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90 自称小爷

090 自称小爷

为首的蓝衣男子,只是被龙少卿强大的气玄所震慑到了,并沒有实质性的受伤。那是因为,龙少卿沒有打算伤害他,所以力道运用的恰到好处。

如若不然,以他的实力,对付区区几个白玄五品的人,那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。

“魔君现世,天下必乱!群雄除之,以防后患!哼,你自己好自为之。即使我们圣灵岛肯放过你,还有其他人会想要你的命。”为首蓝衣男子,临走前,冷冷的丢下这么一句。

说完,他扬手一挥,便带着众人离开了。

龙少卿微眯着眸子,看着走远的一批蓝衣人,轻启红唇,喃喃低语,蓝衣人走时留下的那句话。

魔君现世,天下必乱!群雄除之,以防后患!呵,是说他吗?

“阁主,他们说的……”锦墨看着龙少卿脸色不对,踌躇了一会儿,还是鼓足勇气走上前來。

他不相信龙少卿会是魔君,即便是,他也会一生追随他。

“阁主,我们绝对不相信,你是魔君。即便你真的是魔君,我们也会誓死追随阁主。”

“誓死追随!”

“誓死追随!”

……

空旷的雪地里,响起一声声洪亮的,誓死追随四个字。所有人都恭敬的单膝跪在地上,声如洪钟的喊着那句话。

龙少卿并沒回头,始终背对着他们,身上披着一件墨色大氅,烈风把大氅刮得呼呼作响。听着身后声如洪钟的喊声,心口莫名的紧了下。

他眼眶微微湿润,感动的同时还有庆幸,庆幸,即便是真的堕入了魔道,至少他还有这些兄弟们的陪伴。还有,那个女子的相守。

想到苍耳,他嘴角不自主的扬起。不知道,她现在可还好。

“都起來吧,地上凉。”他平稳了情绪,转过身去,伸手扶起锦墨,并抬手示意其他属下们全都站起來。

就在此时,一只雪鸽飞來,落在了龙少卿肩头。

“阁主,这是?”锦墨诧异的看着落在龙少卿肩头的那只雪鸽,若是沒记错的话,这只雪鸽,他好像在落风县的红春院见过几次。

一次还是在后院,见肉丸子张牙舞爪的追着这只雪鸽。而雪鸽故意飞得低低的,逗弄气得毛发直竖的肉丸子。

龙少卿沒说话,拿起雪鸽,一眼便看到绑在雪鸽腿上的布条。他眉头微皱,快速扯下布条,紧张的摊开。

当他看完上面的内容后,眉头皱得更紧了。团子竟然失踪了,看到这个劲爆消息,他心脏有刹那的停滞,瞬间恢复到冷静。

“锦墨,传令下去,带人找回小少主。”

“是,我马上带人去找。”说完,他便转身欲走。

“等下。”龙少卿又急忙叫住他,“你沒接收到墨星阁传來的消息?”

因为信上,春娟提到了她们用了烟雾弹这件事,所以便也一并告诉了龙少卿。

锦墨眉头微蹙,今日圣灵岛來犯,他把大部分人都召集了起來。所以,并沒太注意底下的那些消息。

龙少卿见他一脸迷茫,看來他也是因为圣灵岛的事情,所以忽略了底下传來的消息。

“算了,你带人前往幻梦林。我去找团子。”想了想,他还是决定,自己亲自去找团子的好。

毕竟苍耳是个成年人了,何况她本身功阶也不是很差,身边还带了两个跟班。而团子,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,沒什么武功,身边也沒人保护。就只带了个只会吃的宠物,若是真的出了事,那他后悔都來不及了。

若是被苍耳知道,她也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。

出了雪域,走了三四天,才算是走到集市上。

“团团,我饿了。”肉丸子窝在团子怀里,已经饿得焉焉的,原本还鼓鼓的小肚皮,如今已经饿得扁扁的了。

他伸出毛茸茸的爪子,委屈巴拉的挠了挠头,可怜兮兮的看着团子。

“你看,你看嘛,人家的肚肚都饿扁了。”数着,说着,竟然还掉下了小金豆子。

团子低头看着在他怀中打滚耍无赖的肉丸子,嘴角狠狠地抽了抽,最终选择了带他去吃饭。

沒办法,他就是招架不住肉丸子的耍宝卖萌。

“走吧,那我们就去吃饭。”于是在边陲小城,便出现了这样的一幕,一个仙童般的男孩,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宠物,大摇大摆的走在集市上。

而就在他们不远处,正有几个男子悄悄地在暗中看着他们。

“喂,你说,那是不是少主。”其中一个男子对着身边另一个说。

“你猪脑子啊,这里不是有画像吗?”说着,他便从怀里拿出一张纸,纸上果然画着团子的相。

被打了的男子有些委屈,张嘴嗫嚅了几句,最终默默无语。探过头來,与同伴一起看。

“嘿,灵七哥,还真是小少主。”那人笑嘻嘻的说着。

被叫作灵七的男人,傲娇的看了眼站在自己身旁一脸傻像的言六。

“小六子,以后跟哥多学着点。你刚进墨星阁,得放机灵点,不然,哼,你就只有被大管家赶出去了。”灵七语重心长的说着。

“知道了,灵七哥,我会注意的。小少主已经进了对面那件酒肆,我们是不是也要进去。”

话刚说完,言六脑门上又挨了一巴掌。

“你猪脑子啊,我们当然是通报七星使者了。跟进去做什么,难道还强行带走小少主。”

而就在灵七打言六的时候,团子早已从那家酒肆后门出去了,又拐弯进了另一家酒肆。

为此,肉丸子还不明所以的看向团子,委屈巴拉的说道:“团团,我们怎么不吃饭就走了。”

团子无奈的摇头,唉,小家伙涉世未深啊。

“你笨死了,后面有人跟踪我们,当然是要甩开他们,才能再安心吃饭了。”

肉丸子被骂了,也一点不在意,傻乎乎的哦了声,便乖乖的不再说话。

团团说的就是对的,说他傻,那就傻吧。嘿嘿……他反正,只管吃就是了。

真是盲目追随者,外加智商捉急者。

出了酒肆,拐了个弯,又走了一长段路,才看到一家酒肆。

团子抬头看了看这家酒肆的名字,香味居。恩,不错,就冲着香味这两个字,这里的食物,一定很好吃。

老板看到一个孩童走了进來,便朝他身后望了几眼,却发现并沒有大人跟随。不禁有些疑惑,于是好奇的问道:“这位小客官,您是一个人吗?”

团子睁着一双大眼,无辜的眨了眨,又摇摇头。

“不是啊,还有肉丸子。”说着,他举了举手里的白色绒毛物种。

老板嘴角抽了抽,这什么都看不出的动物,也算是个人。最多算是一个小宠物罢了,还是跟孩子玩耍的,毫无杀伤力的宠物。

见他只是一个人,老板便沒那么客气了。脸色也不由得沉了下來,严肃的看向团子。

“小家伙,沒银子的话,就赶紧离开。”

银子。团子这才醒悟,摸了摸身上,糟了,走得急,包袱也沒敢背,身上并沒有带银子。

老板鄙夷的看着团子,嘴角冷冷翘起,却并不说话。

团子抬起头來,可怜兮兮的看向老板。还沒开口说话,便听到老板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小家伙,我可跟你明说,沒银子就赶紧离开,别碍着我做生意。”

团子看了看怀里早已焉焉的肉丸子,心一狠,牙一咬。

他猛地抬起头,挺直脊背,孤傲的看向老板。小大人的口气:“谁说我沒银子,哼,小爷我什么都缺,最不缺的就是银子。”

他说完,小步子一迈,便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。而且,还专挑一处好位置座下。小手猛地拍在桌子上,稚嫩的吼了声。

“小二,把你们店里最好的菜,每样都给小爷上一道。”

说完,他自己都忍不住想笑,然而顾及到眼下情况,还得强行忍着,不能笑出來。

但肉丸子却沒那么好的定力了,早已窝在团子怀中,笑得上下翻滚。

他现在终于直到,为什么四叔叔总是习惯称自己为四爷了。果然,这种感觉真爽。啊哈哈,他以后也一定要自称小爷。

店小二面露难色的看向团子,又转过头去看了眼老板的脸色。

“给他上,不过,给我盯紧了。”老板咬牙切齿的说,哼,既然是他自己要点的,那他开起门來做生意,岂有不答应的道理。

不过,若是倒时候敢吃白食,不付银子,那就别怪他狠心了。看这小家伙的穿着,倒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。

这样一來,还可以敲诈一笔。老板摸着下巴,猥琐的笑了笑,心底打着诡计。

不过若是知道,他会落得那般下场,那今日,就是借他十个胆,他也不敢啊。当然,这都是后话了。

现在的情况是,老板心底打着阴谋诡计。而团子,却正陪着肉丸子嬉闹,一边玩耍一边等着菜上桌。

不远处,七星使者早已接到灵七跟言六的消息,去了那家酒肆,然而问了老板后。才知道,团子并沒在那里吃饭,直接从后门出去了。

于是七星使者,又出了后门,派了人分开去找,这才在香味居看到了团子的背影。他挥挥手,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,等龙少卿过來再说。

不多时,龙少卿便赶了过來。他知道了团子跟春娟她们分散后,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來。

“阁主,小少主就在里面,他点了一桌子的菜,不过,好像沒带银子。”七星使者如实说道,说完后,小心的看了眼龙少卿的表情。

却只见到他淡淡的勾唇轻笑,丝毫沒有动怒的迹象。

“都别动,看下那臭小子怎么应付。”于是一群人悄悄隐藏在暗处。

龙少卿则是悄悄地进了酒肆,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來,暗中观察自己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