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爱成婚:腹黑大少宝贝妻

第1130章 1130 不一样的生日礼物2

第1130章 1130 不一样的生日礼物2

次日,五月二十八,简亦扬生日。

一年前的今天,初七把自己当生日礼物送给了他。然后,对于这份生日礼物,简亦扬拆上瘾了。

从那一天开始,他就在期待着,以后的每一年生日,他都想拆初七这份生日礼物。

但是,显然。这个愿望是要落空了。

今年,他是没得拆了。

不是没得拆,而是他不能拆。因为初七现在才两个半月,尽管其实两个月就已经可以了,但是疼初七入骨的简亦扬,是绝对不会做一点不利于她的身体恢复的事情的。

所以,楞是把两个月给延长到了三个月。

好嘛好嘛,这真是的为了她好。嗯,她还是很开心的。

一早,初七睁眸醒来,本来是打算早早的起来,然后下楼做早餐。

今天他生日嘛,怎么样也得做一顿丰富的生日早餐给他的。

但是,初七刚一睁眸,便是对视上一双灼灼的,脉脉的凝视着她的深邃眼眸。

简亦扬微微的侧着身子,左手支着自己的脑袋,右手……呃……正毫不客气的握着她丰盈,帅气的脸颊上挂着一抹很明显的肆意微笑,正一眨不眨的望着她。

“醒了。”见着她睁眸醒来,唇角又是微微的往上一扬,那笑容更加的邪肆而又张扬,与他那千年不变的冰山脸是那般的不相符却又在初七眼里看来,是那么的令人悸动。

好吧,他那张千万不变的冰山脸从来都只是针对别人,就没有一刻在她面前出现过。面对初七的时候,他从来都是柔的可以滴出水来的。

就像此刻,他那如春风一般和煦的笑容,又如暧阳一般的拂照着她的心房,让她不禁的燃起一抹温热而又惬意的舒适之感。

初七一个拱了拱身,往他的怀里钻了钻,然后抬头,如明珠般绚烂的双眸灼灼的墨视着他,“老公,生日快乐。”说完,仰头,很主动的在他唇上亲了一口。

男人很是满意的弯唇一笑,然后一个翻身,直接将她压于身下。不过当然没有把自己的全部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,而是手肘撑于她的两侧,只是胸膛自然是与她那柔软的丰盈紧密相抵的。

低头,额头轻轻的碰触着她的额头,鼻尖与鼻尖相抵,一下一下的人啄着她的红唇,优扬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响起:“七,有生日礼物吗?”

他这话说的极是暧昧,看着她的眼神亦是传递着一抹明显的意图。虽然柔情,不过却一片混浊。

初七自然是听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了。

不禁的耳根一人红,脑子里想到的可不就是去年他生日那天的事情嘛。

她就那么大胆的,摸黑爬上了他的床,然后竟然很没出息的遁了。

而且第二天,还那么没出息的不赶起床出门见人,甚至还期待着天不要亮啊,又或者他早早的就去公司了。

但是,天当然是会亮的,他也没有如她的愿,早早的去公司。而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准备好了早餐叫她起床。

嗯,他还说了一句话“昨晚偷人去了吗?”

可不就是偷人了么?

把他给偷到手了。

哎呀,初七现在想想都觉的,当时她怎么就那么大的勇气呢?怎么就能爬上他的床呢?怎么就把他给偷到手了呢?

事实证明,她此举是多么的明智啊。

她直接把他从一个二十四孝老爸加兄长变成了二十四孝老公,而且还有一两个可爱的小团子。

“嗯!”初七微有些浅羞的点了下头,以示生日礼物有。

不过,随着初七的点头,却没有在他的眼眸里如期的看到兴奋与喜悦,而是见他的眼眸微微的暗沉了一下。

初七略有些不解的看着他。

“七。”他沉声唤着她的名字,带着一抹无奈与不舍,“我也很想拆礼物,但是今年注定不行。你还没出三个月。”

听他这般说道,初七弯起一抹幸福的微笑,然后又带着一丝神秘。收回一只攀着他的脖颈的手,有意无意的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圈。

她是故意的,一定是故意的。

画圈也就画圈嘛,她倒是好。故意绕着他胸前的那一颗小粒绕着。

初七没有留长指甲,每一个手指都剪的光滑而又圆润。

此刻,正用着她那一点不刺的指甲,有意无意的划着那一粒敏、感。

简亦扬瞬间一个僵硬,所有的神经线在这一刻绷的紧紧的。

本就浓郁而又混浊的眼眸,在望着她时,更加的浑不见底了,甚至还迸射着浓浓的火光。

“七……”他的声音暗哑而又低沉,似乎在很努力的压抑着自己。

初七勾唇一笑:“那……晚上送你一份不一样的生日礼物,如何?”

她的声音缓缓的,轻轻的,柔柔的,又酥酥麻麻的。带着沁香的气息喷撒他的脸上,使得他又是一阵的迷醉。

“现在行不行?嗯?”他很是期待她说的不一样的生日礼物,只想早早的拆了。等到晚上,那这一整天,他得有多煎熬?

漂亮的双眸扑闪扑闪的望着他,唇边的笑容是那般的诱人心魄。然后,摇了摇头,“不行!现在我都没准备,怎么送你?”

准备?

她还要大肆的准备的一番吗?

“七,需要帮忙吗?”胯间在她的腿侧有意无意的轻蹭着。

初七直接当不明白,装不懂,继续用着闪亮而又小白的眼神看着他,“今天不是周末,你还在上班。”

“公司有大总管。”简亦扬如吃不到糖的孩子似的一脸不甘心的看着她,“那就一点点?”

大男人开始计价还价。

看着他这一脸不甘心的计价还价样,初七真心觉的这男人是越来越小了。

哎呀,以前那个强势的简亦扬哪去了呢?

很是想念啊!

看着他这憋的难受的样子,初七心软的同时也心疼了嘛。

这都已经憋了有五个多月了。

于是,伸手手指比划了一下,“一丢丢?”

男人眼眸里划过一抹异样的光芒,瞬间如得到了糖一般,扬起一抹欢雀: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