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63 为记住她

063 为记住她

苍耳软软的像是一只小白兔.任由眼前的这只邪恶大灰狼.为所欲为.

龙少卿双眼赤红.像是一匹野狼.他捏着她柔嫩的花蕊.轻轻的揉搓.随即手指探入进去.

就像是一个花苞.紧紧地包住他的手指.温热潮湿的甬道.让他浑身颤抖.想要更深的进入.想要狠狠地将她融进自己身体血液中.

苍耳已经软得如同一滩水.她想喊停.可是张着嘴.却发不出声.内心明明是抵触的.可身体却无比渴望.甚至想要得到更多.希望他彻底进去.加快速度.

“女人.舒服吗.”他暗沉沙哑的声音.如同紫竹叶般.沙沙作响.引诱她进入他设好的圈套.

苍耳此时已经意识涣散.哪里还有理智可言.龙少卿说什么.她压根就沒听清楚.只是顺从了身体.说出了心中的想法.

“啊.好舒服.快.快点.”她微仰着头.头发散乱的披在身上.双手牢牢地抓着龙少卿的衣襟.口中喃喃低语.说出让她后來肠子都足以悔青的话.

龙少卿见时机已成熟.快速抽出自己的手指.在苍耳还未清醒之际.猛地一个挺身.进入到她体内.

“啊.”突然的勃然大物.进入体内.痛得苍耳大叫一声.

要知道.她除了走夜路被龙少卿强行夺取那次.生完团子后.多年都是孑然一身.从不曾涉及男女之事.所以对于那方面.还生疏得很.

“好紧.”龙少卿沒想到她已经生过孩子.那地方竟还会紧致如初.

他感觉她那里好紧.好窄.温热湿润的甬道包裹住他的粗大.让他想要飞上天去.如果条件允许.他真想与她做个七天七夜.累死方休.

“啊.不要.好疼.”苍耳尖叫一声.抬起手.想要将龙少卿从身上推开.奈何她双手无力.软软得.别说推动他.就连爬起來都沒力.

龙少卿怕吵到马车内熟睡的儿子.到时好事被迫中断.那可是要了他的命.欲、火无处发泄.他会憋疯的.于是低头含住她粉嫩的小樱桃.隔断她尖锐的娇喘与尖叫声.

他精壮的身体在她体内驰骋.撞击.狠狠地冲刺.

苍耳古玉般的眸子.开始迷离起來.浑身香汗淋漓.身子妖娆得如同罂粟般红艳.从最初的疼痛.到最后的坠入云端

龙少卿深、入、浅、出的撩拨.使得她不时弓起身子.迎合他的宠爱.想要得到更多.

此时的她.大脑一片空白.根本就无从去想.她自己在做着什么事情.无奈.要怪只能怪龙少卿太妖邪了.他不仅是狼狐狸.在那方面更是骚狐狸.把狐狸的妖媚发挥得淋漓尽致.

“女人.说.说爱我.”龙少卿不愧是邪君.腹黑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.在这种时候.也不忘占便宜.

要知道.苍耳已经沒有了自主意识.完全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.在龙少卿这只狼狐狸面前.她弱爆了.

苍耳迷迷糊糊间听到“爱我”俩字.她红唇微启.半晌也不回答.只是雾一般迷蒙的眸子.看得让人心底难耐.

龙少卿真是憋坏了.他就像是一匹被关已久的野狼.突然间释放到了原野.疯狂的飞跃奔跑.驰骋.

苍耳在他身下如同风中落叶般的抖动.如柳的纤腰.真怕一下子给闪断了.

“宝贝.叫.叫少卿.”他坏坏一笑.将小少卿拔出來一截.在里面轻轻搅动.

苍耳被他这一动作弄得浑身酸、麻、酥、痒.好像是体内有一只小虫子.在里面爬行.啃咬.让她难受得要命.

“不.不要出來.快.快进去.”她哽咽着.似要哭出來.

龙少卿不忍看她可怜兮兮的小模样.于是猛地冲了进去.在里面一阵翻天覆地的搅动.搅得风起云涌.天地变色.

“宝贝.快叫.叫少卿.”他开始循循善诱.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听到她说一声.“我爱你”.尽管是在这种情况下.尽管手段有些卑劣.

那又如何.他只是想要亲耳听到她说句.少卿.我爱你.仅仅如此.就这么简单而已.

不管以后如何.不管以后她的心会给谁.她的人会属于谁.而今晚.就当是送给他的一场旖旎繁华的梦.那么今生.只靠追忆这晚旖旎的梦.也足以抚平半世的荒凉.

他承认.在爱情上.他也很自私.说好了.因为爱.所以不占有.不强求.可最终.他还是沒能控制得住.用媚、术蛊惑了她.强行占有了她.

“宝贝.说少卿.我爱你.”龙少卿一遍一遍的教着她说这句话.一遍一遍.以至于到了后面.他自己都哽咽出声.

就在他快要放弃时.苍耳迷离间喃喃出声:“少卿.苍耳爱你.”

那句话一出口.龙少卿浑身一软.瘫倒在她身上.全身早已大汗淋漓.背脊潮湿一片.满脸汗水.

他从沒用过媚、术.自从修炼以來.这是第一次动用.要知道.每使用一次这种法术.于他而言.也是一种巨大的损伤.伤神又伤身.

这本就是狐族的一种法术.不知为何传到了人间.被一个修士所学成.之后一代传一代.传了下去.

而他也是在无意间.学到了这种法术.当初他还为此术不齿.认为堂堂大丈夫.以武取胜.方能胜得正大光明.以此等低劣手段來赢取对方.即便是胜了.那也胜之不武.

可谁又能想得到.他龙少卿.竟会为了一个女人.动用此法术.为的不是得到她.而是记住她的味道.在沒有她的日子.凭此去追忆.

苍耳早已昏睡过去.被龙少卿施了媚、术.又被一再的索要.早已累得筋疲力尽.如风中落叶.随时晃动着跌落枝头.

一旦媚、术卸去.累的不仅是施法之人.还有被施之人.

梧凉见龙少卿面色惨白如纸地抱着苍耳走出林间.再一看两人凌乱不堪的衣衫.瞬间了悟一切.无奈的叹息摇头.真是作孽啊.作孽啊.何苦呢.这一切都是何苦呢.

“少卿.你这么做又是何苦呢.”

龙少卿摇头苦笑.他也不知道.自己为何那么做.是因为太爱她.还是因为太寂寞.想从她那里摄取温暖.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得到她.

“唉.你若真爱.若真想得到她.便放下心中的恨.放下你所奢望的太平盛世.放下你的万里江山.”

良久.才听他低低倾诉:“沒遇到她之前.我从不敢去想.那遥不可及的温暖.离我有多远.那夜之后.也不知为何.就一直记住了她.明明身负重伤.明明无力抵抗.被我狠狠压在身下索取.她眼中沒有绝望.沒有畏惧.有的只是顽强.有的只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愤然抵抗.”

梧凉沒有插话.坐在他身旁.静静地聆听他的倾诉.

“她的眼睛乌黑乌黑.晶亮晶亮.像是夜半.月亮旁边最亮的那一抹星光.不灼烈.不耀眼.却亮晶晶的让人想忘也不能忘.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人.见过比她更顽强勇敢的女人.见过比她更妩媚妖娆的女人.见过比她更温柔娴淑的女人.可这么多中.我却独独记住了她.从此再也不能忘.阿凉.你说这是何故.”

梧凉拿出他的招牌武器.羽鹤翎扇.手中有一下.沒一下的摇着.仰头看向天边那抹星光.

“若我说宿世情缘.你定付之一笑.当我在糊弄你.别想那么多.爱了就爱了.这不是人力所能为.即便爱了沒有结果.这也不是人力所能为.好好地.别让兄弟看不起你.”

龙少卿起身.展了展长臂.活动活动筋骨.便踏过去.斜靠在马车旁.闭眼养了会儿神.

晨起.一抹亮丽温和的光晕.照入马车内.

苍耳动了动眼皮子.只觉胸口沉沉的.像是有什么压在上面.好像还有东西在上面走动.怎么感觉还是四个蹄子的生物.

四个蹄子.貌似.好像.几乎.除了肉丸子.别无他物.

“肉丸子.”她猛地睁开眼.惊呼出声.一把抓住肉丸子的一只小腿.

呜呜……肉丸子无辜的看着苍耳.小黑豆的眼睛.闪亮闪亮的瞄了眼团子.以求拯救加保护.

小团团.是你叫丸子在母老虎肚皮上踩的.你要想办法救救人家呀呀呀

团子不忍的别过脸去.他也沒办法救丸子了.但是他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丸子死于娘亲之手.那以后他就沒有朋友了.

丸子可是他这一生最好的朋友.也是最重要的朋友.

“娘亲.你醒了.”团子狗腿的來到苍耳身后.小手给她揉揉肩.捶捶背.

哼.苍耳冷哼一声.沒有答话.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.真当她老糊涂了吗.若不是团子授意.肉丸子哪有那个肥胆敢在她胸口上走來走去.

这个沒良心的小家伙.一点也不心痛她.

“嘿嘿.娘亲.团子爱你.么么.”团子见娘亲已有松动.于是立马添把火.加大火候.來个甜蜜攻势.

苍耳无奈的摇头.沒办法.儿子那就是她心尖尖上的一块肉啊.三言两语.就把她哄得找不着北了.

“你呀.真拿你沒办法.咱们到了帝雁.就不能再与你爹爹同行了.娘亲还有事情要办.你呢.是跟着娘亲.还是你爹爹.你自己选择.”

她沒有勉强儿子.而是将选择权交给他.让他自己选.他若是想跟龙少卿相处一段时间.那她也不会生气.

毕竟.昨晚上的事情.她依然记忆犹新.他们之间.算是承认了彼此吧.

只不过.她说出这番话后.误解的不只是团子.还有守在外面的龙少卿.

他心底一阵苦笑.随即脸上漾起一抹笑.笑得云淡风轻.笑得让人心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