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爱成婚:腹黑大少宝贝妻

第1131章 1131 不一样的生日礼物2

第1131章 1131 不一样的生日礼物2

事实证明,男人的话是不能相信的。

明明说好了一丢丢的,可是初七却做了个全程服务。

当男人心满意足,全身舒畅的时候,初七却是不止手酸了,嘴巴也僵了。

“简亦扬,你最讨厌了!”初七愤愤然的捶他一记,瞪他一眼。

男人则是心旷神怡的长臂一伸,直接将她搂进了怀里。抱着她,没有半点脾气的说道:“嗯,我坏。好了,折腾了这么久,你也累了。再睡一会。”

初七抬眸朝着墙上的挂钟看去,已经是七点多了。

嗷——!

翻了一个白眼,她醒来的时候,明明才六点的啊。这么一下,就又一个多小时三厮混过去了?

没有听他的话,闭目继续睡觉,而是撑身欲坐起。

“怎么了?”简亦扬坐起,一脸不解的问着她。

“起床烧早饭。”初七欲掀开被子下床,不过被他制止了。

抱着她继续往被窝里一钻,“还早,再睡会。”

初七侧身,灼灼的望着他:“不早了,七点多了。老寿星,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去。”

简亦扬左手搂着她,右手抚了抚自己的下巴,一脸煞有其事的问:“七,我老吗?”

嘎?

初七微微一怔,怔过之后摇头,噙着一抹很是无语的浅笑摇头,“那,小寿星?”

初七的话才刚说完,只见男人的脸上便是扬起了一抹不怀好意的坏笑。诱人的双眸如墨一般的勾视着她,唇角的那一抹坏笑深见底,用着邪肆而又带着痞气的声音说道,“七,小吗?”

呃……

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的不纯呢?怎么就带着颜色呢?

初七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,就连眼皮都不自禁的跳动了几下。

然后自然又是抬手捶了他一记,娇嗔:“就会戏弄我!再来,晚上的生日礼物没了!哼!”

拽拽的一个鼻孔出声,然后一个翻身,直接将背对向他。

“七,傻七。”男人在身后抱住她,溺宠至极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,“再睡会,想吃什么?我去做。”

初七一个骨碌的转身,瞪大了双眸看着他:“今天是你生日哇,怎么能你下厨?”

屈指在她的鼻尖上一刮,“嗯,看在你刚送的礼物我还满意的份上,我打算慰劳慰劳你。”

初七双是一怔,怔过之后直接张嘴往他的嘴巴咬去,“讨厌,咬你!”

说是咬,那当然是不会用力了。那完全就是亲嘴嘛。

这万一要是真咬破了,可就不止是心疼的,那可是很丢脸的哇。

嘴巴破了,那可不就是让浮想连篇,想入非非了吗?

特别还是简亦扬的身边还有一个八卦的男公关,那还指不定怎么吹嘘这事了呢!

所以,初七是绝对不会傻到做这自掘坟墓的事情的。

对于初七的啃咬,那简亦扬当然是非常乐意的享受了。

最终,初七也不睡了,反正也睡不着了。

嗯,这个生日礼物和去年的生日礼物是不同的。

这次轻的是手兄和嘴兄,所以现在也没觉的很累想睡觉。

于是,那就起床呗。

这一个早上,简亦扬很是满意。

然后早饭过后,给了初七一个Goodbye-kiss后,神清气爽的去上班了。

临走前还留给初七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那意思是他很期待她说的晚上那个不一样的生日礼物,千万别让他失望才是。还有一层意思是,对于早上的礼物,他很满意。还大有一副,让她继续保持的神情在里面。

初七窘窘的怔了一下,然后是一脸愤怒的瞪了他一眼。

简亦扬这才心满意足的开车走了。

对于他那赤果果的表现出来的欲、望,初七真是欲哭无泪。

好吧,谁让她自己答应他了呢?

做人得讲信用,说到要做到。

那就做呗。

于是,初七将两个小团子拜托给小姨沐去芝照顾一下后,自己也开着车出门了。

沐云芝当然知道今天是简亦扬生日了,当然也知道初七把孩子交给她照看的原因了。

于是,欣然答应初七的要求了。只不过,初七怎么就觉的小姨看她的那眼神,怎么也带着一抹……那什么,暧、昧呢?

就好似她要去做什么坏事一般。

可是,她是真的没打算要去做坏事啊。她只是想出门买点东西而已啊,买一些晚上做生日大餐的食材而已啊。

她答应了简亦扬,给他一个不一样的生日嘛。

那,去年的生日是在外面吃的饭。

那今年,她给他做个生日蛋糕,再做一大桌子的菜,好好的慰劳他嘛。

那采购食材,带着两个小包子当然不方便了。

嗷,为什么小姨那看她的眼神,就跟个她抛夫弃子与人私奔似的呢?

呃,简太主初七女士,你是真的误会你家小姨了。

她的眼神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的,她只是很希望你们俩在今天过一个特别有意义的生日而已,她是让你完全不需要担心两个小包子而已。

所以说,什么叫心虚,什么叫此地无银,请看初七就知道了。

初七开着A8,十分有目的朝着超市而去。

手机响起。

看一眼,是大黄鸭来电。

戴上蓝牙,接起大黄鸭的电话,“喂,有事?”

“七娘娘,生日快乐哈!”耳边传来大黄鸭嘻皮笑脸的谄媚声。

“本宫是今天生日吗?拖出去砍了!”初七一脸霸气的说道。

“哎呀,别呀!”大黄赶紧求饶,“七娘娘,老大生日嘛,不就是你生日嘛。你们俩是一体的哇,还分什么彼此呢?”

初七只觉的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。

丫的,要不要这么无耻的直接啊?

什么叫一体的?什么叫不会彼此啊!

死鸭子,现在讲话越来越带颜色了。

看来,简亦扬肯定也是被他带坏的。要不然,她家一个那么高冷艳的男神,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么一个开口就带颜色的俗夫了呢?

哎,可怜的大黄鸭啊,这是躺着也中枪啊。

简太太啊,你家男神自从一年前收了你的那份生日礼物后,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沦落为带颜色的俗夫了。你是真不造呢还是装不造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