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65 他生气了

065 他生气了

这.这是要闹哪样.

肉丸子被苍耳甩出去后.直接成抛物线飞出去.砰一声.砸到举起杯子准备喝一口的西风岩手上.

“什么东西.”他蓦地站起身.扬手一甩.便将肉丸子甩到了王不四头上.

“西风.”王不四一把扯掉肉丸子.顺手扔到地上.怒吼一声.指着西风岩就准备开打.

这一路上.他们随时动武.已不是什么新鲜事.

“肉丸子.你怎么在儿.团子呢.”一直坐在旁边.冷眼看戏的二花.直到看清地上的东西后.才惊呼出声.

听到团子二字.西风岩跟王不四也都赶紧凑了上來.

二花抱起地上早已被摔得头晕眼花.眼冒金星的肉丸子.一个劲的摇晃着问.

王不四实在看不下去了.一把将肉丸子扯到自己怀里.

“它哪里会说话.你再摇下去.就把它给摇死了.”

西风岩仔细的看了几眼王不四怀里的肉球.好像是团子的宠物.在红春院相处了也有不少时日.他自然是见过团子的宠物.

一个肉呼呼的.除了吃便是睡的白色球球.

说來也挺好奇的.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.他曾多次问过苍耳.但她都只是冷冷的三个字.不知道.

原本他还以为.苍耳是不想告诉他.后來才得知.她是真的不知道.最后问了肉丸子的主人.也就是团子.

岂料.他也不知道.只是说.在雪地里见到了肉呼呼的丸子.因为喜欢.就抱了回來.一养就是好几年.

“这东西.怎么长不大.”王不四颠了颠怀中的肉球.抬头询问二花.

二花白了他一眼.沒有搭理.

其实她也好奇.甚至整个红春院的人都好奇.按理说.肉丸子在红春院也有四年多了.除了吃.便是睡.你说是灵宠.又不修炼.你说是普通的宠物吧.它却一直长不大.

当初团子才五个月大的时候.见到缩在雪地里肉呼呼的肉丸子.便直直嚷着.要抱回家.

想來倒也是一种缘分.肉丸子除了跟团子亲近.跟其他人都不亲近.包括苍耳.

这话要是被肉丸子听到.它一定举脚抗议.它最不亲近的就是母老虎了...

西风岩又深深地看了肉丸子几眼.妖邪一笑道:“看來.团子就在附近.说不定.苍老师也在.”

说起苍耳.他都有些期待见到她了.感觉好久都沒见到她了.

话刚说完.便听到苍耳破天吼的声音.大喇喇的喊着.

“团子.走慢点.娘亲老了.走不动.”

二花一听到这个声音.不敢置信的看向王不四.随即啪一巴掌打到他脸上.

“你.”他一手抱着肉丸子.一手捂着脸.怒瞪着二花.

“沒有做梦.真的是苍姐.”看到王不四痛得要杀人.她激动的朝着声源处奔去.

王不四反应过來后.也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痛了.抱着肉丸子就去追二花.苍耳.真的是她.

也不知道她最近好不好.被红衣人抓走后.有沒有受伤.最近胃口怎么样.胖了还是瘦了.

他兴奋的胡思乱想.甚至还嘀嘀咕咕念出了声.

“你想多了.”西风岩经过他身旁时.云淡风轻的送了他四个字.

苍耳刚上了一阶木质台阶.便看到急冲冲奔下來的二花.不敢置信的喊出声:“二花.”这一喊不打紧.再一看.后面还跟着委屈巴拉.红着半张脸的王不四.以及悠然自得邪邪笑着的西风岩.

沒想到他们会在这里.早就听团子说过了.他们都也在四处找自己.心底不感动不已.

“小四.西风.别來无恙啊.”

其实也并沒有多久.然而再见.却像是隔了几个世纪.

“看到你安全真好.”西风岩笑着走下來.直接把还在发愣的王不四挤到一边.

“西风岩.你欠打.”王不四一掌就要朝西风岩劈过去.然而每次都只能扑个空.气得他直咬牙.

挥舞了半天.仍是沒有沾到西风岩的半片衣角.为了挽回面子.他只得自个给自个找台阶下.

“哼.看在苍苍的面子上.四爷不跟你计较.”

逗得众人哈哈一笑.并沒有去揭穿他.

就连苍耳.也只是哈哈大笑.沒有去拆穿他.若是换作从前.她一定会说.沒事.你使劲打.不用给我面子.

“你们怎么也來到了紫雁城.”她一手牵着团子.一手揽着二花.开始寻长问短.

二花见到苍耳跟团子都安全后.一直紧张不安的心.这才稳稳的放回肚里.面对苍耳时.她说话也温柔多了.

“原本我们到了夜安城.与梧凉他们碰了面.后來听他说.团子沒事.他自有办法找到.叫我们到紫雁城等你们.”她话还沒说完.王不四便迫不及待的出声接上.

“起初我们还不信.将信将疑的來到了紫雁城.这不.才到一天.就真的见到你们了.看來.那小子果然沒说假话.否则.哼.四爷定不饶他.”

某人又开始说大话.其余人自动无视.

苍耳假咳一声.示意王不四适可而止.要知道.当初梧凉可是与他交过手.不.人家自始至终都沒有正面出手.因为不屑跟他交手.

一群人正说笑间.突然感受到一股阴寒之气.冷冷地从前方袭过來.

西风岩眉头微皱.眼角抖了抖.他好像看到了那个人.

王不四张了张嘴.还想说点什么.但觉氛围不对.于是很识相的闭了嘴.

苍耳拉着团子小心的后退一步.只觉得怪怪的.怎么突然周围变得这么冷.阴寒阴寒的冷.像是到了冥界地狱.

正分神之际.只见龙少卿双手负于背后.绷着脸.浑身寒气凛然的踏着步子.朝她走來.

好可怕.

她艰难的吞了吞口水.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到如此恐怖森冷的龙少卿.即便是上次团子叫萧傲焦爹爹.他虽然生气.可也沒有这么让人害怕过.

“我.我來找团子.”她小心翼翼的开口解释.说话时.声音都有些颤抖.

二花已经被震慑得动也不能动.听到苍耳的声音.她四肢才稍稍可以活动.微微动了动手指.想要去拔剑.却发现整条手臂像是冻僵了一般.

“若是下次再这样.给我小心了.”他几乎是咬着牙.一字一句的说出來.

警告她.威胁她.苍耳唇角狠狠地抖了抖.她怎么了.她哪里惹到他了.

正想开口质问.龙少卿已经快速从她身边擦过.冷然离去.

转身的刹那.他隐藏在袖中紧握的拳头.才稍稍松开一些.

刚才那一幕.是有多惊心.让他有多害怕.

他在客栈二楼.刚回眸的刹那.便看到她在大街上奔跑.恰好一匹骏马急驶而來.差一点就撞到她.

那一刻.他的心骤然缩紧.像是被人狠狠地捏在手中攒紧.连呼吸都停滞了.他提气飞赶过來.却看到她飞奔着上了斜对面一间酒肆.

他可以不占有她.可以不与她携手一生.但是却必须要看到她安好.只要她好好地.他在暗处默默的看上一眼.便足矣.

西风岩意味深长的看着走远的龙少卿.唇角微微翘起.他果然很在乎.

只不过嘛.他又转头看了眼还在生气的苍耳.无奈的笑笑.这个傻女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.

“你傻笑什么.”王不四不满地瞪了眼西风岩.

直到龙少卿走远.再也看不到身影后.他才敢大口喘气.所以.这才有了底气去呵斥西风岩.

团子抱着肉丸子.几番跨步.想要追上去.无奈被苍耳死死的拽着.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龙少卿走远.那是他爹爹.他要跟爹爹娘亲在一起.

“二花.你们住哪里.带路.”

苍耳赌气的拉着苍耳跟二花一群人去了另一处客栈.居然敢警告她.凶她.哼.他以为他是谁.一天都不理他.结果第一句话就是凶她.

或许连她自己都沒发现.此刻的她.是多么的小女人情怀.

“娘亲.我们不跟爹爹住一起吗.”团子朝着龙少卿消失的方向看了看.抬起头看着苍耳.小心的问出口.

苍耳冷眼一扫.他便抿起小嘴.不再说话.抱着肉丸子低着头.紧跟在她身后.一步一步小心翼翼.

可怜兮兮的模样.看得二花心底不忍.

“孩子是无辜的.姐姐真是.再怎么生气.也不该拿孩子作气.”说话的同时.她抱起团子.离苍耳远远地.

苍耳手上一空.也不脑.沉默不语的走着.脸色却依旧不怎么好.

王不四与西风岩各自回了房间.二花带着苍耳与团子到了自己住的房间.

“姐姐先歇着.我下楼去再订一间.”她正要走.被苍耳伸手拉住.

“行了.就这一间.我们三个足够了.”

二花看了看床铺.确实挺宽大的.两个大人.一个小孩.完全睡得下.

苍耳给自己倒了杯茶.连喝几口.这才放下茶杯.

“娟可有消息.家里怎么样.一切可还好.”红春院于她而言.俨然就是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家.

所以.在这些姐妹面前.她经常都是将红春院称为家.

她要做的三件事.儿子已经找到.总算是完成了一件.那么剩下的两件.便是找到公子辰.还有就是逮到金豪.给予惩罚.

只不过.若是将这两件事都完成了.再回红春院.已不知是何时了.

毕竟还有一群姐妹在那里.出门这么久.都沒有一点音信.又怎么能够让她不担心呢.

“姐姐放心.娟姐前不久來信说.家里一切都好.只是.比较担心姐姐.若不是家中需要有人主持大局.她也会出來一起找找姐.”

苍耳摆摆手:“那倒不必.我自有办法脱身.倒是家中.沒有我在.你跟娟便是顶梁柱.一切事都得靠你们呢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