁皇都.而他.带走你也是为了威胁我.”

“威胁你.你说的意思.金豪是为了乾坤秘图.”这下她明白了.果然还是乾坤秘图.

龙少卿点点头.牵着她的手.朝客栈走去.

“那你是怎么知道的.”她很好奇.她被金豪绑走.龙少卿怎么会知道呢.他不是远在北央的墨星阁吗.

难道说.他在落风县安插了眼线.暗中保护她.可为什么当时金豪绑走她的时候.他又沒及时派人來救她.

“我沒安插眼线.而是你被绑走了之后.才得知.”他不好意思的说道.

这还差不多.苍耳了然的点头.她就说嘛.如果是一直注视着她被金豪绑走.却沒及时來救她.哼.那他就别想认回儿子.

“相信你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吧.”

“你是指金豪.”

龙少卿淡笑着点点头.

呵.苍耳摇头苦笑.都这时候了.她怎么会不知道.再不知道.那她就是智商有问題了.

“他是帝雁的王爷.本名雁惊豪.至于为什么流落在落风县.这我就不得而知了.不过.我一定会查清楚的.”

她气愤的不是被金豪迷晕绑架.而是被欺骗.虽然落风县五年.她时常跟金豪拌嘴.时不时的找些鸡毛蒜皮的事去为难他.

不过却也是把他当作朋友一般对待.想当初李妈妈刚去世不久.她才接手红春院.因为年轻.所以经常都有些地痞流氓找她麻烦.那时候.多亏了金豪.不然她一个十來岁的女子.如何能撑得起偌大一个红春院.

从那时候起.她在心底把金豪当作了朋友.虽然平时他好色了点.看起來猥琐了点.长得抽象了点.不过确实真心帮助过她.这让她很感激.

“我知道.他有恩于你.现在沒事了.以后你欠的情.你欠的债.都一并算在我身上.由我來还.”

苍耳刷的抬起头.从回忆中走出现实.

眼前的龙少卿.淡淡的笑着.浑身沐浴着金光.让她有种置身于梦中的感觉.她眨了眨眼.闭上.再睁开.又暗暗掐了自己一把.这才确定不是梦.是现实.眼前的人.也不是假的.是真真实实的龙少卿.

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.”她抬起手.轻抚着他刚硬的轮廓.

龙少卿一把抓住她的手.紧紧地贴在胸口.让她感受.他砰砰跳动的心.

“沒有为什么.只因为遇到了.只因为.想要好好疼你.只因为.想要好好爱你.”

苍耳听得恍恍惚惚.虽不太明白他话中的含义.不过却还是被他感动了.这一刻.她只想埋入他的胸膛.听他鲜活的心跳.

“把一切都交给我.你是我的女人.我会给你最好的一切.”

嗯.她轻轻点头.双手紧紧环抱住他.

冬日的阳光.暖暖的洒在两人身上.好一副唯美的情侣背影.真是应了那样一句话.只羡鸳鸯不羡仙.

是啊.仙又何妨.孤寂千万年.如何胜得过人间几十年的携子之手.

“呀.阁主.您老人家回來了.”梧凉轻摇羽扇.笑着走下楼來.惊得苍耳赶忙从龙少卿怀中抬起头來.

“哼.本尊看你最近挺闲啊.”

龙少卿被人打扰好事.气得咬牙切齿.尽管这个人是他兄弟.那也不行.沒听说过吗.为兄弟两肋插刀.为女人插兄弟两刀.他龙少卿.绝对是能够为女人插兄弟两刀的那个人.

梧凉冲苍耳笑笑.见龙少卿咬牙切齿.恨不得咬死他的模样.但他却偏偏不走.故意站在一旁.一副看风景的闲散样.

“既然你这么闲.那就给我去东风镇.”说完.他挽着苍耳上了楼.

难道两人单独相处.难得沒有儿子在一旁.难得苍耳对他态度有了转变.现在还不好好地增进感情.更待何时.

男人与女人嘛.增进感情最好的捷径.还不就是那回事.

于是他迫不及待的揽着苍耳往楼上走去.脚下步伐匆匆.一点都沒有身为天下第一邪君该有的风度.

那副急切的样.就像是初尝人事的小毛头.又紧张.又期待.心底痒痒的.如同一只小猫咪在挠.

苍耳察觉到异样.停下脚步.转过头.警戒的向龙少卿.

“你走这么快干什么.该不会打什么坏主意吧.”说罢.她挣脱出他的怀抱.后退两步.

“娘子说哪里的话.你把为夫想成什么人了.”

苍耳眼角猛抽.撇撇嘴.离龙少卿远远地.保持一定距离.

“阿苍.为夫很难受.你能不能帮帮我.”

“怎么.你生病了.”说着.她将手伸到他额头探了探.不烫啊.

龙少卿一把抓住她的手.伸到下面鼓起的小伞部位.

“啊.你干嘛.”苍耳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.猛地甩开手.像是被火烫了一般.白皙如雪的脸颊.透着晶莹的粉.

龙少卿紧盯着她微微嘟起的红唇.身下肿胀的越发厉害.

“阿苍.真的很难受.我憋得难受.”

“你.”她又气又恨.颤抖着手指向他的鼻尖.

苍耳看着龙少卿水雾弥漫的星眸.怎么看都不像是传说中杀人如麻的邪君.分明就是一个精虫上脑的种马.一天到晚.脑子里除了那点事.就沒见他想过其他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