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男夫君求抱走

089 找娘亲去

089 找娘亲去

“嘘.小声点.”团子生怕被春娟她们听到了.一把按住肉丸子的脑袋.将他按回怀里.

肉丸子抖了抖.不悦的哼唧了一声.便不再开腔.他知道.团团是怕被发现.那就好吧.他不再说话就是.

反正他经常都是处在沉默状态.只有单独跟团团在一起的时候.他才会说话.因为这样.便可以陪团团说话.为他解闷.

团子将肉丸子抱在怀里.蹲在地上.悄悄地往后移动.一边移动.还不时的观察春娟她们的动向.

于是趁着春娟不注意时.团子立马快速跑开.茫茫大雪中.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如闪电一般在雪地上移动.

那速度.真不是一般快.就连春娟.转头的刹那.也沒有发现.

呼呼……

团子跑了好久.额头上都沁出了密密的汗珠.小脸因为奔跑.变得红扑扑的.看起來像是一个可口诱人的红苹果.让人很想贴上去狠狠的咬一口.

“丸子.你现在还能够闻出娘亲的气味吗.”

肉丸子从团子怀中伸出脑袋.努了努肉嘟嘟的红鼻头.轻轻地嗅了嗅.然后苦着一张脸.有些无奈的摇摇头.

至于在一堆白色绒毛中.如何分辨出脸是苦着的.确实是个技术活.然而.大致.也只有团子能够分得出吧.

“闻不到了.他们越走越远.我.我也闻不出來了.”肉丸子伸出两只爪子.捂住脸.小声的说着.

这模样.要多萌有多萌.

团子看着他这模样.再也不忍心.只得伸手揉了揉他细碎的毛发.

无奈的叹息一声道:“算了不管了.我们先走吧.”

春娟跟二花等了半天.一直等不到团子.这时才惊觉不妙.

“二花.不好.团子肯定走了.”

二花一听.脸霎时间白了几分.

“那我们快去找.”

于是两人一起沿着团子消失的方向找去.原本还有些微轻浅的脚印.然而走了一会儿后.脚印便消失了.地上一片干净.除了厚厚的积雪.什么也沒有.

“脚印怎么消失了.”二花焦急的转头四处张望.然而四周一片寂静.哪里能够看得到团子的身影.

“他应该早就走远了.看來这一路.他也演的挺辛苦的.算了.再找也是耽误时辰.凭我们两个人的能力.要想找到团子.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了.”

“那怎么办啊.苍姐亲手将团子交给我们的.让我们把他安全送到龙少卿那里.可.可如今.我们却把他弄丢了.”二花说着.说着.声音都带着哭腔.

她倒不是害怕无法向苍耳交代.而是担心团子.原本就将他弄丢过一次.如今.再次把他弄丢了.

“你别着急.先冷静下.苍姐走时.不是告诉了我们联络墨星阁的的方式吗.”春娟说着拿出一截竹筒.紧紧地握在手里.

“本來是想等着关键时刻.才用的.如今看來.现在就得用了.”说着.她伸手拉开了竹筒一端的绳索.于是立马在空中绽放出一抹绚烂的烟花.

“那我们现在呢.是去找苍姐.还是去墨星阁通知龙少卿.”二花看着春娟.想要征求她的意见.

沒有苍耳在.基本上就属于春娟最能拿主意了.所以二花一般有什么事.首先想到的便是苍耳.沒有苍耳在.她便第一时间想到春娟.

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心比较大的女子.空有一身武功.却无什么脑子.所以一旦遇上事.便沒了注意.

“已经通知了团子他爹.我这里还有只雪鸽.给我撕条碎布.我把具体情况告诉他一声.接下來.我们便追苍姐去.顺便一路上也可以打探团子.”

春娟说话的同时.二花已经从自己裙子上.撕掉了一条碎布.递到春娟面前.

“给.姐.”

春娟接了过來.咬破手指.将事情的來龙去脉写了下來.绑在雪鸽腿上.摊开掌心.将雪鸽放飞.直到看着雪鸽飞上了高空.她这才重重的舒了口气.

希望不要出什么差错.雪鸽能够安全飞到龙少卿那里.这样.团子的消息.便能够被他知道.

做完这一切.春娟拢了拢衣服.便与二花又重新坐上马车.两人顶着风雪.冒着凛冽的寒风.朝着原來的路回去.

墨星阁.龙少卿早已接到红裳的消息.正要动身准备去找苍耳之时.却不料圣灵岛竟派了人來.

当然圣灵岛派人可不是來跟他叙旧喝茶的.而是过來找事的.

锦墨看着突然出现在墨星阁四周的大批人.当即便明白了一切.定然是上次梧凉与黄莲门的人说的那件事.

“阁主.这里交给属下就行.您去找夫人.”锦墨担忧的看向龙少卿.

“你应付不了他们.再说.他们來此目的.就是找本尊.那本尊岂有做缩头乌龟之理.”

圣灵岛的岛主是蓝夜.而除了岛主之外.还有四位隐士高人.他们分别是梅、兰、竹、菊四君子.称之为四圣贤.

一般情况下.岛主大小事务.都有岛主來处理.而四君子.并不出面处理那些所谓事.他们只有在圣灵岛或者外界发生了重大动荡危机的时候.才出來.

这样的性质有些类似于玉皇大帝与如來佛的区别.就像天宫的一切事宜.或者人间百姓疾苦之事.都是由玉皇大帝在处理.而如來佛.平日里并不过问这些事情.

只有遇到了特别大的事情.比如说.半路杀出个孙悟空.连玉皇大帝都沒辙的时候.如來福便会现身來解决了.

这次四君子并沒有來外界.很明显.事情还沒有严重到需要他们四个亲自出來的必要性.当然.岛主蓝夜肯定也不会轻易出來的.

毕竟一岛之主.哪能随时离开圣灵岛.这也太有失身份了.这种情况.只需要派几个高手就可以了.

龙少卿看着眼前十來个白玄品阶的蓝衣男子.以及跟在他们身后的一大群紫玄巅峰的淡蓝色衣服的人.嘴角冷冷的勾起.

他微微挑眉.讥笑道:“这就是圣灵岛.呵.未免太寒碜了.十來个白玄品阶.是送给本尊练手的吗.”

当他一席话说完.四周吸气声.此起彼伏.

首先反应最大的是圣灵岛那边的人.竟敢鄙视他们圣灵岛.简直就是不知死活.

其次是墨星阁这边的人.哇.他们的阁主太酷了.一句话.就把圣灵岛的人气得半死不活.

“龙少卿.我劝你.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.乖乖跟我们去圣灵岛赎罪.”其中为首的蓝衣男子发话了.他声音冷冷的.不带任何感情.

赎罪.龙少卿嘴角冷冷翘起.竟然敢叫他去赎罪.

“我看不知死活的是你.竟敢叫我们阁主跟你们去赎罪.”龙少卿还沒说话.锦墨便发话了.

因为在他看來.眼前说话的这个蓝衣男子.还不配阁主跟他说话.

为首的蓝衣男子.并未多说.只是神情冷淡的瞥了眼锦墨.随即周身气玄暴涨.霎时间.四周风雪弥漫.一珠白光冲天而起.登时照的整个天地间都亮堂了不少.

不少功阶低的人.在蓝衣男子出手的刹那.便血气上涌.一口腥甜涌到了喉咙.龙少卿立马反应过來.长臂猛地展开.周身暴涨出一道银色的光芒.瞬间便将白色光芒压了下去.

这里要说下功阶的区分.白玄过后是圣光.然而圣光却又有两个区分.一个是银光.一个是金光.

而龙少卿的功阶.便是处在圣光.至于是圣光哪个阶段.哈哈.下面就知道了.

为首的蓝衣男子沒想到龙少卿竟会是银玄之光.居然比他高出了一个等级.注意了.这里是说的等级.不是品阶.

在武者时代.同等级的玄阶.高一个品阶.那都是致命的.何况.蓝衣男子只是白玄五品.连白玄巅峰都不是.而龙少卿所展示出來的.却是银玄七品的功阶.

其他也都是白玄阶段的蓝衣男子.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局势.很识相的沒有再出手.因为他们都知道.出手的下场只有死.那既然如此.还不如不出手的好.指不定还能留下一条命.

他们好不容易才练到这个级别.可不想就此丧命.那太划不來了.所以.人都是自私的.在生命安危面前.在利益面前.总是想着.危险的事情.就由别人上.有利的事情.就自己上.

龙少卿只是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.便将一切都看在眼里.他冷冷勾唇笑了笑.对于这些自私自利.却高举正义的人.感到恶心.

“回去告诉你们岛主.再次來犯.我龙少卿.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.”

他今日要是想灭杀这群人.可以说.那是轻而易举的事.然而他却什么都沒做.只是展示出來自己的功阶.压制了蓝衣男子.给了他们一个震撼.

他不想乱杀无辜.不想真的坐实了魔头的这个罪名.他要所有百姓看清楚.他龙少卿.究竟是个怎样的人.是不是如外界所传的那般邪恶.心狠手辣.

若是以前.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一切虚名.无论外界怎么传他.把他说得有多邪恶.他都不会在意.甚至在坊间听到了自己“干的那些事”.他也只是淡淡的笑笑.

可是现在不一样了.他有了牵挂的人.有了需要保护守护的人.他自己怎样都无所谓.但是却不可以将苍耳.将团子置身于危险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