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爱成婚:腹黑大少宝贝妻

第1120章 1120 有惊无险,回家4

第1120章 1120 有惊无险,回家4

“又或许是两者都有可能呢?”轻轻的咬了下自己的下唇,一脸小纠结的样子,惹的简亦扬又是一阵心疼。

“七。”柔声人呢唤着她。

“嗯?”初七抬头,抬头之际,额头撞到了他的下巴,“嘶。”

本能的轻呼出声。

“撞到你了?疼吗?”大掌已经揉起她的额头,掌心暧暧的,给她一种很是舒心的感觉。还有一抹暧暧的电流划过她的全身,让她下意识的便是将自己整个身子往他的怀里缩去。

男人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她的动作,抱着她的双臂又微微的加重了些许力道。

“七,”他的声音略显的有些粗重又暗哑,还透着一抹隐忍与欲、望。

看着她的眼神,也从刚开始的心疼到现在的慢慢的镀上一层浓郁的渴、望。

初七是坐在他的大腿上的,就算是侧坐的,某个地方也感觉到了一抹重量型的抵拄,还有滚滚的热源正不断的传递而至。

不用去想,也知道那一抹热源来自于何方。

简亦扬看着她的眼眸同样开始焕发着一抹热源,就好似想要把她一口生吞进肚子般。

初七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,这样的眼神,这样的表情,她现熟悉不过了。

从她怀孕七个月起,他就开始禁了,到现在足足已经有五个多月了。

现在也已经两个多月了,也是可以了。

二婶跟她说,是两个月就可以了。

那现在……

初七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映山红,羞答答的样子好生惹人怜爱。

此刻,她的身上仅着一件柔滑的真丝睡裙,睡裙里什么也没有穿。

如此,当然很大程度上方便了男人的探讨与摸索。

大掌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穿过薄薄的睡裙,揉抚着她那两簇优柔的美好,总是令他爱不释手。

初七现在虽然胖了不少,但是那也是胖的十分匀称。并不是只有肚子胖了一大圈,而是从上到下,从头到脚都长了不少肉肉。

所以,那两簇美好自然而然也是长大了。

简亦扬握在手里,那自然手感也就更好了。

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那就是现在比以前更有肉感了。

早在他抱着她的时候,两朵玫瑰花便已经悄然开放了。此刻,他正十分贪恋的爱惜着它们,怜抚着它们,使得它们更加的亭亭玉立。

“亦扬……”初七经受不住他的恋抚,嘤咛而出,看着他的眼眸如雾如水,如歌如泣,流连婉转。

“七,我在!”低头,俯唇在她的唇瓣上,轻轻柔柔的吸吮着,掠掳着。而后,轻柔的动作缓慢的加速又加深,改而慢慢的变成袭扫与狂卷。

大掌环过她的后背,怜抚着她那一簇间的美好,另一只大掌则是轻轻的揉抚着她小腹上的那一条疤痕。

他的指腹抚过她的肚脐,轻揉着她剖腹的伤疤。那一抹指腹,就好似充满了电流一般,在划过她小腹的时候,引起她一猛然的一阵悸栗。

浑身舒畅的感觉,是她不可用言语表达出来的。就连她的脚趾头,也在那一瞬间好像得到了万千怜爱一般,不禁的弯了弯。

而她竟然情不自禁的又是发出一声娇喘连连的轻呼声。

随着他不断的加深加重那一个吻,还有带着魔力般的大掌划过她全身的肌肤,初七整个人就好像置于云端上一般,飘飘荡荡又欲醉还休。

“亦……扬……”初七的声音娇喘是带着丝丝的期待,如明珠般的瞳眸铺镀着一层晨间的珠雾一般,如梦似幻的望着他,期待着他再进一步的举动。

然后……

他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了,仅限于到此为止。

初七朦胧迷离的双眸,很是不解的望着他,似乎在问:为什么?

而此刻,初七也发现,他的衬衫纽扣,不知何时,已然被她解开了,露出他那健硕而又优美的胸膛,就连皮带也被她解开了。

呃……

初七着实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。

原来,急切的不止他一人,她也是很急切啊!

看着衣衫不整的他,还有自己已然被撩的高高的睡裙,此刻的她几乎与坦诚在他面前没什么两样。

初七“嗖”下,原本就很红的脸颊,再加的红了。

本能的便是将脸往他的怀里埋去。

但是……

此举却又引出了另一个令她很是尴尬的一幕。

那就是,随着她的头往他的怀里埋去,于是她离某一处高高耸起的地方更近了一层距离。

此时,他的皮带已是被她解开了一半,就连拉链也不知道被她什么时候给拉开了。原子弹正包着黑色的薄布里,正以最侍姿态呈现在她的面前。

而她的嘴巴,此刻与那原子弹之间的距离似乎只有……五公分都不到。

呃……

初七再一次窘了,窘的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。

是该抬起头来呢?还是应该继续往下低去呢?

如果抬头,那么势必要与他的眼眸对视。初七可以很肯定,此刻他的眼神一定的吃人的那种,而且还是迸射着狼一样的幽光。

但是,如果继续低头……

那是不是意味着她想……

呃……

初七左右为难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
“七……”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再一次响起,夹杂着隐隐的难耐与索求。

然后,大掌捧起了她的脸颊,将她那低的快到与原子弹亲密接触的嘴给解放了出来。

她的头被他捧着抬高,与他四目相对。

初七想要逃避,可是却逃无可逃。

“亦扬,我……”

她不知道这一刻,她应该说什么。只感觉到她的脸颊前所未有的火热与发烫,不止脸颊,就连全身都是火辣辣的发烫着。

“别,宝宝在!”初七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两个小团子还跟她躺在一张**呢。

尽管她也知道,这么小的两个小团子,能知道什么呢?

但是,心里总感觉怪怪的嘛。

虽然女儿是睡着的,但是儿子是醒着的哇,而且此刻正侧着头,用着他那黑葡萄一般的眼睛,扑闪扑闪的望着他们。

“呀!”初七一声小小的讶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