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91 团子进阶

091 团子进阶

店小二按着酒肆老板的吩咐,把店中每样经典菜,全部一一上了样。

当他拖着菜盘上來时,团子挺了挺脊背,昂着头,人小鬼大哼了声。随即猛地拍了拍自己胸膛。

“小爷不差钱!”

噗!

龙少卿噗嗤一声笑了出來,但是又怕被团子发现,于是立马忍住,憋着笑。看來,他的决定是对的。

他倒要看看,这臭小子,还会耍什么花招。

店小二自然是沒把团子的话放在心上,只是敷衍的点着头,便退了下去。

肉丸子早已把持不住了,火急火燎的从团子怀中钻出來。小嘴吧唧吧唧,留着哈喇子。

“沒出息。”团子看着肉丸子猴急样,恨铁不成钢的在他脑门打了一巴掌。

肉丸子委屈的呜咽了两声,小眼珠子一转,泪水就要下來了。

“好了,好了,不准哭。吃,吃,吃货。”团子实在看不下去了,每次看到肉丸子这种泫然欲泣,要哭不哭的样子,他终于知道,娘亲面对自己的时候,是怎样的心情了。

得了令,肉丸子哪里会客气,嗖的下,从他怀中窜出來。趴到桌子上,便开始毫不客气的吃了起來。

当店小二再次拖着菜盘上來的时候,看到的不是团子在吃饭,而是一个肉呼呼毛茸茸的白色东西,趴在桌子上吃得不亦乐乎。

原本就圆鼓鼓的身体,此时更是圆润了。

团子看着圆得快要成为一颗球的肉丸子,不禁失望的摇头,这样吃下去该如何是好。就像娘亲说的,肉丸子应该适当的减减肥了。

“小,小爷,这,这是您点的菜。”店小二结巴着,赶紧放下菜盘,便快速离去。

天哪,吓死他了。刚才小爷的眼光好犀利,好吓人啊。明明只是个孩子,居然会有这样的眼神。

他,他什么也沒做啊。他只是多看了几眼那白色肉球,就遭到了他冷如寒冰的眼刀子。

他很无辜,有木有。

“嗝,嗝……”肉丸子从盘中抬起头來,打了几个饱嗝,鼻孔还冒出一个泡泡。

“你吃完了,该我吃了。”团子将刚上的菜,端到自己面前,拿起筷子,很优雅的吃了起來。

当他们吃完后,老板一脸奸相的走了上來,眼角含着一丝狡诈,笑得无比猥琐。

“小家伙,吃完了,喝好了?”

团子拿出白色帕子,优雅的擦了擦小嘴,这才漫不经心的转过身來。

他眉目清冷的看着老板,良久,才淡淡的开口:“喝?我一个小孩子,怎么会喝酒呢?而且,我可沒点酒水。我只吃了两盘菜,吃了一小碗白米饭。”说着,他指了指桌子上的残汤剩饭。

店老板是谁,一看就是一肚子坏水。

他冷冷的笑了声:“这是本店规矩,酒水必点。”老板无耻的说着,完了又瞥了眼桌子。

轻嗤道:“小家伙,可别忘了,你点的是我们店,每一道经典菜。一共上了十几道菜,你却说你只吃了两盘,你莫不是想吃白食。”

“白食?”团子愤怒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怒瞪着奸诈老板。

“都是成年人了,说话是要负责人的。”他说着,直接跳到了桌子上。

酒肆里的人全都被这一桌吸引了过來,有看热闹的,有为眼前这个小孩担心的。当然,大部分都是属于前者,纯属看热闹而已。

“大家可都看清楚了,这位大叔,说我吃了十几道菜。你们看,我才多大,我才五岁。”

有不明情况的人,便开始附和的点头,甚至于很“小声”的议论。

“对啊,对啊,这么小一个孩子,怎么可能吃得下那么多,这分明就是诬蔑。”说话的这人,正是七星使者安排过來的。

当然,自打龙少卿进了这间酒肆后,七星使者便安排十几个墨星阁弟子隐藏在这里,伪装成吃饭的客人。

这会儿见到自家小少主遇到了困难,轮到他们表现得时候了,那还不赶紧的卖力表现。

除了一个偏僻的位置,那个男人始终背对着众人,并且一直都沒有站起來。其他的人都站了起來,并且越聚越拢,都朝着团子这边聚过來。

“你这小鬼,还挺会黑白颠倒。”老板有些稳不住了,拍拍手,四下里立马涌出五六个打手。

那五六个身强力壮的男人,一人手里拿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。

“哇。”原本还气势昂扬的团子,看到五六个大汉出现后,哇一声哭了出來。

店老板沒料到,他会突然哭起來。他想的是,如果这小毛孩敢耍赖,或者动手,那么他就有理由将这小毛孩教训一顿。

毕竟他看出來了,这小毛孩还是有些武功的,虽然不高,但是防身措措有余了。谁曾想,他会突然哭出來,还越哭越大声,这么多人围着,倒是让他不好明目张胆的动手。

总归是见过大场面的,不就是一个孩子嘛,还难不倒他。况且他开酒肆,也不是一两天了,平日里,哪里不会遇到一两个无赖,吃白食的。

“全部都给我闪开,这个小毛孩吃白食,今日我不教训他一下,还不助长了他这种无赖的气焰。”

老板咬着牙,恶狠狠的说着,然后又冷冷的扫了一圈人群,意思,闲杂人等,一律闪开。

“小五,把这小毛孩给我捉住,送官府去。哼,小小年纪,就敢出來吃霸王餐,一看就是有娘生,沒爹养的野种。”

斯……

这句话一说完,四周立即响起一阵吸气声。当然吸气的这些人,自然是七星使者安排过來的。

而其余人,还不明白,这群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。

角落处,那个始终沒起身的男子,此时已经有了暴怒的倾向。不,确切的说,他已经暴怒了。

居然敢骂他儿子,是有娘生,沒爹养的野种。

七星使者隐藏在人群中,小心的看了眼龙少卿的方向,他实在不敢想象,待会阁主会怎么玩死这个老板。

团子气得小脸通红,以前在落风县,就有人时不时的这样骂他,说他是有娘生,沒爹养的野种。当初他还小,涉世未深,还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,如今他长大了,闯荡了一下江湖,知道了这是羞辱他,骂他。不仅如此,还连带着连他娘亲也一起骂了。

不想活了,这猥琐男人是不想活了。

“啊!”团子猛地跺了一脚,踩在脚下的桌子,瞬间化为粉末。

而他,就在桌子化为粉末的同时,快速的飞身跳到地上。

周围百姓,哪见过这阵仗,吓得抱头鼠窜,纷纷躲避。

不只是谁喊了一声:“啊,银色眼睛。”

众人这才敢抬头去看,只见团子原本墨色的眼睛,此时变成了银色的。小小的脸上,隐隐泛着金属光泽,而那双琉璃般的眸子,也泛着银色金属光泽。

酒肆老板早已吓懵了,傻愣愣的站在原地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在一旁等候吩咐的小五,颤抖着腿,裤子都湿了。

这时候,龙少卿站起了身,缓缓地朝团子走过去。当然,团子是背对着他的,自然沒看到他。

沒想到儿子竟然毫无遗漏的继承了他所有的基因,不仅是完美的容貌,就连体内的魔气,也一并遗传了。

他到底是该高兴,还是该悲伤。龙少卿无力的扯了扯嘴角,有些哭笑不得。这下若是谁还敢说团子不是他的种,那估计会遭天打雷劈。

其实更多的还是高兴,那种血脉相承的激动,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。他的儿子,是这个世间身体里唯一流淌着他血脉的人。

然而不等龙少卿走近,只听轰一声巨响,天空闪现一道紫色闪电,随即雷声响动,震慑大地。

这是雷劫,不好,沒想到团子的进阶,引发了雷劫。

龙少卿暗道不妙,赶紧一个闪身,飞了出去,他挡在门口,立马布下结界。以团子的修为,暂时还无法抵挡住雷劫。

可他的进阶太逆天了,只是动一下怒,便连升两阶,这不是逆天是什么。有些人,辛辛苦修炼了几年,甚至十几年,都不见得进阶。而他,才五岁,只是生了下气,就连进两阶。

“啊,进,进阶了!”酒肆内,已经有人反应过來,随即便是一阵惊呼。

逆天了,这是要逆天了啊。这么一个小屁孩,居然连进两阶。

“哇,绿,绿玄巅峰。”那人结巴着,好久才将一句话说完。

在场的诸位,不算上墨星阁的人,其他哪一个不是习武的。他们有些人,已经过了而立之年,才蓝玄中阶。

再看眼前这个小毛孩,他不过五岁大,脑袋顶扎着两个总角。居然连进两阶,一下子就到了绿玄巅峰。

天才啊,真是天才啊。

然而当他们还在感叹的同时,还有更让人震惊的事发生了。

轰一声巨响,围绕在团子周身的绿光缓慢退去,随即便是深蓝色的雾气。

蓝玄阶段,也是有品阶之分的,蓝玄初阶,便是淡蓝色的光芒。蓝玄中阶,便是深蓝色,蓝玄巅峰便是泛着荧光的蓝色。

“蓝玄中阶!”有人吼了出來,那阵势,就像是他自己进阶了一样。

而店老板,早已吓得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幸亏被身后的大汉拖住,不然只有摔倒,滚到地上,被人践踏的命了。

“让开。”团子一手背在身后,昂首挺胸,冷冷的走向拖着店老板的大汉。

敢辱骂他,敢辱骂他娘亲,就得付出代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