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60 护住儿心切

060 护住儿心切

猖狂.真是太猖狂了.

竟敢打他儿子的注意.管他是谁.今日都别想活着走出这里.

梧凉见他已动怒.心底为他竖起一根大拇指.可面上却不动声色.他今日就要看看.玉面狐狸不同的一面.

“陈伯.守护好马车.”萧傲焦冷冷勾唇.长袍一掀.伸出玉白的一根食指.勾起垂在胸前的一缕墨发放在唇边.轻轻的吹了口气.

他原本就长得妖邪.却做出这样魅惑的动作.让梧凉也为之点头赞赏.还真是妖孽一只.能够与少卿.西风并列称为三邪狐狸.还真是一点都不虚传.

只见他红颜若桃的唇瓣.一开一合.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.玉白晶莹的一张瓜子脸上.镶嵌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.仿若一只行走在雪山之巅的玉白狐狸.

梧凉淡淡的看着萧傲焦.轻摇羽扇.抿唇一笑.点了点头.

“看剑.”萧傲焦才沒工夫去想那么多.他只想快点解决掉眼前这个人.好继续赶路.

梧凉立在原地不动.直到萧傲焦手中的白乙剑到了胸前.就差几毫将要刺到他的胸口.他才刷的一下打开手中羽扇.一个旋身.原本毫无杀伤力的羽扇.纷纷射出箭一般的翎羽.

萧傲焦眼见如箭一般地翎羽朝他射过來.不慌不忙.华丽的转身.足尖轻点.纵身一跃跳到树上.风度翩翩的立于树梢.薄唇微翘.冷冷笑道:“好一个南城神算子.”

梧凉收了灵力.一手负于背后.一手轻摇羽扇.站在原地淡淡的看着马车.久久.才听他笑道:“今日得见玉面狐狸.果真不同凡响.”

萧傲焦听他说出自己的名号.眉梢轻摇.微微一笑:“哦.神算子.竟知道在下.那可真是难得.”语毕.他提气运力.跳下树梢.

梧凉看了看时辰.眉头微皱.在此耗费时日颇多.万不可再多作耽搁.否则龙少卿那货还不宰了他.

因此再一抬头看向萧傲焦时.哪还有方才的悠然自得.淡笑如风.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深沉严肃.眸中闪烁着如狼的精光.

“马车里的男孩.在下必须带走.还望萧少爷谅解.”

萧傲焦哪里肯.立马警戒的退到马车旁.如战神一般的守护着马车内的人.团子是他儿子.无论是谁.都别想带走.除非从他尸体上踏过去.

“干爹.”团子坐在马车内.早就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.几次想要探出头來.一瞧究竟.无奈都被陈伯按了回去.

听着外面的声音.有几分熟悉.又从那人口中听到.必须要带走自己.可他究竟是谁.是爹爹那边派來的人.还是娘亲那边派來的人呢.这让他好着急啊.想要掀开帘子看清楚.

奈何陈伯总是拦着他.不准他掀开帘子.也不准他出马车.

“干爹.您让我出去看看.外面那个……”他话还沒说完.便被萧傲焦出声打断.

“团子别说话.乖乖坐在马车内.外面的一切事.由干爹來解决.”

他小嘴张了张.还想说什么.萧傲焦抬了抬手制止住.

“萧少爷.还不放人吗.”

“放人.本少爷为何要放人.”

梧凉微恼.袖袍一摆.向前迈了一步.双拳紧握.眸光似狼.射出一道精光.

而萧傲焦眼睛微眯.挑衅地看向梧凉.就在两人之间.形成一股强大的气流.无风而动.吹得四周尘土飞扬.黄沙滚滚.树叶翻飞.

不一会儿.萧傲焦就坚持不下去了.嘴角溢出一丝腥红.陈伯看得一阵着急.几番张口.想要阻止.都被萧傲焦制止了.

“不自量力.”梧凉大手一扬.一股强大的气流波.打到他身上.直接把他推翻到地上.

“少爷.”陈伯赶紧上前.扑到萧傲焦身旁.

团子听到外面的响动.察觉到不对劲.伸手掀开帘子.从马车内探出头來.结果却看到萧傲焦躺在地上.伤势不轻.胸前晕染出一抹鲜红.

“爹爹.”这可把他吓坏了.立即跳下马车.迈开小腿.蹭蹭的跑到萧傲焦身旁.眼中泪花闪闪.“爹爹.你受伤了.爹爹.”

萧傲焦欣慰的看着团子.有子如此.人生何求.

“团子别哭.爹爹沒事.”

梧凉看着眼前和谐的一幕.眼角一阵抽抽.他有种不好的预感.某人今后的日子可不好受了.要知道.那个人可是邪君.腹黑.心狠.那不是虚传.

苍耳跟龙少卿等人.一路打探着消息.紧赶慢赶.终于赶了过來.结果却看到了方才的一幕.团子跳下马车.哭得声嘶力竭的奔到萧傲焦身旁.一口一个爹爹.

这可把龙少卿给气坏了.就连周围的气流都在隐隐浮动.墨星阁众人不动声色的悄悄后退.他们已经预料到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.

苍耳也察觉到了异样.转过头去看龙少卿.这一看把她吓了一大跳.不禁小心的往旁跨了一步.生怕受到无辜牵连.

只见他唇角微翘.阴狠的笑着.星辰般深邃的眸子.微微眯起.浑身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戾气.如同刚从修罗地狱踏出來.

此时的龙少卿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.他所看到的只有那碍眼的一幕.其他的一切都已经自动忽视.

他伸出大拇指.擦拭了一下嘴角.邪邪一笑.哗的一甩袖袍.轻踏着步伐.走向萧傲焦.

苍耳一见这阵势.顿感不妙.想要喊住他.但已來不及.于是立马跟上去.

团子听到脚步声.抬起头來.脸上满是泪水.亮晶晶的鼻涕.都流到了人中.快要流到嘴边.

龙少卿原本还满是戾气.想要将萧傲焦一掌拍碎.但一见到团子.所有的怒气都烟消云散.心中一片柔软.只想立马将团子抱在怀中.

那是他儿子.是这个世上.跟他最亲.体内流着他龙少卿血液的人.可如今.他的儿子.却叫着别的男人为爹爹.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.如何能够放过那个男人.

团子看着朝他走过來的龙少卿.看着紧跟在龙少卿身后的苍耳.眼中泪水越发汹涌.如开闸的洪水.**.

好半晌.他才反应过來.抬起胖乎乎的小手.揉了揉眼睛.吸了吸鼻涕.哽咽道:“爹爹.娘.娘亲.”

噗.什么.萧傲焦不可置信的看向团子.又抬眼去看朝他们这边走过來的龙少卿.那张与团子几乎一模一样的脸.再一看紧跟在那个男人身后的女人.以及团子口中所喊的.

他摇摇头.满脸茫然.恍惚的看向团子.想要从他口中得到答案.

团子歉意的抬起头看向萧傲焦.小手不安的搅动着衣角.他原本想等找到娘亲.再跟干爹说清楚的.可是却不料.娘亲跟爹爹竟会这么快找到他.

“对不起.爹爹.”他低着头.朝萧傲焦弯下腰.不听到他说话.一直不抬起身來.

萧傲焦紧闭着眼睛.忍下心中的那股钝痛.他怎么会怪团子.怎么忍心怪他.但是.被欺骗.又怎么会不在意.

龙少卿见自己儿子一直对着萧傲焦弯腰躬身低着头.心中委实不忍.于是立即上前.将他抱起.

“团子.以后不准轻易对人弯腰低身.”

哼.他龙少卿的儿子.岂是随意对人弓身哈腰的.

“宝贝儿子.”苍耳泪眼模糊的奔上前.一把将团子从龙少卿怀中夺过來.紧紧地抱在怀里.

团子紧皱着眉头.左右看了苍耳跟龙少卿几眼.小嘴微微嘟起.

“娘亲.爹爹.团子想你们.”

傻孩子.苍耳终是沒忍住.眼泪夺眶而出.不忍让儿子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.赶紧别过头去.

龙少卿见此.上前一步.轻轻地抱了抱母子俩.然后一手抱过团子.另一只手揽住苍耳.在她腰间轻轻捏了一把.

“乖.想哭就哭.有我在呢.”

原本还哭得声音哽咽的苍耳.被龙少卿这么一说.硬是给忍住了.

“娘亲.这是团子的干爹.是他救了团子.对团子可好了.”团子将自己离开二花他们.去找苍耳.却在戈壁雪域遇难.昏迷过去.最后被萧傲焦所救这一系列事.一一的说了遍.

苍耳听后感激不尽.连连对萧傲焦道谢.就连龙少卿.也不再用敌意的目光看着萧傲焦.不过却仍是沒有好态度.哼.谁叫他诱骗了团子.还让团子叫他爹爹.

吃醋的男人伤不起啊.

“干爹爹.这个男人.”团子转过头看了眼龙少卿.冲他嘻嘻一笑.然后又看向萧傲焦.“抱着我的这个男人.是我亲爹爹.你看我们长得是不是一模一样.”说完.他还故意板着一张脸.作出一副深沉的模样.

亲爹爹.萧傲焦听到这三字.心口一紧.胸腔闷闷的.有些难受.可面上却淡淡的笑着.轻轻点头.示意他继续介绍下去.

“这个.”他小心的看了眼苍耳.抿了抿唇.往龙少卿怀里缩了缩.确保安全.才小声的说:“她就是团子.团子的娘子.”

“什么.”龙少卿惊呼出声.眼睛微眯.射出凶险的光.如狼一般的看着怀中的小人儿.

苍耳沒有想象中的生气.而是轻扬眉梢.一副吾儿真棒的眼神看向团子.

萧傲焦别具深意的看了看苍耳.原來这位就是那个养大团子的女人.果真闻名不如见面.的确不是一般女子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