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爱成婚:腹黑大少宝贝妻

第1122章 1122 兄弟不会手下留情2

第1122章 1122 兄弟不会手下留情2

一个是他发过誓一辈子忠心不二的老大,他发过誓,这辈子绝不做半点对铎哥不利的事情。一个是他心仪的女人,他也说过,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,他都会支持她。

可是,现在,铎哥喜欢的女人却和小姐最恨的女人重合了。

这可让他如何是好?

不止头大了,就连全身的神经都绷合起来了。

“铎哥要是还在生你的气,你觉的你现在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?”林豫沉视他一眼,一脸冷情的说道,“不过,”话峰一转,用着很是严肃的眼神直视着他,“这一次,你真是触到铎哥的鳞礁了。栋子,女人和铎哥,你自己横量一下。”

石柜右手重重的爬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一脸颓败:“你说,铎哥怎么就喜欢上她了呢?我怎么就没看出……”

“栋子!”石栋的话还没说完,林豫直接吼断,一脸警告的看着他,“这话要是让铎哥听到了,你就准备再挨两个枪子吧!你真是脑子被门夹了?这样的话你也敢说出口?我看你不止是眼光有问题,现在是连脑子也有问题了!如果你再这么被一个女人给洗了脑,我不介意帮你解决了她!”

说完,一个愤然的转身,朝着门口走去。

“豫!”

林豫走到门口还没走出之际,身后传来石栋的喊声,带着一丝恳请之意,“看在这么多年兄弟的份上,别对她动手。算是我求你了。”

林豫没有转身,只是冷冷的说道,“你也说了,这么多年的兄弟。作为兄弟,我不会看着你犯错,如果那个女人对你好,我当然会祝福你。但是,如果那个女人令你失去理智,做出对铎哥不利的事情,那兄弟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!”

“不会,我保证一定不会!”石栋说着连自己也不太相信的话。

林豫没有说话,也没有转身,迈步离开。

石栋的脸上划过一抹很是复杂的表情,有为难,有烦燥,有失落,有潇寂,还有一丝痛苦。

仰头,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。抬手正欲将杯子往地上摔去的时候,手机响起。

深吸一口气,最张还是没有将杯子摔去,而是往桌子上一放。拿过手机,在看到来电显示时,又是沉沉的拧了下眉头。似乎对于这个电话,有些不知道是该接还是不该接。

就这么一直拿着手机,好一会都没有反应。直至手机响的他觉的那边的人已经快不耐烦了,他才接起电话。

“喂。”他的声音透着一抹无奈与落莫。

“栋,怎么才接电话?”耳边传来温婉如黄莺般好听的声音,如果换成是以前,听到这般好听的声音,他一定会很开心。可是现在,他却有一种莫大的压力沉沉的压在他头上的感觉。

他知道,她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是为了什么事情。

他也知道,她的心根本就没在他的身上。尽管,这两个月来,他们已经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。但是,他知道,她对他并不存有那份感情。

她之所以会和他上、床,一来是报答他这两个月来对她所做的事情,二来是想用此来让他答应为她做另外一件事情。

他也知道,他不应该这样。但是,在面对她的请求时,他却做不到说“不”。

他从来都没想过,有一天,他会对一个女人陷的这般深。

在他看来,女人,都不过只是解决他的生理需要而已。但是,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时,他却被她吸引了,尽管那时候她的脸划破了,完全与漂亮挂不上钩。但是,他就这么的喜欢上了她。

所以说,感情与心动这事,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。

现在,他最想做的事情,那就是如何平衡了她与铎哥之间的那一杆天平。

“栋,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?”见着他好半晌都没有出声,电话那头的女人有些急了,用着很是担心的语气问道,“怎么了?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“没事。”石栋终于在她略有些焦急又有些加重音量的声音里回过神来,重重的闭了下眼睛回道。

“栋,你真的没事?”女人有些不放心的问道。

“没事!”石栋毫不犹豫的说道,“你怎么样?医生说伤口好点没有?”

然后传来的是一阵长长的很中无奈又带着失落的叹息。

“怎么了?是不是手术不好?”石栋心里一紧,沉声问道。

“没有,手术挺好。只是我的心情不太好,医生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。现在这样,我不知道出院后该怎么办,我也不知道能去哪里。”

女人说着,隐隐的有些哽咽了,似乎觉的自己很是委屈的样子。

石栋的心又是纠了一下,脱口而出:“放心吧,你还有我。不管你怎么样,我都不会弃你不顾的。”

“栋,谢谢你。”女人的哽咽在这一刻止住,带着一丝淡淡的感激之情说道,“我知道,这个世上,对我好的人只有你一个了。栋,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。”

“你别这么说,为你做任何事情,都是我心甘情愿的。”石栋由心的说道。

有那么片刻的沉默,然后是女人长长的舒气声,接着才是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栋,昨天……的事情,怎么样了?她……是不是已经……”

只要一想到初七那个贱人被人轮的场面,她的心情就莫名的激动,非常的好。

初七,小贱人,不知道你在被那么多男人轮流上的时候,是什么感觉?你也有今天吗?我说过的,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。

这一天终于让她等到了,虽然她没有亲眼看着初七那个贱人被轮的面画,但是想想就觉的异常的开心。

看她以后还怎么摆出一副清高又圣洁的表情来,看她以后拿什么去勾、引简亦扬,看她还有什么脸面见人!

初七,既然没脸见人,那你就去死吧!你死了,就一了百了了!

“对不起,小姐!没有!”石栋如实以答。

“没有?什么意思?”女人尖刺的声音专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