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爱成婚:腹黑大少宝贝妻

第1121章 1121 兄弟不会手下留情1

第1121章 1121 兄弟不会手下留情1

初七整个人被他抱起,朝着洗浴室走去。

**,简峦小帅锅依旧还是睁着圆溜溜的双眸,骨碌碌的转动着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若大的洗浴室,简亦扬一手抱着初七,一手将一方浴巾平铺在流理台上,这才将她放于浴巾上坐着。

初七咧着嘴,笑的有些没心没肺的看着他。

她现在都这么重了哇,他怎么还能一只手就抱得动她呢?

心里这么想着,嘴巴也就这么问了: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
“嗯?”简亦扬有些不解的看着她。

以为她问的是他怎么找到她的。

“我这么重,你怎么还一只手就抱得动?”简亦扬正欲开口时,冷不丁的初七冒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瞬间,简亦扬的头顶感觉飞过几只乌鸦。

七娘娘,你怎么就肿么没有情、趣捏?肿么就这么会破坏气氛呢?

这好好的氛围怎么就被你这么一句毫无情、趣的话给砸了呢?

你说,你就算说一句“我紧张啊”之类的话,那也好过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吧?

哎,脑子少个筋被人宠坏的女人啊,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了。

面对这个被自己宠坏,惯坏,纵容坏的少一根筋的宝贝老婆,简亦扬除了无奈摇头之外,也只能接受了。

“七,你真是个傻的没心没肺的东西!”屈指在她的脑门是轻轻的一弹,哭笑不得的说道。

“哦,”初七竟然还真是没心没肺的应了一声。

“去,洗个澡!”大掌柜轻轻的拍了下她的PP,柔声说道,“我只是帮你换了睡衣而已。去冲个热水澡,然后下去吃饭。一大屋子的人都等着你。”

嘎?!

初七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然后视线从他的脸上移职移,慢慢的移到了那被包裹着的原子弹处。那里,依然还是整装待发的哇!

肿么他就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了呢?

初七完全不解懵懂的看着他。

简亦扬自然是从她的眼神里读懂了她的不解了,嗔念她一眼,一脸很是无奈的说道:“等你过了三个月再说。”

初七张嘴,好一会才憋出一句话来:“二婶说,两个月就可以了。你……”看着他那满满的胀肿,初七其实也是很心疼的。

“嗯,”简亦扬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,不过还是再等等,等你再恢复点。”

“哦。”初七应声,带着抹之不去的喜悦与满满的幸福。

他就是这样,做任何事情都永远以她为先。能拥有这样的男人,她真是三生有幸啊!

“去,冲个热水澡,我去给你拿衣服。”简亦扬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,转身走出洗浴室。

看着他的背影,初七弯起一抹满足的微笑。

……

别墅

男人坐在沙发上,手里夹着一支雪茄,嘴里吐出一层烟雾。

玫瑰红的西装衬的他更显的妖孽一般。

右手扶着沙发椅背,翘着二郎腿,如猎豹一般的双眸沉视着前方。

“铎哥。”林豫朝着他走来,在他面前站立,很是恭敬的唤道。

“都处理好了?”赵铎再次吐出一层烟圈,斜一眼林豫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林豫点头,“处理好了,没有留下半点痕迹。”

“石栋怎么样了?”将手里的雪茄往面前的烟灰缸上拧灭,沉声问道。

“没事了,小伤而已。休息两天就好了,谢铎哥手下留情。”林豫替石栋谢着赵铎。

“我说过,没有下次!”赵铎面无表情的说道,从沙发上站起,朝着门口走去,“那个女人是谁?”

“蓝熙雨,蓝慕庭的女儿。”林豫跟在他的身后,依旧很是恭敬的说道。

“继续说,”赵铎头也不回,命令着身后的林豫,迈步朝着车库走去。

“蓝氏两个月前突然倒闭,我已经查出来了,是简亦扬和栾寐所为。还有,栾寐是蓝慕庭原配栾玉禾的儿子,初七小姐是他的妹妹。两个月前,蓝熙雨欲加害生完孩子还住在医院的初七小姐。不过,害人不成反害己,自己被人从医院的天台推下。她很走运,没有当场摔死,而是被空调外机挡一下,只是划破了脸。”

“栋子正好在那家医院做外墙清洁,救下了挂在空调外机上的她。然后,栋子好像是喜欢上她了。”

林豫如实的回答着他连夜查出来的有关蓝熙雨和初七的关系,以及还有她与石栋之间的关系。

“毁容了?”赵铎拉开一辆兰博基尼的车门,侧身问着林豫。

林豫点头,“是的。铎哥,你要出去?需要我开车吗?”

“不用了!”赵铎甩上车门,摇下车窗,对着外面的林豫说道,“你告诉石栋,他的眼光不是一般的差。还有,他找什么样的女人,我不管。但是,如果这样的事情再有下次,不用我动手!”

“知道,我已经跟他说过了。”林豫再次点头。

“这两天让他好好养伤,我出去一下。”说完,车窗摇上,启动车子,“嗖”下疾驰而出。

林豫推门直屋的时候,石栋正下床,光着上半身,本来应该是手挂在脖子上的,不过却没有这么挂着。只是在那受伤的地方贴了两块纱布而已。

此刻,他正拿着一个杯子,打算接水。

“我来吧。”林豫朝他走过去,打算接过他的手里的杯子,帮他接水,不过却是被他给拒绝了。

“我又不是废人!”石栋瞪他一眼,倒了一杯水,而且还是用受伤的左手拿杯子。

“栋子,你要想这左手废的更快,你就这么着吧!到时候,不用铎哥动手,我也会直接送你一程的!”林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说着毫不留情的话。

石栋的眉头拧了一下,改用右手接过杯子,然后有些懊丧的问:“铎哥还在生我气吗?”

拿着杯子的手很是用力,就连指尖都有些泛白,更别提那已经凸起的指关节了。

他怎么都没想到,铎哥喜欢的女人会是简亦扬的女人,会是他喜欢的女人最恨的女人。

这下,他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,到底该如何选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