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66 不忍心

066 不忍心

紫雁城中银装素裹.白茫茫一片.凛冽的风.穿堂而过.尤其是金碧辉煌的宫殿中.更是一片冷凝肃杀.

在皇宫的梅园中.大片的寒梅摇曳风中.寒梅下矗立着一位身着粉色衣衫的女子.女子上身罩了件白色狐裘披肩.乌黑亮丽的一头长发.柔顺地散在背后.在冷清的梅园中.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.

粉色梅花纷纷扬扬坠下枝头.如雨的花瓣飘落在女子肩上.只见她仰着头.望着往下坠的花瓣.红唇微启.

“惊豪哥哥.你在哪儿.雪儿好想你.”

立在一旁的绿衣小丫鬟.恭敬的走上前來.小声的提醒.

“郡主.屋外天冷.还是回屋歇着吧.”

雪珂回眸冷冷的扫了眼小丫鬟.唇畔微翘.冷哼一声:“本郡主出來赏赏花.散散心.需要你多嘴.”

小丫鬟被她一吼.立马跪在地上.连连求饶.

“郡主饶命.奴婢知错了.”

“哼.还不滚.”

雪珂长袖一扫.甩出一道冷风.直接把绿衣丫鬟甩飞出去.

她正要迈步往梅园深处走去.只听一个促狭的声音从身后传來.

“这又是谁惹怒了朕的雪儿.”

雪珂慢慢转回身.一抹黄色映入眼帘.

雁惊鸿一身明黄色龙袍罩身.高大伟岸的身躯.正朝雪珂一步一步逼近.

雪珂低下头.娇柔的身体.正要向下弯.雁惊鸿立即上前将她扶起.

“雪儿不必多礼.”他伸手想要将她拉入怀中.雪珂微一侧身.躲过了他的手臂.

雁惊豪微恼.然而一抬头看到她一副娇滴滴的模样.不盈一握的纤腰.仿似风一吹.就能吹坏了.他又不忍心去责备她.这么多年都等过來了.又岂会在乎这一两日.

“你们都退下吧.”他扬手一挥.遣退了立在一旁的丫鬟婆子们.偌大的梅园中.就只剩下他跟雪珂两人.

“雪儿啊.朕该拿你怎么办.”

雪珂偏过头去.留给雁惊鸿一个冷冷的背影.

他叹口气.正想上前去把她拉入怀中.突然嗖一下一支冷箭射过來.他一个急转.险险地躲过了那支利箭.

“啊.”雪珂捂嘴惊呼一声.眼睛瞪得浑圆.眼看着箭就要射到她.

雁惊鸿快速把她拉入怀中.朝天吼了一声:“來人啊.”

四周立即涌出一大批侍卫.其中为首的红衣戴帽的一个男人.指挥众人围在雁惊鸿身边.

“保护好皇上.”

然而除了那支箭.半晌再无任何响动.也不见有刺客冒出來.亦不再有其他的箭飞射出來.

不仅是侍卫们奇怪.就连雁惊鸿也是满腹疑团.难道是谁的恶作剧.不过怎么想.也想不到在他身边.有谁会有那个胆子.敢跟他开这种掉脑袋的玩笑.

“皇上.这支箭上绑有字条.”侍卫头领捡起地上的箭.这才发现上面还绑了一个小纸条.

雁惊鸿示意他打开.侍卫头领取下箭上的纸条.打开后递到雁惊鸿跟前.

三皇弟别來无恙……

末尾留了一朵莲花的标志.再无其他的字迹.

雁惊鸿看完后.面色铁青.双手攒紧成拳.

他竟敢回來.

破败的一处府邸门前.坐落着两尊大狮子.门匾上的三个大字“安乐王”.早已被风霜洗练的字迹模糊.

十年了.离开已有十年.

承德门之变.那场浴血画面.至今仍然历历在目.他雁惊豪发过誓.终有一日.他必会重归故里.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.

他才是嫡出太子.是皇后所生.皇位本就该属于他.结果呢.他却只被封了一个什么狗屁安乐王.哈哈.可笑……安乐王.

而那个人呢.他只是一个舞妓所生的野种.竟会受尽父皇千般宠万般爱.最后连皇位也给了他.不公平.这一切都不公平.凭什么.凭什么.

他雁惊豪才是真命天子.是皇后所出.皇位该是他的.就该是他的.他要夺回來.一定会夺回來.

金豪站在安乐王府门口.悲愤的盯着那紧闭的大门.他伸手轻柔的抚摸着朱漆大门.吱嘎一声.将老旧的大门推开.

噗……

他吐了口气.一股霉味扑面而來.呛得他连连咳嗽.

每走一步.心口都紧一下.眼中雾气缭绕.那些被尘封的回忆.全都浮现脑海.那些争奇斗艳的繁花.如今却早已凋零.唯有几株腊梅.孤零零地绽放雪中.

他雁惊豪早已死去.如今活着的只有金豪.金光万丈的金.豪气万千的豪.

既然承德门之变.他能够活下來.那就证明他还沒有失败.他金豪沒有败.

他一手扶着腊梅树轻轻一摇.另一只手伸在空中.接下飘落的腊梅.两指轻捻.放在唇边.嗅了嗅.

正在此时.屋外响起了张宝的声音.他急促的奔进來.连气息都不稳.一手捂着手臂.另一手提着剑.剑尖还滴着血.

“王爷.不好了.”

“何事如此慌慌张张.”金豪幽幽的睁开眼.却沒有回身.

直到张宝咚一声跪了下去.他才回过头來.见到张宝身上受了伤.紧张的问出口.

“起來说.究竟怎么回事.”

张宝单手撑地.借力弹起來.恭敬的站在一旁.将事情的经过细说了一遍.

“你说.她找上门來了.”金豪微微诧异.说这话时.嘴角不经意的翘起.似笑非笑.

听到张宝说起.她找到他了.不知为何.心底竟有一刹那的欣喜.虽然仅仅只是一刹那.瞬间消失.但也是存在过.

张宝倒是沒注意到自家王爷的反常行为.还沉沁在苍耳带给他的冲击中.唉.那女人.以前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主儿.

“王爷.您看.是不是要.”他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.小心的去看金豪的脸色.

“既然客人來了.自然是要以礼相待.”

以礼相待.张宝不解的看向金豪.王爷究竟是怎么想的.不是想方设法要抓她做人质吗.怎么又突然变卦了.还以礼相待.

“找人把王府重新收拾了.明早进宫.面圣.”

张宝应声是.便跟随金豪出了安乐王府.

远远地.只见一家酒肆门外.人仰马翻.倒了一大片.

苍耳一身红衣烈烈风中.墨发随风飞扬.她一手叉腰.一手持剑.剑尖还滴着血珠.一颗一颗往下滚落.

金豪面色不变.淡若风清的向她走來.每一步.都走得轻若风云.悠然自得.像是在自家后花园里赏花般闲适.

她眉梢扬了扬.唇角一翘.冷笑道:“金爷.许久不见.别來无恙啊.”

金豪勾唇轻笑.冷冷回道:“多谢苍老师挂念.”

“哼.挂念你.呸.你想得美.”她长剑一挥.指着金豪.眼神冷冽的射向他.唇角翘了翘邪邪一笑道:“看剑.”

金豪淡淡的看着苍耳毫不留情的举剑朝他刺过來.正欲出手之际.眼角瞥见一抹墨色.于是他心底冷冷一笑.眼中闪过算计的精光.不着痕迹的侧了侧身.刚好胸口对上苍耳迎面刺过來的剑.

噗嗤.

利剑穿透肉的声音.随即溅起一串血珠子.哗得一下溅了苍耳一脸.

那一刻.她紧握剑柄的手狠狠地抖了下.原本还刺在金豪胸口中的剑.也跟着搅动了一下.疼得他眉心紧皱.

她于惊吓中.猛地抽出剑.又是一股血飚了出來.眼前漾起大片血红.她心口一紧.生生的疼了下.所有的愤怒.也都因为那一抹殷红.烟消云散.

扑通.

金豪倒在了地上.随后赶來的张宝.恰好看到这一幕.惊吓得面色惨白.大叫一声奔到了金豪面前.

“主子.”他双手颤抖着.不敢去抱一身血红的金豪.

在外.他都称金豪为主子.沒有直呼王爷.就是怕引起敌方的注意.这么多年的跟随.他跟金豪之间的感情.早已超越了普通的奴仆关系.已是如同兄弟般亲厚.

苍耳愣愣的看着倒下去的金豪.半晌都回不过神.她沒想过.他居然不还手.即便是不还手.起码也要躲一下.

而他.他竟然傻傻的站在原地.等着她杀.

“土豪.你.你不要吓我.”回过神來的苍耳.一把丢了剑.扑倒金豪面前.想要将他抱起來.却被张宝一把推开.

“走开.少在这儿假惺惺.猫哭耗子.”

苍耳猝不及防被他推倒在地上.摔了个趔趄.她非但沒生气.反而因为张宝对金豪的忠心.而感动.

如此看來.金豪并不是沒有可取之处.能够得到一个人赤胆忠心的守护.说明他有值得让人守护的优点.就冲这一点.她都不会去恨他.

“对不起.”她起身.对着金豪弯了弯腰.

张宝冷哼一声.抱起金豪朝酒肆内走去.边走边扯开喉咙喊着大夫.

苍耳迟疑了片刻.最终也选择跟着进去.无论如何.她都得亲眼见到金豪醒过來.她才能够安心离去.

唉.叹息一声.不知何时.她竟变得如此优柔寡断.來之前.明明是仇恨满满.想着势必不会放过金豪.若不是他绑走自己.她也不会跟团子分别数日.差点害得他儿子沒了命.

听团子轻描淡写的说起.在戈壁雪域的那件事.要知道.虽然他说的不在意.可是在她听來.却是心惊肉跳.为娘的.哪有不担心自己儿子的.

一直在旁边冷眼看戏的西风岩跟王不四.见着苍耳都进了酒肆.他们对看一眼.也跟着进去.

直到苍耳这群人都进去后.龙少卿才从暗处走出來.他双眼如刀.紧紧盯着酒肆内.看着苍耳对金豪露出的情感.他心中怒火蹭蹭的燃起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