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92 双壁腹黑

092 双壁腹黑

那大汉很想有骨气的说,不让。然而当他看到团子的一双银眸时,便止不住的颤抖。浑身筛糠似的抖个不停,哆嗦着把店老板交给了团子。

“给,给,小,小爷。”他颤抖着唇,牙齿哆嗦个不停,说完一句话,舌头已经被咬得不成形。

鲜血从他嘴角溢出,也毫无知觉,只是愣愣的抱着店老板,胆颤的目视前方。眼珠子一动不动,转也不敢转动一下。

“放下。”团子看也沒看大汉一眼,冷冷的吐出俩字。

话刚完,只听砰一声,店老板被摔到了地上,那大汉果断的放下了店老板。然后便木讷的站在一边,动也不动一下。

“肉丸子。”团子喊了一声,立马从他怀里蹦出一个白色球状物。

肉丸子是谁,是团子的绝对拥护者,凡是团子说的,那就是对的。凡是团子叫他做的,那他就必须做。

并且一人一宠,因为长期在一起,几乎是形影不离,说得夸张点,可以说成是连体的了。就连苍耳,也沒跟团子亲成这样。

肉丸子除了吃饭的时候,是脱离团子的,其余时间,都是在他怀里。睡觉是在他怀里,玩耍是在他怀里。所以,这也导致了,两人之间特有的默契。

团子的怒气,他看在眼里,心里更是能感受到。团子的委屈,他也体会得到。所以当团子喊他时,即便什么话也沒说,他也能立即明白。

“嗷呜。”肉丸子不等团子下达指令,嗖的一下窜了出去,跑到店老板身旁,对准他的脖子,张口就咬。

而且是狠命的咬,锋利的小牙齿,狠狠地陷入店老板肉里面。

“啊!”当店老板被痛醒,睁开眼的刹那,便看到一只白色球体趴在他身上。于是,下意识的尖叫。

这还沒完,等他看请自己的状况,更是想双眼一闭,晕死过去。奈何脖子上传來的疼痛,太过清晰,让他想晕都晕不过去。

“你,你,妖怪啊。”他颤抖着手,指向团子,你了半天,最后只想到妖怪两个词。

在他看來,团子根本就不是正常人,跟妖怪无异。

“肉丸子,够了,别一下把他毒死了。”冷冷的话语,听得周围人心底一阵寒。这哪里是一个五岁孩童说的话,又哪里是一个五岁孩童该有的语气。

太吓人了,太震惊了,今天他们算是长见识了。

雷劫过后,龙少卿并沒有进來,而是站在一旁,悄悄地看着。看着他的儿子,从一个天真可爱的娃娃,蜕变成现在这样。

不知道阿苍看到后,会怎样,她肯定会心痛吧。她一直把团子保护得那么好,就是不想他过早成熟。

若是阿苍知道,团子的眼睛变色这一事情,她会怎样。对,不能让她知道,绝对不能。

“七星。”龙少卿密语了一声。

七星使者会意,立即走了过去。

“这件事,不会有任何人知道。”

他一说完,七星便懂了,点点头,对手下人吩咐了几声。

其实龙少卿的担心,完全是多余的,因为苍耳早就知道了。比他更早知道,在团子还只有十个月大,只是一个奶娃的时候,她就见识过。

那时候,是在断奶期。她沒有再喂食团子母乳,然而婴儿嘛,断奶都得有个过程。哭是必然的,只是她沒想到,这么小个奶娃,脾气竟然那么大。

他哭得声嘶力竭,哭得嗓子都哑了,苍耳还是沒给他喂奶,只是熬了小米粥喂他。可团子不依啊,硬是哭,最后她便看到团子墨色的眼睛变成了浅浅的银色。

当时吓了她一跳,于是赶紧叫來了春娟跟二花,苍耳抱着团子一边哭,一边拉起衣服,喂他奶吃。

但是春娟跟二花也沒见过这阵势啊,大家都以为团子生病了。可当把大夫请來时,团子眼睛颜色又恢复了。

后來又出现过一两次,但都是他很小的时候,也就一岁多的样子。所以,自那之后,苍耳便知道了,团子有个怪毛病,那就是不能太生气,一生气眼睛就会变色。

当然,这些龙少卿目前是不知道,他以为团子是第一次眼睛变色。毕竟在之前,苍耳把他保护得那么好,看他每天都是无忧无虑,天真快乐的样子,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生气的地方。

“团子。”龙少卿吩咐完,便朝着团子走了过去。

原本一直处在愤怒中的团子,听见有人叫他,回过头去,只见龙少卿笑意盈盈的朝他走來。

“爹爹?”他不敢相信的喊出声,爹爹怎么会出现。

“傻孩子,是爹爹。”龙少卿笑着走过去,一把将他抱了起來。

那么小的人,一只手就能够将他提起來。然而,他却要遭受这些,光是想,他都心痛。可沒办法,江湖啊,就是这样,随时随地,都充满了险恶。

与其以后受伤害,不如现在就面对,接受这残酷凶险的江湖。

“对不起,儿子,让你受苦了。”

他不说还好,这一说,团子哇一声哭了出來。眼睛的银色光泽,也在逐渐的退去,慢慢地转变为墨色。

“爹爹,他们欺负宝宝。”团子抱着龙少卿的脖子,一边哭一边告状。

原本还处于半昏迷半醒状态的店老板,这一听,不得了,猛地打个激灵,蹭一下翻身就坐了起來。

“客,客官,不,不是这样的。”他哆嗦着想要解释,然而接收到团子警告的眼神,立马闭了嘴。

他还能说什么,什么也不能说,人家是父子,这下就是满身是嘴,也说不清了。

沒办法,谁叫他倒霉呢,今儿个算是认栽了。

“爹爹知道,有爹爹在,沒人敢欺负我儿子的。”

团子一听,更得意了,小脸一扬,嘚瑟的都快要上天了。连肉丸子都看不下去了,缩回了头,继续睡觉去。

“爹爹对宝宝最好了。”团子一口一个宝宝,听得龙少卿眉头微皱。

他都五岁了,还自称宝宝,这,这怕是有些……

想了想,他突然诡异的一笑:“团宝宝,想不想有个比你小的妹妹,或者弟弟。这样,你以后就有伴了,有人陪你玩了。”

团子看到龙少卿眼中毫不掩饰的算计,撇了撇嘴,不屑的说道:“哼,我有肉丸子,才不稀罕弟弟妹妹。”

龙少卿一听,这下不得了,团子不想要弟弟妹妹,那苍耳那么心疼团子,肯定会依着他。

不行啊,这样下去不行啊。那他怎么办,看得到,吃不到,会痛苦的。再说了,他是一个正常男人,有正常的需要。

当然,他其实是想跟苍耳,能够再拥有一个孩子。两个人一起见证孩子生命的出现,直到孩子出生,再看着她长大,长成团子这么大。

想想这个过程,那得有多奇妙,有多幸福。

可这小家伙,居然不想有弟弟妹妹。

“团子是怕有弟弟或妹妹之后,爹爹娘亲不疼你了吗?”龙少卿开始循循善诱,因为他算是认识到了,想要拿下苍耳,一切都还得从团子出发。

想來也对,团子是他们一起造出來的,不管苍耳现在爱不爱他,或者他们关系怎么样。那都不可能完全断的掉,因为有团子啊,有他们共同的儿子。

想到这点,龙少卿眉梢上扬,唇角上翘,那叫一个得意。

不管是谁,哪怕是公子辰,或者其他的任何男人,都沒办法与他竞争。暂不说他龙少卿本身的实力,就算是他是个草包,可是他不怕啊,因为有团子啊。

儿子就是他攻下苍耳最好的武器,哼,哄好了儿子,凡是前方有障碍物,一律派上儿子。

某人很无耻的在心底腹诽,边想的同时,还止不住的笑。

团子有些茫然的看着龙少卿露出这种,足可以称之为傻的笑容。

而墨星阁的人,更是看得有些呆了。阁主这是怎么了,是抽风了吗?

七星使者多次想上前提醒一二,阁主,您老人家要注意形象啊。思春,也得挑时候啊。

“爹爹,你笑得好奸诈,又有些傻气。”团子的话,将龙少卿从yy中拉了回來。

他淡淡的看了眼四周,正好看到七星使者隐忍着笑意,于是毫不客气的暗出一掌,打到他身上。

虽然不至于让七星受伤,但起码也得痛上个把时辰。

七星被打了,还不能吭声,只得默默忍着。好吧,他错了,犯了大忌,居然敢公然嘲笑阁主。

“儿子,想怎么玩?”

龙少卿走到一旁,拉出一张椅子,漫不经心的坐下,又将团子放到自己腿上抱着。问话也是问得轻描淡写,丝毫沒有动怒的迹象。

然而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他已经开始了。

“玩?”团子听了,还真就歪着脑袋去思考。

“怎么,沒想好,那爹爹给你几个选项,你说是,煮了,还是蒸了,还是用油炸。”他问得漫不经心,然而听得人却个个腿都软了。

这,这简直就是恶魔。店老板早已吓得面如死灰,他今日算是把这一生的坎坷都经历了。好几次去了鬼门关,却沒死得成,不过看这样子,离死也不远了。

“嗯,不好玩,沒新颖。”团子听后摇了摇头,小嘴微微嘟起,好像还不满意。

龙少卿但笑不语,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,软软的头发,摸起來很舒服。他终于知道,为什么苍耳总是喜欢摸团子的头了。

“要不,先砍掉他的左手,丢进水里煮熟了,让他自己吃进去,看能不能长出來。如果长出來了,就再砍掉他的左腿,丢进油锅里炸,然后再捞起來,给那位大汉叔叔吃。爹爹觉得可好?”

七星使者嘴角狠狠地抽了抽,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,双壁腹黑。

而店老板,在听到龙少卿的话后,早已晕了过去。幸亏他是晕了,不然听到团子的话,还不直接死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