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61 为夫哪敢

061 为夫哪敢

虽说苍耳穿着朴素.一身白衣.清清淡淡.但是往她身上这么一罩.就如同带水百合.清新淡然.让人移不开眼.且从她身上散发出來的气质.却又是那么的高傲独立.像是林立雪中的一树孤梅.

“团子.你说谁是你娘子.”龙少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.手上的力度紧了紧.把苍耳吓得不轻.赶紧从他手中将团子救下.

完了还警告地瞪他一眼.怒吼道:“敢恐吓我儿子.”

龙少卿展颜一笑看向苍耳.立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.焉焉的.

“为夫哪敢.”

整件事.好似一场闹剧.经过团子这个中间人的一番解释.所有人都哈哈一笑.泯恩仇.

“原來阁下就是传说的邪君.今日得见.幸会幸会.”萧傲焦抱拳朝龙少卿拱了拱手.心中那点不悦.也随之消失.

“幸会.幸会.本尊还得多谢玉面狐狸.若不是你.恐怕小儿性命堪忧啊.”

“哈哈.龙兄客气了.來.请上座.”萧傲焦抬手作出一个请的动作.引龙少卿上座.

而他也不客气.点头笑着走到上方稳稳的坐着.

“龙兄接下來.有何打算.若是不忙.就在小弟这里逗留几日.稍作歇息.”萧傲焦看了看团子.又瞟了眼坐在一旁.温柔淡笑着的苍耳.

龙少卿不动声色的观察萧傲焦的一举一动.唇畔一翘.大手一摆.邪邪一笑.道:“不必了.龙某还有要事在身.就不叨扰萧少爷了.”

“梧凉.带小少爷上马车.”说着.他站起身來.走到苍耳身旁.挽住她的胳膊.一副夫妻和睦的样.

团子依依不舍的看着萧傲焦.快要跨出门槛时.猛地挣脱掉梧凉的手.转身奔到萧傲焦怀里.

“傲焦爹爹.团子要走了.你不要伤心.团子会想你的.”糯糯的娃娃音.像是一枚石子.投入到他浩瀚的心湖.

萧傲焦伸手紧紧地抱住团子.哽咽道:“团子乖.干爹也会想你的.”

“去吧.别让你爹爹娘亲等久了.”他松开手.放开团子.将他往前推了一把.冲他招招手.

苍耳看不过去.走了上來.在两人都惊愕中.猛地一把抱住萧傲焦.千万别想歪了.这是一个很有礼貌.很友谊的拥抱.

“哥们儿.大恩不言谢.”

被苍耳抱住的萧傲焦.有一刹那的心跳加速.随即是呆萌.那一刻.他感到自己浑身颤了一下.像是有一股电流导入身体.

苍耳松开手.为他理了理凌乱的衣裳.在他肩头重重的拍了下.语气深长道:“若是想女人了.有需要时.就去落风县红春院找我.”

萧傲焦眼角狠狠地抖了抖.好半晌才敢去直视苍耳毫无羞愧之色的容颜.艰难的吞了吞唾沫.

久久.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.颤抖着开口:“多.多谢.”

苍耳妩媚一笑.小手戳了戳他的胸口.娇嗔道:“不客气.小娇娇.”

小娇娇.

浑身战栗的不仅是萧傲焦.还有早已出了大门.候在门外.一向宠辱不惊.淡若风清.事不关己的墨星阁特邀护法兼军师.梧凉是也.

夫人.还真是.女中豪杰.不畏强权与腹黑.敢于直面阴冷邪气的阁主.佩服.佩服.他悄悄地为她竖起大拇指.

龙少卿原本对萧傲焦的敌意.已经消除了不少.只有一丁点.蚊虫那么一丁点.现如今.那是呈直线加速壮大.

若是之前的敌意与恨意.只是一颗小沙粒的话.那么现如今对萧傲焦的敌意与恨意.那就是一片浩瀚无垠的金色沙滩.

苍耳拉过团子.跟萧傲焦说了一些告别的话.便要准备离去.却不料一转身就撞到龙少卿铁壁一样的胸膛.疼得她鼻子酸酸的.眼中直冒泪水.

“喂.你.”她怒指着龙少卿.紧咬下唇.半晌发不出一言.疼啊.

龙少卿心中一阵不忍.但是一想到她对着别的男人笑得这般妩媚动情.他就气.心里那叫一个气.恨呀.

“娘亲.不痛.呼呼.”团子踮起脚尖.要去给苍耳吹吹.

龙少卿见状.一把拨开团子.大手在她鼻尖轻轻地揉了揉.薄薄的红唇.凑上去轻轻地吹了口气.

苍耳浑身一颤.想要躲开他.龙少卿偏偏不如她意.大手牢牢捏住她的纤腰.伸出舌头.在她鼻尖舔了舔.弄得苍耳浑身酥麻酸软.心底痒痒的.

“你放开.别太过分.”

“为夫怎么过分了.嗯.”他声音沙哑性感.带着一丝蛊惑.撩拨得苍耳一阵恍惚.

龙少卿得意的看了眼面如猪肝色的萧傲焦.唇畔微扬.邪邪一笑.

她被龙少卿撩拨得耳根发烫.面色血红.只想立马逃离他的禁锢.躲避他的触碰.奈何她越动越挣扎.龙少卿反倒抱得更紧.

她一个劲的扭动.纤腰如同一条灵活的小蛇.在他怀里扭來摆去.

唔.他咬紧下唇.倒吸一口凉气.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渴望.

“别乱动.”低沉黯哑的声音.隐隐透着一股欲、火.

正在扭动的苍耳.小腹碰到一根火烫的硬硬的.像棍子一样直立的东西.蓦地脸上一烫.耳根红得跟染了血一般.

“你.”她猛地掐在他腰间.狠狠地拧了一把.

龙少卿吃痛.眉梢抖了抖.却硬是忍着沒有出声.

苍耳冷冷勾唇.加大手上的力度.捏着他腰际的一团肉.三百六十度拧了一圈.疼得龙少卿暗暗吸气.

“不料娘子好这一口.今晚为夫定当满足.”他嘴角轻扬.凑近她耳际.悄声说道.

萧傲焦实在看不下去了.不得不出声阻止.

“咳咳……那个.二位是否要找个偏房.方可行此事.”

龙少卿这才收了邪气的笑容.松开苍耳.强行将她拉到身后.阴冷的看向萧傲焦.

“萧少爷提醒得是.毕竟男女之事.还是不能当着外人做.这种事嘛……”他故意话说一半.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萧傲焦.随即低头暧昧的看着苍耳.

见她白皙的小脸.早已红得跟蒸熟的螃蟹似得.心中一乐.直接打横将她抱在臂弯.哈哈大笑着走出门外.

梧凉看着如此幼稚的阁主.无奈的叹口气.

果真应了那句话.恋爱中的人.智商为零.这是不分男女的.

唉.想他们雄霸一方的阁主.人称天下第一邪君的男人.竟然因为吃醋.变得如此幼稚.做出此等低劣行为.别说他们是认识……

“龙少卿.你放我下來.”

然而任由苍耳怎么喊叫.拍打.甚至拧他.龙少卿就是不放.抱着她大摇大摆走出玉雪山庄.來到外面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旁.直接将她塞了进去.

团子紧跟在身后.抿着粉唇.捂嘴偷笑.

“龙少卿.你不要太过分.”

苍耳气得浑身颤抖.一手叉腰.一手直指龙少卿的脑门.

“我不要跟你们同行.”她伸手掀开帘子就要跳下马车.然而龙少卿只是一挥手.就把她推送了进去.

“梧凉.还愣着干嘛.沒听到夫人的话.现在就启程.”

梧凉愣了愣.张了张嘴.却无从反驳.谁叫他遇到的是龙少卿呢.他不仅腹黑.且还善变.阴冷.邪气.睁着眼说瞎话.那都不是什么秘密.

好吧.他从了.

龙少卿抱起团子.也钻进马车内.随即放下帘子.

“娘亲.”团子见苍耳怒气冲天的坐在马车内.一副要杀人的模样.小心的喊了声.

“团子过來.”她挪了一下.腾出一个空位.伸手在上面拍了拍.示意团子坐过去.

然而还不等他坐过去.龙少卿一屁股就坐到了她身边.气得苍耳咬牙切齿.恨不得咬碎他的筋骨.

“给我滚开.”

龙少卿非但不走.还无赖的斜靠在她身上.

“你.”她正要发怒.突然冷冷一笑.眼中闪过算计的精光.猛地站起身.想着龙少卿一定不妨.然后摔个大跟头.

然他岂是能被人轻易算计的人.从來都是他算计别人.还从沒有人能够算计得到他.就在苍耳起身的刹那.龙少卿弓身一弹.再往下一落.直接将她扑倒在地.

“啊.”被龙少卿压在身下的苍耳.惊叫出声.吓得在外赶车的梧凉.牵着缰绳的手抖了抖.

团子眼珠子瞪得圆圆的.揉了揉眼睛.眨也不眨的看着重叠在一起的两人.

“乖儿子.出去.”龙少卿瞥了眼团子.觉得有些碍事.因此把亲儿子也赶了出去.

“站住.”苍耳怒喊了一声.团子脚下一软.正要回身坐下來.一接触到龙少卿警告的眼神.立马掀开帘子出了马车.

梧凉看见团子出了马车.了然的点头.一手握着缰绳.一手抱着团子.俩人紧挨着坐在一起.大家心照不宣.谁也沒有说话.

“龙少卿.你还不起來.是要压死我吗.”她咬牙一字一句的说着.

“哦.娘子是想女王姿势.压在为夫身上.”闻言.他唇角一翘.邪邪笑着.动了动下身.火热的棍子在她敏感部位蹭了蹭.

苍耳浑身战栗.鸡皮疙瘩起了一身.

“外面可是有你的属下.团子也在.”她言外之意.谅你也不敢做出格的事.

然而她想错了.要知道.趴在她身上的可不是一般的男人.那是龙少卿.他可是邪君.之所以被人称为邪君.不光是他阴冷.邪气.还有就是.他从來不按常理出牌.也从來不在乎身外之名.总之一句话.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