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爱成婚:腹黑大少宝贝妻

第1138章 1138 我快透不过气来了

第1138章 1138 我快透不过气来了

束身衣穿上了,事情也就解决了一大半了。

接下来就是“国手大师”裴晓恋的事情了。

驾轻就熟的就一个美人妆出手,与初七身上的衣服很相衬了。

现接下来,那就没她们两个什么事了嘛。于是,两个女人功成身退。

初七看一眼时间,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。好吧,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时间了。

她还得做一个生日蛋糕,还得准备一桌迎接老寿星的寿宴。

于是,初七挽袖准备开动。

当她伸手挽袖之际,才发现没袖子可挽。呃,衣服是中袖的。

可是,怎么看她现在这一身穿着打扮都不适合进厨房呢?

你有看过穿的一身华丽,化着优雅的公主妆,梳着精致的发型然后系一围裙进厨房的吗?

好吧,初七承认,这绝对是一个失误。

她就应该先搞定了厨房里的事情,再化妆着衣的。怎么就反过来了呢?

嗯,这是心急的原因。

现在没有办法了,只能就这个样子进厨房了。

不管怎么说,她现在这样在厨房里,那也是一美的独一无二的公主厨娘了。

可是,为什么就觉的这么累呢?呼吸困难啊。

没关系,这是不习惯束身衣的原因。第一次穿嘛,而且还是小一个尺码的束身衣,束的紧是正常的。

为了突然她那与怀孕之前没什么两样的气质,紧一下就紧一下了。咬牙忍忍就过了。

对于此刻的自己,初七还是十分满意的。

束身衣一穿,这立马的她那两尺二寸的腰就必恢复到两尺了。虽然说不能与没怀孕前的一尺八寸相比,但是怎么着看过去也是小蛮腰了。

再加上这妆容,以及精挑细选的衣服,绝壁的恢复了八成。

初七相当满意。

人满意吧,自然心情也就好了。

厨房里,初七的小身影忙碌着。

沐云芝带着两个小包子在自己家,没有来打扰初七。这么难得的小夫妻过个二人世界,多好啊。

蛋糕终于好了,初七按两个小包子出生时印的那脚印,雕了两只小脚丫上去。虽然说不是完全一模一样,不过基本上差不到哪去。

不得不说,初七的手艺确实不错。

两只小脚印边上,一左一右雕了两只大掌。一只男的,一只女人。

好吧,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的了。

虽然说有点俗气,不过很合自己的意。当然也一定会很合简亦扬的心。

蛋糕直接摆在餐桌上,初七继续回厨房忙碌着。

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,不知不觉,两个半小时就这么过去了。不过初七还没有忙完,小身影依旧还在厨房里悠转着。

简亦扬回家,进屋入他眼睑的是那个摆在白玉石桌上的蛋糕。

正中间,两只小脚丫,一左一右两只大掌。没有其他多余的装饰,只是在边上洒了一点巧克力片。

唇角扬起一抹很是满足的微笑,对于这个蛋糕,他很是喜欢。

果然,他的七是最了解他的。

然后抬眸,看到的便是厨房里那个小女人的身影。

背对着他,似乎都还没感觉到他回来了。

不过,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?

简亦扬看着厨房里初七的身影,微微的眯起了眼眸,说不出来怪异在哪里。

梳了个发型,不再是她一惯的及肩碎发,或者马尾。而是微微小卷,垂落在肩际,从背后看去,都能看出一抹隐约的柔妩。

还有她身上的衣服,应该也是她专门去买的。

小东西,花这么多心思。

简亦扬抿唇一笑,朝着厨房走去。

脸上的笑容,怎么看怎么都是那么的满意又柔和,还带着抹之不去的宠溺。

厨房里,初七浑然不知道简亦扬已经回来了。

她此刻,只觉的自己的腰啊,都已经快不是自己了。勒的她透不过气来啊。

嗷,受罪啊!

完全就是自己找罪受啊。

此刻的初七,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脸上是化了淡妆的,还做了发弄的。就连衣服也是精挑细选的。

她只觉的她被勒的快透不过气来了。

伸手拍了下自己的脸颊,深吸一口气,又支了支自己的腰,扭了扭。

完全没有发现,一个下午下来,她脸上的妆已经被她弄花了。脸上还沾了不少面粉,就连睫毛上也镀了一层白白的面粉。那眼影老早就因为她擦一下脸,擦一下脸,弄的连眼角都是了。

粉底也不匀称了,唇彩也被她抹到下巴上了。

刘海上同样沾着白色的面粉沫。

好吧,此刻的初七,已经完全没有两个半小时前的公主样的。现在的她,那整整就是一个厨娘,还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厨娘。

哎,什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,什么女为悦己者容啊,在这一刻统统消失不见了。在初七的心里,那就只有一个念头,早点弄好,早点去把小包子接回来,然后一家四口点蜡烛过生日。

完全就把楚韵和裴晓恋的一片苦心抛之脑后了。

“呼——!”又是长长的吸一口气,腰断了,腰断了。真的快断了。

“七。”

熟悉而又温厚的声音响起,然后双手环过她的腰,从背后抱着她,下巴搁在她的肩呷处,双唇在她的脖颈处轻吮着。

“回来了?”初七由着他抱着,亲着,继续自己手里的动作,然后转身,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道,“我快好了,你去小姨家把孩子抱回来吧。”

简亦扬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很努力的憋着不笑。

他的七,这是……

“七,这就是你所谓的给我惊喜?嗯?”拇指指腹柔柔的在她的脸上摩挲着。

“啊?”初七显然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,傻讷讷的看着她。

男人很是邪肆的勾唇一笑,拍了拍好的脸颊,“去照一下镜子。”

初七又是一怔,怔过之后,快速的出厨房朝着洗浴室走去。

然后……

“啊!”一声惊叫传来。

简亦扬噙着无奈的浅笑,朝着洗浴室走去。

“七,对于你给我的惊喜,我能说真的很……”

“哦,我快透不过气来了。”简亦扬的话还没说完,只见初七脸色一垮,戚蔫蔫的说道。