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93 误入迷阵

093 误入迷阵

客栈发生的这一切.于龙少卿他们而言.仅仅只是一段小插曲.不足轻重.最终他们并沒有砍下店老板的手脚.丢进油锅去炸.

而是对他进行了小小的惩戒.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.那可就把魔君这个称号坐实了.很明显.龙少卿沒那么傻.也沒那么狠心.

“爹爹.我们现在去哪儿.”团子仰头看向龙少卿.看似在问.实则却有意试探龙少卿.

他要看看.爹爹对娘亲在不在乎.关不关心.

龙少卿低头看着团子.见他小脸严肃.一派认真.眉梢一扬.突然來了玩心.

臭小子.居然敢试探他.那好.那他就偏不如意.看这小子怎么办.

“你说去哪儿.当然是回墨星阁.”

团子一听.立马就想生气.不过瞥见龙少卿眼中一闪而逝的精光.又见他嘴角微微上翘.似有笑意.

原來爹爹知道自己在试探他.故意这么说的.那既然如此.哈哈.他就将计就计.捉弄一下爹爹.

“那好.我们回墨星阁.反正她是你老婆.又不是我老婆.我们走吧.赶快回墨星阁.不管她的生死.”

龙少卿一听.脸色立即变了.

“你这臭小子.怎么说话呢.她是你娘亲.”说完后.才发现团子眼角含笑.眼中带着一丝算计.

呵.感情这臭小子反玩了他一计.

“哈哈.是爹爹太笨了.”团子拍着小手.蹦跳着笑得小脸通红.

龙少卿无奈的摇头笑笑.沒办法.谁叫是他儿子呢.若是换做别人.敢说他笨.那还不够他死十回八回的.

两父子一起说笑着.闹着.却不知苍耳那边.果真是陷入了危险.

“老四.怎么办.你有什么办法吗.”

苍耳此时正走在雾蒙蒙的林中.至于是不是树林.其实她根本看不清楚.只是当她伸手四处触碰时.摸到了树干.凭她的触碰后的知觉.应该是树木.所以他们走的这里.应该是一片树林.

“这个.我.我也无法破解.我们好像是进入了迷阵.”王不四有些愧疚的摇了摇头.若不是他执意选择走这条路.也不会导致他们三个误入迷阵.

苍耳叹息一声.连连摆手道:“唉.算了.你也别内疚了.我们还是先找到破阵的办法.先出去再说.”

于是苍耳跟王不四两人拉着手.一起摸索着往前走.而西风岩.因为当时不同意王不四的意见.所以沒有与他们一同进來.

不过看到苍耳跟王不四都进去后.他也只得跟着走了这条路.就因为时间上的差距.导致两人都陷入了迷阵.不过却被分开了.

苍耳与王不四在一起.西风岩一个人在别处.

“老四.你说西风是不是也被困在这里了.”苍耳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.一边试探的问.

这个时候了.她倒是希望西风岩赌气沒有跟进來.这样的话.即使她跟王不四两个人遇难.起码还有个通风报信的.

不过王不四的回答.让她最后一点希望也被浇灭.

“他也跟进來了.只是在我们后面.所以应该被困在了别处.只不过.是不是与我们一样的迷阵.那我就不知道了.”

苍耳点了点头.沒再说话.还有什么好说的.三个人都被困住了.这里喊也喊不答应.除了能够跟王不四交谈.别人说什么.一概听不见.

“苍苍.对不起.都是我害了你.”王不四拉着苍耳的手紧了紧.说话时.声音都有些颤.

当然苍耳只是以为他是因为内疚.所以也沒那么在意.相反.她还紧了紧手.将王不四的手牢牢地抓住.

她的思想单纯多了.只是想牢牢地抓住王不四.不能跟他走散了.

王不四被苍耳这么一握.心突突的跳了几下.白皙的脸颊红了红.当然.幸亏是雾气太重.根本看不清他的变化.

“喂.发什么愣.我们要赶紧找到阵眼.不然就该死在里头了.”苍耳叫了王不四几声.他都沒反应.因此她不耐烦的摇了摇他的手臂.

“额.好.好的.”王不四慌乱的回答.其实他压根就沒听清楚苍耳说的话.

而另一边.西风岩跟苍耳他们错开后.到了另一个地方.

此时四周白茫茫一片.大雪覆盖住了一切.放眼望去.可以说是.千里冰封.万里雪飘.真是毫不夸张.眼前的景象.就是这番.

“苍苍.老四.”西风岩扯开喉咙大喊.然而回答他的只有空空的雪花落地声.

他们呢.到底去哪里了.西风岩喊了一会儿.觉得体力有些跟不上了.不仅如此.好像灵力也在随之消失一般.

怎么会这样.难道这里设有禁制.所以到了这里后.灵力便会随之消失.导致无法使出武功.

越想越气.都怪该死的王不四.非要走这条路.这下好了.

他当时就觉得不妙.也说不上來是怎么回事.可就是感到不好.然而王不四却执意要选这条路.还说他跟他师父.曾经來过这里.所以对这里地形.清清楚楚.

苍耳在两人争执不休中.选择了王不四.就因为她听信了王不四说的.他跟他师父來过.

其实王不四沒说错.他当初來的时候.的确是走的这条路.而那个时候.这条路也的确是安全的.

可是他却不知道.这个迷阵不是一般的阵法.而是十大阵法之一.乾坤雪雾阵.这是一个很奇妙的阵法.随着时间的改变.而变换方位.

所以.当王不四隔了数年后.再次來到这里.刚好乾坤雪雾阵移到了这条曾经安全的路.也难怪他会分不清.就连他师父当初也只是瞎猫遇到死耗子.巧合罢了.

西风岩对阵法并无多大研究.所以也不了解眼前的乾坤雪雾阵.只是凭直觉.以及敏锐的观察力.他察觉出了这条路不安全.

“苍耳.你在哪儿.”西风岩脸色白如纸.嘴唇也惨白干裂.

他身上的灵力在一点点的消失.如今他与沒有武功的常人毫无差异.这样一來.他就沒法用灵力御寒.

“老四.苍苍.”他抱着双臂冷得瑟瑟发抖.嘴唇由最初的惨白干裂.变为乌青.

然而他仍是沒忘记呼唤苍耳.他以为苍耳跟王不四也是到了这里.却不知.苍耳与王不四根本就不在这个区域.

但是他们本人不在.却不代表不会出现幻象.尤其是对于意志力薄弱.又沒武功的人.最容易产生幻象了.

“苍.苍苍.”西风岩实在走不动了.抱着身体.锁在雪山脚下.嘴里结巴的喊着苍耳的名字.

他此时的意志力.也已经到了最弱的时候.临近昏迷.只差一点了.

就在此时.他看到了不远处苍耳的身影.

苍耳正在奔跑.而在她身后.雪山正在迅速倒塌.

雪崩.不好.苍苍有危险.

西风岩不管不顾.使出最后一点力气.朝着苍耳跑过去.

轰一声巨响.雪山倒了下來.西风岩只见苍耳的身体正在缓缓的消失.而他却被雪山压住了.

“苍.苍苍不要走.”最后昏迷前.他伸出手朝着苍耳消失的方向.

当龙少卿跟团子赶过來时.也遇到了两条路.一左一右.

“爹爹.怎么办.该走哪一条.”团子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.因为这两条路.其中一条便是通往幻梦林的.而另一条.便是死路.

他不确定的是.娘亲他们选择了哪一条.

“团子.你怎么看.”龙少卿心中早已有了数.但此刻.他却将问題抛给团子.就是想考考他的敏锐力.分辨能力等.

团子朝前走了两步.看了看右边的一条.又看看左边的路.突然他眼睛一亮.从怀里将肉丸子掏出來.

“丸子.看你的了.”

龙少卿不解的看向团子.然而他只是笑着朝龙少卿点了点头.意思是.你就放心吧.

肉丸子一落地.不用团子吩咐.便努了努鼻子.四处闻.

突然他得意的奔向团子.一蹦就窜到了团子怀里.得意的摇着尾巴邀功.

“团团.是在左边.母老虎他们去了左边的路.”肉丸子很是得意的说着.说完后就感觉到了不对劲.四周怎么这么冷.

于是他小心的回过头去.只见龙少卿阴沉着一张脸.瞪着他.那骇人的模样.好像立马将他生吞活剥了.

“他.他们有危险.”

肉丸子说完.立马躲到了团子怀里.连脑袋都不敢露出來.

“爹爹.娘亲有危险.”团子焦急的看着龙少卿.不过见龙少卿一脸的淡然.心中就安定多了.

龙少卿点了点头.却沒什么表情.只听他淡淡开口道:“你娘亲沒事.这是乾坤雪雾阵.你娘亲她手上有镯子.不会有事的.”

“就是上次爹爹送的蓝玉镯子.”

“嗯.那不是一般的镯子.”看出他的疑问.龙少卿也只是淡淡的回了句.并沒详细解释.

首先.现在不是解释镯子來历的时候.其次.他觉得团子还小.这些事.还是以后再慢慢告诉他.

“走吧.我们去救你娘亲.她虽然不会产生幻象.可是被困久了.也会损伤元气.”说完.他便拉着团子走向了左边的路.

当他进去后.沒想到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西风岩.只见他嘴角流着血.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.面色发白.

“是西风叔叔.”团子诧异的看着西风岩.他不明白.西风岩武功挺好的.为什么会受伤.而且看样子还挺严重的.

龙少卿倒是沒有多惊讶.因为早就预料到.并且.这阵法.他并不陌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