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62 你自找的

062 你自找的

他的原则那就是.他乐意.

“女人.我不勉强你.”他站起身.将苍耳也拉起來.

“那最好.”听到他说不勉强自己.苍耳心中舒了口气.虽然她已经跟龙少卿发生过那种事.并孕育出了团子.

而上次.在清风崖.他们之间虽沒有发生实质性的男女之事.不过却也是被他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.那个部位.可是女人最隐私的地方.岂是男人随便看的.何况.他还用手……

现在想來.她仍是会脸红.感到羞耻.

毕竟她并沒有真的喜欢上他.他们之间的关系.也沒有正式确立.只是介于爱人与暧昧之间.这样不伦不类的关系.她怎么能够随意就与他发生关系.

若是真的被龙少卿强行占有了.她除了伤心.还能做什么.去死吗.她做不到.去杀了龙少卿.她沒那本事.

“想什么呢.想得面红耳赤.”龙少卿一直盯着苍耳.见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.而那红晕.明显红得不正常.

苍耳惊愕的抬起眸.慌乱的眼神.如小鹿般无辜的看向龙少卿.

妩媚的她.狡黠的她.粗鲁野蛮的她.邪气的她.贪财的她.小气的她等他都见过.却唯独沒见过.乖巧无辜的她.

那一瞬.龙少卿被迷惑了.大手情不自禁的去抚摸她精致的眉眼.想要安抚她眼中的不安.想要好好地呵护.好好地压在身下疼爱.

苍耳趁着他恍神之际.手腕快速翻转.朝着他胸膛.猛地用力一推.迅速抬起脚.一脚踹了过去.

只听砰一声.一缕墨色.华丽的摔出马车.

正匀速赶车的梧凉.听见响声回过头來.见到龙少卿狼狈的摔在地上.这可把他吓了好一大跳.手上一抖.缰绳差点沒捏稳.

“阁主.您.你这是.”他跳下马车.故作茫然的环顾四周.然后无辜的看着龙少卿.

“滚.”龙少卿冷冷的扫了眼梧凉.怒吼一声.

哼.丢脸死了.他要不是为了让苍耳心里好受些.才不会做出如此丢脸之事.要知道.刚才苍耳那一掌.他完全可以轻易躲过去.但他却故意装成毫无准备.在不防之下.被她打飞出了马车.为的就是.让她解气.

团子原本也想上前安慰一下爹爹.但见梧凉叔叔都被骂了.小脚立马刹住.站在原地不动.

梧凉被龙少卿吼了.也不生气.摇头笑着走向马车.跳上去.继续充当车夫的角色.看來阁主还真是良苦用心啊.为了博得美人心.那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.

“团子.來.叔叔抱.咱们啊.不耽误你爹娘调情.”

“谁跟他调情.不会说话.别乱放屁.”苍耳一把掀开帘子.猛地一脚踹到梧凉背上.差点将他踢摔下马.

梧捂着胸口.暗暗运气.苍耳那一脚可不轻.

马车平稳的往前驶着.不久便出了西陵.临近帝雁时.已是黑夜.

“阁主.现在天已晚.然而附近却沒有一个落脚的地方.您看.我们是继续前行.还是在此歇息.等天一亮.再行走.”

龙少卿懒懒的伸了个懒腰.打着哈欠.低沉暗哑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.

“就在此歇息.今夜辛苦你了.”

苍耳掀开帘子.探出头去.看着挂在树梢的一轮银月.心底升起微微的酸苦.这样的夜晚.这样凄凉的月色.让她想起了一个人.那个总是冷冷清清.笑得云淡风轻的白衣男子.

子辰.不知他现在是在哪里.可还安好.

龙少卿听着她口中喃喃低语.喊出公子辰的名字.心口一紧.蓦地一阵钝痛.

在她心中.果然想着那个人.这一路上.他都故意不去想.装作什么也不知道.什么也沒发生.

他花样百出.只为了让她多看他一眼.能够爱上他.然而这一切.都只是徒劳.罢了.罢了.

不是他的.就不该去勉强.

“本尊定会找到他.别担心.早点歇息吧.明早还得赶路.”他轻拍了拍她的肩膀.低低叹息一声.弓腰跨出马车.与梧凉一起守在外面.

“阁主.您怎么出來了.夫人她……”

梧凉话还沒说完.龙少卿抬手制止.

“以后别乱称呼苍姑娘.坏了人家名声.”

说出这样的话.痛的何止是他一个人的心.坐在马车内的苍耳.因为他的一句苍姑娘.心中狠狠一紧.针扎般疼.

他们之间.终究是沒有结果.还沒开始.便已谢幕.

也好.这样也好.对他.对她都挺好的.

团子安静的坐在一旁.小手抚摸着肉丸子.乌溜溜的大眼.无辜的看向苍耳.

娘亲跟爹爹.好像出了问題.

那他该怎么办.他不能沒有爹爹和娘亲.他要爹爹跟娘亲在一起.永远地在一起.

对.撮合他们.嘿嘿……

肉丸子被团子顺毛顺得懒洋洋的.享受的眯起眼睛.小嘴时不时的溢出一两声舒适的呻、吟.

苍耳转头怒瞪了眼肉丸子.这个小畜生.就知道霸占她的宝贝儿子.

真是的.早知如此.当初就不该在雪地里捡回这个莫名其妙的肉球.

“团子.到娘亲怀里來.”

母子俩许久未见.这会儿终于有他们娘俩单独相处时间.那可是说不完的话.团子将他一路上找娘亲的故事.说得天花乱坠.添油加醋的讲诉了一些自己的英雄事迹.逗得苍耳哈哈大笑.

笑声从马车内传出來.感染了外面一夜凄寒.

“怎么.打算放手了.”梧凉提起酒坛子.闷了一口.头也不回的问道.

良久才听到他沙哑磁性的声音:“不放手能如何.”

“这可不像你.”他甩过來一坛.龙少卿看也不看.伸手接住.

“因为爱.所以不占有.不强求.”

梧凉摇头失笑.这便是他.人人口中的邪君.可谁又看得到他真正的内心世界.那是一颗莲花般圣洁的心.

因为爱.所以不占有.不强求.

“说得好.”

“废话少说.今晚一醉方休.”

梧凉不多问.不多说.晃了晃手中的酒坛子.对月一照.

龙少卿勾唇邪邪一笑.举起坛子.仰头就喝.咕噜咕噜地跟喝水一般.可无论他喝多少.却仍是感觉不到醉.仍是清醒的能感受到心中的痛.

不知过了多久.苍耳才搂着团子迷迷糊糊的睡过去.而肉丸子早就吃饱了.缩成一团肉球.藏到团子怀中呼呼大睡.

月亮正在一点一点的下沉.突然一片乌云飘來.挡住了银色光芒.就在此时.一道黑影.正悄无声息的接近马车.

沉睡中的肉丸子动了动耳朵.似有要醒的迹象.然而还不待肉丸子醒來报警.龙少卿倏地睁开眼.浑身散发出阴冷的气息.

他身影快如鬼魅闪到黑影身后.在黑影还未得逞之际.一刀刺入他心脏.而那个刺客.最终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.只是临死前.他看到了穿膛而过的那把刀.原來是邪君.

值了.能死在邪君的斩月刀之下.他一个无名剑客.死而无憾.

苍耳闻到血腥味.倏地睁开眼.一把掀开帘子.恰好看到一个嘴角流血.含笑而死的男人.正对着她.冷不丁.被这场面吓了一跳.猛地往后缩了缩.直到那男子倒了下去.露出龙少卿的脸.她这才松口气.拍拍胸脯.

“你动作真快.”她朝他竖起一根大拇指.

龙少卿什么也沒说.擦了擦斩月刀上的血.掉头就走.

“少卿.”苍耳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冷冷的.连话都不跟自己说一句就走.

听到她喊自己.龙少卿心中刚筑起的城墙铁壁.又开始一点一点的瓦解.她总是能够左右他的心情.使他开心的是她.使他心烦的也是她.

这个女人.还真是该死.还真是麻烦.真是让人讨厌.可是又能怎样呢.他对她.恨不起來.厌不起來.对她除了爱.便只有守护.

“人家害怕.你进來吧.”

呼……他深深地吸口气.再均匀吐出.这样的话.无疑是引诱.挑逗.

“这是你自找的.”他一把将苍耳拉出來.抱着她飞入林子.

“啊.”苍耳沒想到他会做出此等疯狂之举.她只是好心叫他到马车里.免得他在外面被冻着了.野外天寒.对身体不好.

哪想到他竟然再一次理解歪了.思想邪恶.还真是无药可救啊.

某女似乎忘了.她嗲嗲娇嗔的话.是引人邪恶的本源.

“龙少卿.你是不是想错了.我只是叫你到马车内休息.怕你冻坏了.不是要勾引你.与你发生那些事.”她好心的给他解释.岂料不解释还好.一解释龙少卿更加的往坏了想.

他薄唇一勾.邪邪笑道:“哦.是吗.我以为女人是想我了.所以……”他一手探入里衣.握住她的浑圆.

“你.”苍耳气得怒指着他.

“本尊也沒说你是勾引我.难道女人是在勾引本尊.那本尊岂能让女人失望.”他轻轻揉捏着她的浑圆.揪起她凸起的小豆豆.一捏一扯.撩拨得苍耳浑身颤抖.

“唔……不.不要.”她仰着头.墨发如水往后倾泻.古玉般的眸中.似要滴出水來.樱花般的粉唇微微开启.贝齿紧咬住下唇.

龙少卿看得心神荡、漾.体内似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.烧得他口干舌燥.喉咙干裂.心底痒痒的.急需要发泄.

“女人.这是你自找的.”他不再忍耐.撕拉一下.扯掉她身上的碍物.

苍耳身上一凉.猛地惊醒.双臂环抱住胸前的春光.警戒的看向龙少卿.

“女人.我想要你.”他俯身将她压下.大手握住她鼓鼓的软软的包子.如同一头狮子.仰头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.

另一只手來到她身下.精准的找到位置.食指顺着花丛.进入到花园里面.揉捏着如同一枚熟透了的蜜桃.抚摸着水嫩的外表.轻轻一压.汁液顺着裂缝就流了出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