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爱成婚:腹黑大少宝贝妻

第1129章 1129 不一样的生日礼物1

第1129章 1129 不一样的生日礼物1

初七屈指弹了下她的脑门,轻嗔:“他是对你有企图!”

楚韵一脸不以为意的“切”了一声,“都说了不是人家的那棵菜了,人家喜欢的是欧巴不是大叔了。”

初七翻她一个白眼,“是啦是啦,谁不知道你的那棵菜是大黄鸭啊,你刚才说的那些条件,摆明了是给他量身定做的嘛。哎呀,我拜托你,既然是你的那棵菜,那就赶紧拨了吧,别到时候被其他人给拨了去,你就等着嚎吧!”

楚韵再度不以为意的“切”了一声,“我是那么不矜持的女人吗?要拨也不能是我主动的。”

初七再次丢她一个白眼,选择直接无视她的存在,推着简峦小帅锅的手推车,朝前走去。

……

初七洗完澡从洗浴室走出来的时候,简亦扬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报纸看。

两个小团子已经吃饱喝足,在自己的婴儿**睡的香甜。

初七穿着一条卡其色的塔夫绸睡裙,拿着干毛巾擦拭着自己的湿发。沙发上,简亦扬穿着家居服,右腿搁于左腿上。因为拿着报纸,所以没看到初七从洗浴室走出来。

见自己被人无视了,初七先是微微的怔了一下。然后是站于原地,一动不动的继续擦拭着头发。

哎呀,这个男人今天有点不对劲啊。

平时,不管他在做什么事情,只要她一出现他立马就是感觉到的。就自是背对着她,他也如背上长了眼睛一样,能看到她。更别说现在这样是面对着她坐着的,就算手里拿了报纸,那也不足以挡住他的视线。

不对劲,绝对不对劲啊。

好嘛,好嘛。他不动,她动嘛。

初七撇了下嘴巴,继续擦着头发,朝着他走去。

“七,过来。”刚迈出两步,沙发上的男人放下了手里的报纸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示意她走过去。

初七抿唇一笑,灿烂如花。

迈步朝着他走去,但是却没有在沙发上坐下,而是很顺势的跨坐在他的腿上,将手里的毛巾脖子上一挂,双手很自然的攀上他的脖颈,“你在生气?”

“嗯?”简亦扬小小的挑了下眉头,然后很是宠溺的一捏她的鼻尖,“为什么生气?”

初七弩了下嘴巴,“嗯,那个,我不知道他是谁。就是那天和楚韵在国贸逛,然后他不小心碰了我一下,我差一点撞到扶梯栏杆,还有小婕的推车差一点滑向扶梯……”

“怎么没跟我说?”初七的话还没说完,简亦扬便是急急的打断了,然后拉起她的手就是一阵仔细的察看,又将她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,在确定没有碍事之后,才松开了那紧拧的眉头。

“都说了是差一点了。”初七轻拍着他那紧张的脸颊,“他也将功折罪了,在紧急时刻拉住了小婕的车子。就那天手机摔坏了。然后今天在医院就这么巧的又碰上了,那他说请吃饭,当是赔礼了。人家那么诚心,我也不好意思拒绝。我不知道他的身份。啊,对了,他什么来头?我怎么觉着你对他有些敌意呢?”

初七坐在他的腿上,觉着脖子有些痒,便是抬手去挠一下。

沐浴过后的初七,就只穿了睡裙而已,里面可没有穿bra,又因为坐在他的腿上,无意识的轻蹭着。还有,抬手挠痒的时候,又将睡裙的领口微微的拉低了一些。

于是乎,面前的沟壑也就随着她这无意识的动作若隐若现了。当然也就全部都落入了男人的眼眸里。

初七现在胖了不少嘛,那前面的两座小山自然也大了一个码了,小山长大了,那中间的沟壑自然也加深了。

简亦扬的双眸移不开了,灼灼的盯视着她那若隐若现的某处。而初七则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是,自然也就没有发现那一簇幽幽的狼光,反而继续用着茫然不解的语气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这不问还好,一问,随着她的低头,那可不就发现某人那发着狼一样的光芒了么。

呃……

初七郁结。

要不要这样啊。

然后,下意识的便是想从他的腿上起身。

男人当然不会让她离开了,直接双手一环又一扣,就将她紧紧的圈固在了自己的怀里。扬起一抹意犹未尽的深笑,“七,你说我为什么要对他有敌意?嗯?”

初七很无语的翻眼望天……花板。

要不要这么无聊,这么可爱啊?

这个男人,真是的,这种干醋也吃啊!

无语过来,垂眸与他对视,弯起一抹媚妩的浅笑,双手狠狠的使劲的蹂、躏着他的脸颊,“简先生,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吃干醋吗?”

男人由着她的双手在自己的脸上不断的蹂、躏,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微笑,“简太太,你的理解完全正确。”

初七笑倒进他的怀里,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,“大总裁什么时候也做这么无聊的事了?连这种莫须有用的干醋也吃?你确定你是我认识的那个简亦扬?我怎么觉着好像不是呢?”

大掌在她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,透着浓浓溺宠的声音响起,“以后不许再跟他见面!”

好嘛好嘛,这是有史以来,第一次对她提起不许。

哦,不对。应该是第二次。

第一次是不许她减肥。

初七屏笑,坐他的怀里钻出来坐正,一脸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的看着他,点头,“没问题。初七绝对以简亦扬的话是从。”

简亦扬勾起一抹满足的浅笑:“这一点我绝对相信。陪我洗澡。”

边说边抱着她站起。

“啊?我洗过了啊,才刚洗的,头发都还湿着。”初七抗拒。

但是抗拒无效,男人直接抱着她进洗浴室,“那就再洗一次。为了惩罚你让我莫名其妙的吃干醋,七,帮我洗澡。”

初七:“……”

可不可以不要啊,她能选择说不吗?

当然,是绝对没有选择的余地的。

好嘛,洗澡就洗澡嘛。难得当一回搓澡工,那就侍侯一回嘛。全当是回报他这段时间来,无怨无悔的替她洗澡了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